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端阳】原始溪流(小说·征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19 11:43:26

目录:

*一章:引子

第二章:往事悠悠

第三章:移花接木

第四章:下乡怡乐村

第五章:怡乐村的遭遇

第六章:朦胧此心

第七章:卿卿我心

第八章:负你千行泪

第九章:扑朔迷离

第十章:别后终觉月光寒

第十一章:形似神似

第十二章:情如镇尺

第十三章:婚姻三境界

第十四章:天涯海角

第十五章:拨开迷雾

第十六章:抉择

第十七章:尾声

《原始溪流》中篇小说

题记:人世间的感情原本就像山间一条清澈的小溪,它从原始森林中流传,一路奔流,尽管会遇到多少礁石,拐了多少弯,很终一样清澈见底,保持着本质的纯洁。很终将那份纯洁流入江,汇入海。

一、引言:

二十一世纪初的春天,岭南一座近海城市,天空很蓝很蓝,漂浮着洁白的云。路旁的细叶榕树随风摇摆着腰肢,紫荆花抬起明亮的笑脸。空气中透着湿润,到处都显得温暖而祥和。

这座城市下面隶属几十个镇区,要么临海盛产海鲜,要么近陆,种植水果,因此被称为岭南水乡。这里素以原生态的自然水网景观、原汁原味的而又浓郁厚重的水乡民俗文化、四季常熟的南国鲜果、活色生香的农家美食,味道鲜美的各色海鲜,享誉珠三角。

五一节期间。严雄和玉芳在国外留学的儿子严子曦回国探亲了。一家人喜气洋洋的在岭南美丽水乡游玩。夫妇两人带着儿子岸沿岭南风味特浓的窄街小巷漫步,见到水乡农家过年时才有的小吃“煎堆”,这种糯米做的、外拌芝麻的食品,是水乡人用来招待客人的传统甜点。儿子吃得津津有味。这一点,儿子很像母亲,遗传了妈妈一半南方血统的一半。就像地道岭南人外婆一样喜欢吃甜食。而北方血统的爸爸严雄是绝对不喜欢吃的,甚至连零食也不吃。

岭南水乡的海鲜、河鲜类菜肴共有一百多种,农家菜数十种。走了几家水乡美食餐厅,妈妈玉芳问儿子:“喜欢吃什么菜呢?今天妈妈做东,儿子随便点,不要给妈妈节省哦。”

“海鲜吧。妈妈,我是不会客气啦。哈哈。”

“好吧,那就去燕石围吧,他家的花蟹很鲜美。”之后,妈妈又帮儿子点了水乡蒸三宝和薄荷叶焖鸭。爸爸要了几瓶珠江纯生,对着一桌子美味,父子俩对饮起来。玉芳不甘于旁观,自然也加入,觥筹交错。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坐快艇沿蛛网般的河甬穿梭,沿岸观赏到许多古朴恬静的自然村落,儿子子曦对着一袭美丽水乡的景色,不禁赞叹道:“真美啊。”

妈妈问:“比国外还美吗?”

“不能相提并论。这里是自然淳朴,透着安逸和谐。而国外所在的是国际都市,有的是穿梭的人流和不尽的繁华。”

儿子不说话了,一家人都沉浸在水乡美丽的自然景色之中。

村边蕉林成片,翠竹成荫,河面上舟楫往来,如诗如画……

晚上回到家里,一家人都有点累了,妈妈让子曦先去冲凉。子曦拿了睡衣,走到爸爸的冲凉房,进去之后,想起牙具没带进去,就在里面喊:“妈妈!帮我把行李箱打开,里面一个黑色小包,伴我把牙具拿出来。”

妈妈笑了:“这么大人了,还丢三落四的。看你找了媳妇,人家乐不乐意伺候你。”

说着,从儿子拉开的门缝将东西塞了进去。传来儿子“嘿嘿”一笑,说:“谢谢老妈。”

冲完凉,儿子出来了,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穿了一条运动短裤,裸着上身。妈妈眼睛随着儿子身影游动。笑意在眼睛里荡漾着,看着高大帅气的儿子,心里充满了自豪。

爸爸严雄坐在沙发上,眼睛也随着儿子游动。突然,爸爸将眼光落在儿子腿上,爸爸低头看看自己腿上光洁的皮肤,再看看儿子满腿浓密的体毛戏言:“哈哈,你小子还挺阳刚的。满腿的毛,还是不是我的儿子啊?”

