【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悲夫李陵(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2:23

1992年1月5日,当我得知部队驻地在酒泉某个地方之后,第一个不自觉想起的古人竟然是李陵。当时,正是清晨,在月台上列队时,我看到祁连山黝黑色的根部漾着一大片淡黄日光,冷风从西边沿着铁轨汹涌而来。带兵干部说,这是酒泉。我惊异了一下,脑子里忽然就弹出了李陵这个名字,还有一幅头戴铁盔、神情肃穆的画像。心里还想,在这个地方,说不定还能看到李陵碑。

几年后,再次想起当年那一刹那所想,竟然源于少小时候听刘兰芳演播的评书《杨家将》。因为评书说,杨令公是撞死在李陵碑的。对于杨家将这个吃水很深的多半以演绎为主的民间故事,我曾经给予了无限同情,也有过无限的悲伤。因为,我爷爷那一代人就坚持说,我们这一脉杨姓,也是杨令公之后。一个少年,有如此先祖,当然觉得无上荣光。

英雄梦和英雄崇拜,对男人来说,是一个与生俱来的天性。成为一个军人之后,我愈发觉得,在任何时代,英雄都诞生于军旅。铁血兵戈与硝烟疆场是英雄拔节与崛起的最佳土壤。起初,我以为李陵碑应当在河西走廊与新疆交界的地方,一直想去拜谒。查资料才知道,李陵碑却在山西怀仁县境内,与苏武庙一起。这使我有一些莫名的失望。在我想象中,李陵及其坟墓应当建在浩荡沙漠边缘的某个戈壁或者绿洲的边缘。天风长驱,千古横贯,漠北荒芜,瀚海泽卤,以此为李陵碑的背景,才符合李陵生前遭际与后世论谈,悲绝命运和千年苍凉。

公元前84年,一生最大功绩为主导长达半个世纪的汉匈之战,将匈奴游牧地拓为汉之疆土、王朝以内,但却也因此耗尽帝国元气,沉疴泛起,逐渐羸弱的汉武帝刘彻病死于长安未央宫。其年仅八岁的幼子刘弗陵继位,霍光、桑弘羊、上官桀辅政。霍光是霍去病同母异父的弟弟。上官桀和李广同为陇西人,其孙女为汉哀帝皇后。二人与李陵交好。为顾命大臣后,想起在漠北多年的李陵,便派李陵的老乡兼老友任立政等人出使匈奴。此时的匈奴,在西汉帝国的连番打击下,元气尽失,投降者达十多万人。再加上内部纷争,已经没有多少精力谋划和组织对西汉的反击战了。且醍侯单于改变先前的对抗策略,主动向西汉示好。中断多年的两国交往重启。此时,李陵在匈奴已经十多年了。任立政等人到匈奴之后,且醍侯单于亲自设宴款待,李陵受邀参加。席间,说话当然不便,任立政便以长时间目视李陵,吸引他的注意力,进而以眼神示意。李陵可能看到了,也可能看到而不方便回视,没有回应任立政的眼神。任立政受人之托,又与李陵同乡并早年关系不错,又以抚摸刀环的,抚摸自己双脚的方式,暗示李陵现在可“还归”故国。

这时候的李陵,已经是匈奴的右校王,而且娶了且醍侯单于的女儿为妻子,驻牧地在坚昆,即今天西伯利亚平原上游的叶塞尼河流域。将女儿嫁给一个降将,又让他带兵独当一面,由此可以看出,且醍侯单于对李陵是赞赏的。这是游牧民族“以力为雄”天性的一个例证。在他们看来,暴力英雄才是真的英雄,一个男人,独带五千军马,深入匈奴腹地并独挡敌人八万大军,苦战八昼夜,且杀伤对方成倍的军卒,这是何等的勇决之人与铁血猛士?

任立政等人在匈奴数日,作为老友,李陵和同样在西汉长大、于匈奴深受单于器重的丁零王卫律一同宴请了任立政一行。席间,任立政趁着其他人专心观看匈奴猛士饮酒摔跤的空当,对李陵说,先皇已经死了,大赦天下,新皇帝年少,霍光、上官桀、桑弘羊等人辅政,你现在回去,不仅可以得到赦免,而且还有富贵在。李陵听后久久不语,喝了一碗酒后,仰头看着庭帐顶说:“吾已胡服矣!”任立政叹息,又对李陵说了一些还归故国的种种可行性和好处。

但有铁心为匈奴贡献心力的丁零王卫律在场,很多话不便说。等卫律起身出外上厕所的时候,任立政等人又劝李陵,并传达了霍光、上官桀等人之所以派他出使匈奴的真正目的。李陵沉思良久,脸露悲色,凄凉说:“丈夫岂能再辱?”这意思是说,大丈夫怎么能再次受人侮辱?也直接向任立政等人表明了态度,即这一生,他再也不回汉室了。

