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雪夜琴歌(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15 17:08:43

夜,落雪满地,寂无声。关起门来,每个家都是一样的热闹欢畅,因为是除夕。

远离市区的那幢别墅,远离了那拥挤的建筑群,远离了平常人的居住区,会远离除夕之夜的兴奋激动吗?

忽而琴声响起,从窗子里流出来,撒向外面无人的世界。或急或缓,或强或弱,时而觉柔意绵绵,时而激情如火,此刻若有人走出屋内的热闹能听一听,他会忘记回家的路。

陡然,琴声落,传出小女孩带哭的声音。

“妈妈,为什么?我的同学今夜都在看春节晚会,为什么我还要练琴?”

“因为这首曲子你还没有练好!”

“可是李老师说我这首曲子可以了,我练了快一年了!”

“没有,妈妈觉得你并没有把曲子的感觉弹出来!”

“那你给我弹弹,是什么感觉?”

“你明知道妈妈不会弹。”

“那你就别说我弹得不好!”

“等妈妈听得可以了,自然不会让你弹了。继续,十遍以后再说!”

“不!”

“啪”的一声,小女孩的脸上多了五个指印。用愤怒的眼神瞪着她的妈妈:“你打我的脸!你不是我的妈妈!”

眼泪顺着小女孩的脸不停地流下来,那大大的眼睛,睁得好大,不眨一下,猛然转身开门出去了。

留在屋内的女孩的妈妈,呆呆地看着女儿离去,竟然没有阻止。眼泪流下来,自言自语着,这是怎么了?今天是除夕,是不该让雨涵再练琴,可是我,若没有这首曲子伴我,今夜我会一直流泪。也好!不练也好,女儿出去了,不会走远,等她气消了,自然会回来,我可以乘机哭个够,我不要女儿看到我的眼泪。

满屋的玫瑰,百合,那是她跟女儿下午的杰作,可是此时那红的白的,全是一个颜色,无色,用手摘下一片玫瑰放在嘴唇上,紧接着放声大哭。

许久,止了哭,才觉得女儿一个人在外面呆了太久,且女儿连大衣都没有穿。她拿起女儿的衣服喊着女儿的名字就跑出去了。

天真冷,为什么过新年了,外面会没有人呢?雨涵想不通,过年了,都要呆在屋里团圆吗?没有人喜欢外面的世界吗?

妈妈!妈妈!我好想回去,为什么你不来找我?

出了别墅区的小雨涵,坐上了开往城区的公交车,车上会暖一些的。

等雨涵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灯光,下了车,也许这里会有人,是的,有人,可也很少。雨涵彻底失望了,以后再跟妈妈生气,也不能在除夕的晚上离家出走了。不远处,是妈妈常带雨涵去的公园。走到公园的门口,看到里面彩灯闪烁,却无一人,好像一个迷惑人的恐怖屋的游戏,雨涵徘徊在公园门口不知该往哪里了。

天上凉凉的东西不断落下来,借着灯光,雨涵知道是雪花。雪花,雪花,你好美,可是又好冷啊!妈妈,妈妈!小雨涵的眼泪融化了落在她脸上的雪花……

别墅区找遍了,没有雨涵的影子。院门口的保安说看见有个小女孩出去,以为是去买东西,一直没见孩子回来。

她真想狠狠责问保安,为什么不负责任地放一个孩子出去?可是哪里顾得上。雨涵,雨涵你在哪儿?好女儿,妈不让你练琴了,妈陪你一起看电视,你快回来呀!?

雪花落在长发间,无声地融化,即使有声又怎么能引起她的注意呢!她的心里只有女儿,顺着通往市区的那条路,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那昏暗的路灯,连荧火虫的光都不如,她只感到,时而有大片的雪落在脖子里,怀疑今天的雪好怪,为什么落在身上,是如此的重。其实那是风吹树枝落下的雪。她无法细想这些,心里只有女儿。

雨涵,雨涵,琴不重要,他也不重要,妈不会哭了,你回来好吗?

飘雪的夜晚,雨涵一个人还站在跟妈妈常去的公园门口,浑身在打哆嗦,除了嘴里还不停地叫着妈妈,似乎也不再想别的。

夜啊,为何这样的长?为什么没有人从这里走过?难道除夕的晚上,人们都是如此的冷酷,如此无缘!

是什么声音?是我刚在家里弹奏的曲子,有人跟我一样在练琴吗?雨涵活动了一下胳膊,顺着音乐的方向挪动脚步。

雨涵的脚步越来越快,很后跑起来,那是一座七层的居民楼,琴声是从很顶层出来的。

上去,再高也要上,里面的孩子琴弹得真好,这么好了,她妈妈还在让她练琴吗?我跟她比起来差远了,我要进去听听,我要练得更好,这样妈妈就不会生我的气了。

妈妈,我好饿,这楼怎么这么高呀?

突然一脚踩空,雨涵趴在了楼梯上,大声地喊妈妈——可是,只哭了一声只喊了一声妈妈,雨涵就止住了。

不知从哪一家传出来:“谁家的孩子在哭,大人也不管!”