儿子哈哈大笑起来,摸了下自己腿说:“难道你忘了爷爷和姥爷吗?我可记得小时候睡在他们腿上就像躺在草丛里。”

看着他们父子两个亲密的交流,听着他们的戏语,玉芳感到了由衷的幸福了。这份幸福,像涓涓溪流,缓缓地缓缓地流入玉芳心里,她觉得,这个家里,无论怎样,因为有儿子,那么,这二十多年的一切一切,幸福或者不幸福;快乐或者不快乐;生活有品位或者无品位……都不那么重要了。

可是,因了父子两个很后一句玩笑话,玉芳听到心房“咚”的一声,被重重敲了一声,这声音吓了玉芳一跳,下意识的朝严雄父子这边看了一眼,生怕被那对父子听到一般。看到他们依然聊得热火朝天,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默默走到书房里,坐在写字台前,双手支在下颏,陷入往事的回忆中……

待续2011-9-17

二、往事悠悠

二十年前的秋天,在玉芳结婚前一天晚上,忙了一天的玉芳接到一个邻家孩子给她的纸条,纸条上写着:“芳,知道你明天就嫁人了,今天特意来见你一面,就一面,晚上8点,你家附近的街心公园,不见不散。---一帆”

这一帆全名叫竺一帆。是玉芳三年前下乡时恋人。后来,玉芳考学回城,而那男孩因为家庭出身问题,依然留在农村,于是,他们的恋情被玉芳父母坚决反对,玉芳无力对抗家里的阻力,无奈和他分手。其实,一直以来,玉芳心里还是隐隐的痛,觉得他一直还在自己的心里。

现在,玉芳展开纸条,看到上面一帆的笔迹,极力抑制着内心的驿动,表面装作没事一般,淡定地吃过晚饭,告诉妈妈说自己还有点事出去办一下就回来。

妈妈说:“明天就结婚了,这么晚还出去!记得早点回来啊,今天要早点休息,明天够你忙的。”

玉芳答应着妈妈,打开出门,拔腿向街心花园跑去。

到了街心花园,就见门口站立着一个人背影,灯光下,那人影显得单薄而又孤独,玉芳一看知道就是一帆。玉芳走过去轻轻咳嗽了一声,一帆转过身,玉芳看到一帆瘦了很多,头发也长过耳廓,上唇还留了黑黑的胡须。只有那双眼睛更加忧郁,忧郁中依然闪着令玉芳震撼的光芒,那光芒向走近的玉芳直射过来。

玉芳伸出手,一帆一把将她手紧紧握住,也不说话,拉着她向公园深处走去。

来到一片树林处,这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行人。一帆站住了,他将玉芳肩膀搬了过来,黑暗里,听得到一帆沉重的呼吸,玉芳自己的心也砰砰跳着,来不及说什么,一帆一把抱住了玉芳。

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玉芳哭了,她说:“明天我就是别人的新娘了。你还来看我干嘛!我不值得你来看我。”

竺一帆眼圈也红了。他说:“我们是那么相爱。但是我娶不了你,老天不公平。我不怪

你,只怪我没本事。知道你明天就是别人的新娘了。我阻止不了今天来看你一眼,因为,明天以后再见你,就不是原来的你了!玉芳,即使你明天就是别人的人了,可在我心里,你还是我的,永远都是!”

玉芳哭成了泪人。突然,玉芳推开了一帆,站起来就开始脱自己的上衣。一帆愣住了。傻傻地看着玉芳。玉芳说:“一帆,你也在我的心里。今天,你要了我吧。你要了我,我就永远是你的了。我愿意!”

听到玉芳的话,一帆再次将玉芳紧紧拥在怀里,他极力忍着自己的情欲,说:“不,玉芳,不要这样,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却不能那么自私,还是让我成全你日后的人生吧。否则,你婚后生活会不幸福了,你不幸福了,我不会安心。”

第二热闹的昏天黑地。玉芳就成了严雄的妻子。

婚后第三天,玉芳发现自己月事来了

“是不是你那个来了?”第四天一大早,严雄推醒身边玉芳问。

玉芳非常吃惊:“你怎么知道?为什么问这个?”玉芳不好意思的问。

严雄说:“我不知道,是我妈让问的,反正我妈很高兴,她说你这时候来这事,肯定会生儿子。嘿嘿。”

玉芳不禁莫名其妙。不懂也没问。

结婚十几天之后,玉芳接到竺一帆电话,相约到距市里十几里外她下乡的地方聚一聚。竺一帆想很后再看看初恋的女友,之后即远走天涯。

玉芳一听,百感交集。她想了很久,觉定要赴这个约会。

她在单位给严雄一个电话,说今天有事回娘家,晚上就住在娘家,叫他别等自己。之后在单位请好假,她就匆匆出去了。

玉芳独自乘坐通往郊区农村的大巴辗转一个半小时,傍晚时分,她终于来到当初下乡的怡乐村,村外有一条小河边,河边大片的芦苇,那是当年他们当年常常相会的地方,

玉芳到了小河边,一帆已经等在那里。因为在村外,行人稀少,只看到小河的水静静流淌,天边的晚霞,静静倒影在河里,江河水涂上一层金红。四周静静的,听到秋虫阵阵鸣叫。令这里有了几分寂静,几分深邃。

一帆将一片一人高的芦苇压倒铺成一片,拉玉芳坐下。

玉芳问:“真的要走?去哪里?”