这一种决绝,令千载之下书写他的人,也不由崩然泪下。

公元前99年,李陵以教射骑都尉的身份,在张掖、酒泉、敦煌等地,教射军,并兼屯田事。骑马射箭是李家的绝技,唐代诗人卢纶《塞下曲》“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便是夸赞飞将军李广高超箭术的。可见,李广这个人,因了司马迁之笔,尽管他一生不得志,但死后的尊荣是无限的。

李广有三个儿子,李当户、李椒和李敢。长子和次子先后在对匈奴战争中阵亡。李广在军中愤恨自杀后,李敢冲撞了卫青。尽管他不久以军功被封关内侯,但不过一年,便在甘泉宫陪汉武帝狩猎时,被卫青的小舅子、骠骑将军霍去病借故射杀。至此,名将李广一家男丁寥落。李陵作为李当户的遗腹子,十多岁时,祖父和叔叔先后死去。他长大后,以名将之后入宫成为侍中建章制,也就是皇帝卫队的一个首领。

汉匈战争进行了二十多年后,匈奴虽然连遭痛击,大部退到了漠北地区,但战斗力尚在。且不断派出军队,对汉之边疆城镇进行袭扰和抢掠。汉武帝一生,最大的梦想便是彻底击败匈奴,为其先祖刘邦“白登之围”洗刷耻辱。在筹划漠北之战中,李陵自告奋勇,独带八百骑兵,深入匈奴腹地打探军情,沿途标记并绘图,同时不断派人将情况报告给汉武帝。

不久,汉武帝晋升李陵为骑都尉,也就相当于一个郎中的官职。与此同时,李陵的孝顺、正直也受到了同僚的赞誉,更可贵的是,他之所以统御士兵有方,显然也继承了他祖父李广的作风,即爱兵如子,与部属共进退共患难。

关于这一点,历史上如此的将军不少,但这样的将军往往没有好下场,如赵国时期的将军李牧,唐时河西节度使王忠嗣,宋之岳飞和明末的袁崇焕。反而是那些对部属不爱护的将军和带兵统帅,能获得更大利益并得以安然谢世。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非正常现象”,将军爱士兵,当是激励斗志和鼓舞军心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将士合力同心,取得战争胜利的根本保证。但历史上的事总是如此奇怪,倒是那些以钱财物质作为激励军士杀敌的将领,不仅在战场上屡获胜绩,且在个人仕途和命运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

河西走廊西段,雪山横贯,向北大漠,向西瀚海,处在汉匈战争的前沿,也是张骞的凿空的丝绸之路的蜂腰部位。对于李陵这样一个有着炫目英雄背景与铁血血统的年轻将军来说,教射、屯田绝对不是他理想的人生状态。他梦想的是横刀疆场,血染战袍,用自己的谋略,建立不二武功。

公元前104年,汉武帝决定远征大宛。此前,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时,曾带回几匹传说中的汗血马。汉武帝爱之,并作《西极天马歌》表达。进而,汉武帝向大宛传话索要更多。大宛即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的一个国家,以出产汗血马而闻名。大宛国王毋寡听从将军煎糜等人建议,不向西汉进贡汗血马,以免西汉以汗血马而灭汗血马之国。

汉武帝恼怒,决定派自己的宠妃李夫人的弟弟李广利带兵远征大宛。这是一个充满了皇帝个人私欲的一场战争。李广利是河北定兴人,以其姐姐的受宠而拜将军。其军事才能可能还不及路博德、公孙敖等人。皇帝以宠信之人为将军,目的无非有两个,犒赏自己喜欢的女人,再以实际战功为更好地犒赏自己女人的家族找到更合适的理由。

李广利带兵出长安,过玉门关、罗布泊的同时,西汉也与曾是匈奴合作伙伴的乌孙成为了战略伙伴,细君公主出嫁乌孙,进一步密切双方关系。可是,李广利大军到楼兰,人马乏困,所带物资基本耗尽。他派人通知楼兰王开城迎接,并提供物资补给,楼兰王却不予理睬,紧闭城门;高昌和车师前国等也是如此。还没走到帕米尔,三万军队已经损失了两万多。只好返回,到玉门关外,接到汉武帝命令,有胆敢入玉门关者,立斩!李广利只能在玉门关外休整。

次年,卫青、路博德等人在漠北对匈奴的战争又得到了胜利,西域城廓诸国为图保全自己,纷纷抛弃了旧主匈奴,投靠西汉。李广利大军再度出征,沿途各国和部落均夹道欢迎并给予物资补充。使得李广利大军深入中亚,一举击败了大宛,运载了上千匹汗血马东归。

汉武帝欣喜,加封李广利官爵。进而,以李广利为主要将帅,对匈奴进行反击。汉武帝起初让李陵为李广利押运物资。李陵可能真的不屑于为人做粮草官,上书说,他有五千荆楚弟子,皆为奇材剑客。所谓的荆楚,彼时为江苏丹阳一带。事实上,李陵所招募的这些丹阳人,个个都是骑射高手。另外,他想的是,与其为人作副官押运粮草,不如自己带兵杀入战场,以军功获得更多的名望与现实功利。