起来,我一定要上去,要问人家怎么把那首曲子弹好,我就可以回家找妈妈了!继续上。

雨涵,你在哪儿?你不会这样对妈妈的!妈妈知道打你一掌不该,可是,我的女儿,七年了!七年,只有妈妈和你的生活,你习惯吗?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儿,从不问爸爸去哪儿了。也许只有妈妈和你的生活,在你的心里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妈妈怎么能忘?没有他,哪有你!

是的,他,他应该是你的爸爸,只是他从不知道有你。是我,一切只因为我是个好强的女人,只因为在一次失败中,我对他说,要他一点儿没用,不能帮我的忙。就这样他走了,等我的事业再次走向顺利,他却说,我帮不了你,我不是你需要的人,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可是我爱他是真的,如果不爱,我怎么会生下你?可是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些,甚至工作单位也换了,电话换了,他是想把我忘了。

雨涵,你是妈妈的一切!你在哪儿?

七层楼的那扇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望着眼前头发湿湿,满脸泥水的女孩。

“小姑娘找谁?”

“我想听你女儿弹琴!”

“我没有女儿呀!你要是听琴,刚才是我弹的。”

“叔叔,你教教我好吗?”

男人把雨涵拉进屋里,找了条毛巾,用热水洗过,来给雨涵擦脸,雨涵想自己擦,但是她确实一点儿劲儿也没有了,差一点跪在地上,他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的雨涵,明亮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他。他对她笑了笑:“好可爱,好漂亮的小姑娘,跟叔叔说,你很喜欢钢琴吗?”

“是的,我妈妈让我每天都练!”

“那你妈妈也会琴了?”

“妈妈不会!”

“那想练好是很难!!”

“刚才听到叔叔弹的曲子才来的,是吗?不对,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一个人?你也在这个楼上住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在阳光别墅区。”

“离这里很远的!”

“妈妈非让我练琴,还打了我一掌,妈妈*一次打我,而且打我的脸。”

“是不该打你,今天也应该让你好好休息,大家都在看联欢会。可是,你出来,妈妈也会着急的。把你妈妈的电话号码给我,先给你妈打个电话,然后我送你回去!”

“不!”

“妈妈,再打你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叔叔,你把刚才的曲子再弹一遍,让我听听,我要练好再回去,这样妈妈就高兴了!”

“是吗?好孩子,我教你,如果我说你练好了,你就好了!”

“你能保证吗?”

“保证!叔叔告诉你,那首叫《雪夜》的曲子是叔叔写的。”

雨涵瞪着眼睛望着眼前的叔叔,“这样说,有叔叔帮我,我一定会让妈妈高兴的。叔叔写了好多曲子吗?”

“是的,这是叔叔的工作!没想到我写的曲子,还会有人这么喜欢!”

雨涵,你在哪儿?这是哪里呀?我走哪了?女儿,宝宝,你会在这里吗?都是妈妈害得你,以后再不让你练琴了!要让你跟小强,小棒棒去玩儿,我知道你喜欢跟他们一起游戏。可是现在你在哪里呀?

他,不管他了,我以后也不想他了,没有他,我有女儿一样过得很开心。为什么在今夜我会忍不住,会把自己的痛苦加在女儿的身上?

什么雪夜,那是你爱我的时候写的曲子,可是今天的雪夜却没有你的影子,还丢了女儿!我会把你忘了,完全地忘了,110,我要报警,我怎么早没想到呢?电话,我的电话呢?在这儿呢!

一个数字没有按下去,电话却响了,陌生的号码。她挂断了,因为她想拨的是110。可是不等她再拨,那个号码又来了。

放在耳边,想胡乱说些什么,可是对面的声音传过来,让她整个人呆了。

“是你吗?你的电话还没有变?如果不听到你的声音我是不会信的!是琴儿吗?你在哪儿?是不是在找女儿?女儿在我这儿,你放心!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和女儿去找你!”

除夕的夜晚雪花飞舞,呆在家里的人却不知飞舞的雪花带来了多少温柔和团圆的故事!不知下一个除夕你是否会出去走一走?

……

【夜寒雨细】

天上没有雪花,温度却已到了这个城市冷的极点。可是忽然地就有雨落下来,雨没有成冰,没有成雪,我感到奇怪,这个世界什么奇怪的事都有,我不想别的,只是把这雨作为想你的眼泪,不管你知道不知道……

树枝在摇,风是寒的,零下十度能不寒吗?就像是我的名字,寒。

是,也许我是寒冷的象征,可是却遇到了一个比我更寒的人,你。

你总是小心翼翼,所以这一切注定了是寒冷,也许母亲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这一切都注定了。

看路上的车在行,我行我素,谁会关心谁呢?多一个人关心你不好吗?只是你把这种关心的负担想得太重了,所以你一再地强调不能对不起我,也不能对不起她。我真的想笑,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从来不敢奢望能偎依在你身边,要的只是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今年的天有点怪,天这么冷,不下雪,反而下雨!”