“飘到哪算哪,四海为家,或者天涯海角吧。”

玉芳心里一酸,眼泪溢满了眼眶。她心里难过,又无能为力。于是将头靠在一帆肩上。不知该说什么。

一帆用脸摩挲着玉芳的头发,低头嗅着玉芳的发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对玉芳的感情,再次拥紧了她。

天色渐晚,月亮升起来了。在这里,在一帆用芦苇铺成的床铺上,他们终于相互收到对方很宝贵的礼物,他们终于找到了身体的另一半,但他们却不能为对方停留,不能为对方相守望,守望到生命的尽头……玉芳哭了,为这份没有结果的爱,为这份不能守望的幸福。

一帆也落下泪来。他还是强忍着内心的酸楚,安慰着玉芳。

之后,竺帆告诉蒹葭,他已经买好了车票,后天动身。

玉芳吃惊地问:“这么快?一帆,告诉我,你为什么走?”

“不知道。”月光下一帆的眼睛更加忧郁。他淡淡的说。

玉芳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竺一帆,之后转过身,看着眼前大片土地,想起当年竺一帆曾经多少次默默帮着玉芳收割庄稼的往事。不禁感从心来。

这时,一帆从怀里掏出家里的*玉镯,戴在蒹葭手腕上。蒹葭轻轻抚摸着玉镯,它碧绿的色泽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河边大片的蒹葭、芳草、白杨树见证了这神圣的一幕……

玉芳抚摸着手上的玉镯,看着一帆,心里默念着:“这一天,你为天涯,我为海角,两两相望,不能相依的绝望;这一世,你为明月,我为清泉,形影相错,不能交织的缘错;这一生,你在清水河畔,我在奈何桥旁;你深深的呼唤,我浓浓的情深。三生华发,一生牵挂,我们终究不是童话,与你,只是我倾情一生错过的缘!”

待续2011-10-7

三、移花接木

一年后,玉芳的儿子出生了。他出生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玉芳给儿子取名子曦。

看得出严雄好像比玉芳还更爱这个儿子。包括严雄一家,虽然婆婆已经有几个孙子了,一样对于玉芳生了儿子赞不绝口,在老一辈人眼里,生了儿子就是比生女儿强。严雄也是如此。

玉芳出院后,小姑子悄悄对玉芳说:“嫂子,你不知道,你生子曦那天,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刚好看到我哥哥回家给你取什么东西送医院,你猜怎样?他一个人边走边乐,像傻了一样。哈哈……”

“真的呀?没想到你哥哥还如此重男轻女。”

“男孩就是比女孩好啊,尤其现在都是一个孩子,如果生了女孩,还不就是赔钱的命。”

玉芳想不到连小姑子也这样的观念,她忍不住说:

“看你,也是女孩子,怎么也这样瞧不起女孩?看你将来结婚生了女孩怎么办。”

没想到玉芳这话一语成籖。几年后,小姑子结婚后真的生了一个女儿。这是后话。

子曦一天天长大,胖嘟嘟的脸,一双剑眉,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非常可爱。玉芳全部心思都扑在儿子身上了。

并且玉芳发现因为儿子,玉芳和严雄好像有了共同话题。几个月以来,他们说的话比生儿子之前一年还多。

儿子六个月了,因为姑姑会唱歌,每天放学姑姑抱着他给他唱流行歌曲,他竟然也依依呀呀的跟着哼起来,逗得全家哈哈大笑。

儿子一周岁了。

爷爷、奶奶、姑姑、小姨、姥姥、姥爷都来了。

奶奶在厨房准备饭菜,爷爷和姥爷要看孙子抓周。

当地的风俗是孩子满周岁的时候,要在孩子小床上摆满各式各样物品,然后让孩子去抓,抓到什么,将来就是什么运气。

于是,玉芳就赶紧找东西,严雄也跟着找,姑姑也去去拿出自己的化妆品之类。

一会儿子曦的小床上摆满了花花绿绿一床物品:严雄的钢笔、姑姑的雪花膏瓶、子曦的很多玩具熊、积木块、家里的储蓄盒。姑姑又去拿了一个苹果。玉芳还悄悄的摘下手腕上的玉镯。这样琳琅满目,子曦早已坐不住跃跃欲试要去抢东西了。

玉芳将子曦抱起来,放到床上,看着子曦高兴的眼睛又眯起来,兴奋地向前爬着,他爬过了自己的很多玩具,爬过了姑姑的雪花膏瓶,爬过严雄的钢笔,爬到苹果的时候,子曦停了一下,大家以为他看到好吃了,刚想笑他馋嘴,没等大家说话,子曦已经越过了苹果,又向前面爬去,终于,他在储蓄盒前面停下来,一只手抓住了储蓄盒,眼睛左顾右盼之后,用右手抓住了玉芳的玉镯。于是心满意足的坐了起来。

癫痫病用药治疗应该注意哪些
甘肃有几家癫痫医院
儿童癫痫病如何护理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