汉武帝批准了李陵的要求,随即又让路博德作为策应。但路博德却上书说,正是九月份,匈奴草黄马正肥,不是作战的好时机,等到明年三四月份,匈奴青黄不接时再行出兵胜算更大。汉武帝见这两个人一前一后,怀疑是李陵串通路博德,故意拖延战事,下诏责令李陵就此事做出报告。

李陵莫名受气,心中自然不悦。也可能是为了证实他没有与路博德串通,便上书要求独带五千人马,深入漠北地区,以牵制匈奴主力,减轻李广利大军的压力。这一决定对于李陵来说,确实有些仓促。毕竟,战场情势不可预料,随时都可能有更多更为复杂的情况发生。但李陵既然决意如此,必然是孤注一掷,义无反顾的。

无独有偶,我当年从军的驻地,就是李陵出击匈奴经过的地方。发源于祁连山东段莺落峡的弱水河是中国第三大内陆河,也是国内唯一一条向西流的“倒淌河”。从今青海祁连县而甘肃民乐、肃南、张掖而酒泉的清水镇附近,转而向北,进入巴丹吉林沙漠后,称之为弱水河,终点是今内蒙的额济纳旗。额济纳旗是阿拉善高原的南大门,处在巴丹吉林沙漠腹心,今之策克口岸和马鬃山一带就是与外蒙的边界。当年李陵大致是沿着弱水河进入额济纳(居延)后,转而进入阿尔泰山一带,寻击匈奴主力的。

巴丹吉林沙漠面积四万公里,中国位列第三大。但在西汉时期,居延地区先是乌孙驻牧地,再被大月氏驱赶,匈奴又击败了大月氏迫使他们西迁。汉军于公元前121年将其与河西四郡同时收服。路博德曾在此修筑了十里一座的烽火台、边墙和各种军事设施。2000多年过去了,这些军事防御设施还在,只是有些残毁。其中多座遗址我曾经多次去探访过。漠风浩荡,时间摧枯拉朽,不容不留,唯有建筑它们的,以及在这里建立功勋、留下动人痕迹的人,才得以长生和口碑流传。

从居延出塞,戈壁迎面,朔风劲吹。尽管是九月天气,塞北已经开始荒寒,尤其是夜晚的冷与白天正午的灼热,常使人有一日二季的感觉。李陵和他的副将韩延年并五千将士,可能知道自己正在进入一个孤绝之境,难以生还之地。数天后,他们在阿尔泰山中段与匈奴单于所属部队遭遇。

作为一个长期游牧于大漠塞北、草原雪山之地的剽悍民族,严酷的生存环境使得这些人有着苍狼的品性与耐力,还有“猎人头”为军功和奖赏的传统。法国历史学家F·B·于格和E·于格《海市蜃楼中的帝国》中说:“他们每一个战士的坟堆上,围着的石头数量与其生前斩杀的敌人数目成正比。”匈奴以军卒猎杀的人头多少进行奖赏。在战场上,谁带回了死难者的尸体,可以将死者的妻儿、奴隶和财产据为己有。西汉时期的农耕帝国军队虽然没有这类规定,猎人头以为军功也是长期不衰的,至清末也如是。这是人类战争史上最为残忍和不可思议的一个污点。作为《孙子兵法》的产出国,战争最高法则“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并没有被更多的军事家和谋略家所践行。

阿尔泰山连接新疆北部和蒙古国北部,还延伸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境内。李陵所率军队到达阿尔泰山中段,大致在今准噶尔盆地或者另一面,不分昼夜行军寻敌的李陵终于在一天早上与匈奴部队遭遇。战斗拉开之后,李陵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敌人是匈奴单于所率的主力部队。此时的匈奴单于就是恩遇李陵的且醍侯。

敌我双方遭遇,旋即展开激烈战斗。李陵所部虽然是汉地人,但骑射功夫并不比擅长此技的匈奴差多少。但在冷兵器年代,人数多少也是战斗胜负的主要因素。虽然李陵及其将士也非常勇敢善战,可总有死伤。史书上说,李陵部队对敌军的战斗力也是令人惊叹和佩服。

数天的战斗当中,匈奴军队在这场战斗中死伤的人数比李陵高一倍以上。

而李陵面对的现实问题是,尽管自己的军卒作战勇猛,但人员和战斗工具却在逐渐减少,对方的补充力量则源源不断。

一场突击战变成了消耗战。李陵所部射完了携带的五十万支铁箭,再加上负伤的兵士增多,战斗工具的短缺,李陵只能边战边退。这时候,他肯定渴望得到路博德的接应,可是,路博德此时尽管失去了侯爵,但他不屑于为一个年轻的后辈将军作策应,一直按兵不动。李陵也可能会想到,以军功取得侯爵,并且与自己祖父李广同为将领的路博德肯定不会出兵接应。

抚顺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南宁治癫痫病的最好医院癫痫病治疗的方法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