“可能是水分不足,你看这雨这么细,能变成雪花吗?”

“水分不足,不是更容易成冰吗?”

“笨,水分少,转眼成汽,挥发了!”

“好好,就你明白!只怕是你和她的约会又成空了,不下雪,去哪儿找下雪的日子。”

两个男孩子说着笑着骑车从我身旁飞过。

我笑了,既然期待约会,为什么还要选日子,都是傻瓜!跟我一样!所以错过了见你的机会。

网络都说是虚幻的,你也不止一次跟我讨论什么是网恋。世界上那么多的问题真的都要讨论吗?我不想跟你讨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争论的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心里很明白了。可是你总不按自己所想的去说话,真拿你没办法,所以只在有限的几次聊天里告诉你,想让你喝醉,醉了我才能听到我想听的。

电话又响了,不想接,除了你的,我都不想接,可是知道你不会打过来,所以不管是谁打来,只当没听见。算了,何必骗人,关机算了,随他们怎么想。

天真冷!不想回家,不想面对爸爸妈妈,不想面对他们的关心,只因不想说话!

一个人在大街上流浪,天黑了,雨还在下,水分不少了,为什么不变成雪呢?

一辆汽车从身边驶过,溅了一身水,我跟你说过我很怕赃的。可是此时像欣赏杰作,我想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一个不是我自己的人,对,心如止水,因为你喜欢的是她不是我。我曾经喜欢的我可以放弃,我不喜欢的我可以去喜欢,这才叫真的心如止水,忘记了本来的自己。

夜寒雨细,在寒冷的冬天这细雨应该有些许的暖意,却没有。前面有家咖啡厅,灯光好迷人,也许我可以进去找些温暖的感觉。

“你需要些什么?”

“一壶咖啡!”

这里很少有孤身一人的,我就是其一。

有两个女孩子坐在我旁边。

“唉,不下雪,干吗要下雨?”

“怎么了,雨不是很好吗?感觉像春天。”

“不会吧?下雨了就是春天吗?你也真会感觉!”

“当然,要喜欢每一个你身边的新人,新事物,为什么要这么悲观呀?”

“不是呀,不下雪,我怎么见他呀?我跟他约了是下雪的日子!”

“这么认真呀!等冬天过去了再约花开之时。”

“不是呀!既这么约定,无雪既是无缘呀!”

“你气死我吧,还迷信这个!好了,不管你了,我跟你一起盼下雪吧,只是我真不明白,阳光明媚的日子比之下雪有什么不好!”

两个女孩子的话我听在心里,我在想,也许刚才马路上骑车的那两个男孩子其中一个就是这两个女孩其中一个的约会对象。只是我遇到了他们和她们,他们和她们却不会相遇,这是缘还是无缘?或许我可以起身去告诉这个女孩,那个男孩跟她是同样的心里,或许她可以主动去打个电话,妩媚地去告诉他,想改时间了。

“寒!”

多么陌生的声音,而又是多么渴望的梦,这种感觉只有我很清楚!

“是你!”

“是我,我今天没有渴酒,可是我想来对你说!”

“说什么?”

“说我想见你,说我爱的是你!”

“噢!真好!”

那两个女孩子在盯着我们。

我很想告诉你我一直在想你,可是我还是不相信你。

“你怎么会来这里?”

“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想你,只好来这个你说过你很喜欢的咖啡厅。”

“我说过吗?”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进的是我很喜欢的咖啡厅,我早已迷失了方向。

“你说过的,你还说要在下雪的时候见我!”

“可是今天无雪,也许今年无雪,我们也许真的无缘!”

“不!”旁边的女孩忍不住了“姐姐,约会不一定要在下雪的日子。”

你急着点头,“是呀,小妹妹说得对。”

“可是雪没来,缘也许不存在!”我还在说着相反的话。

“不,寒,如果你想要理由,我可以给你一个理由。”

“什么?”

“记得我们网上*一次聊天吗?那是一个夜寒雨细的日子,难道你忘了吗?今天,你看也是一个夜寒雨细的日子,在冬天有这样的日子,而且在这样的日子里,我来到了你身边,你难道你不以为这也是一个缘吗?”

我不语。

“姐姐,快说话呀,说你相信,不说你以后会后悔的。”那两个女孩比你还急。

看着你的眼睛,我轻轻地告诉你:“我相信我和你的相遇是缘,可我怕你不信,怕你总要小心翼翼,所以才把见你的日子定在下雪的时刻,可是今天无雪,我是让你找一个给自己的理由。我当然记得,那个夜寒雨细的日子,所以今天比任何时候都让我想你!”

我看见两个女孩的笑容,看见你的眼泪,也感觉到自己的眼泪。

我知道你不是善于言谈的人,我需要的也只是你静静地看着我的眼睛。

想和你一起感受夜寒雨细,拉你出门,回头,看着两个女孩:

“约会不一定要在下雪的日子,主动打电话给他,他会很高兴,我刚看见他,他也在说要给你打电话呢!”

女孩不解的神情,大概在想,我如何会认识她要约会的人。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没有时间向她解释,我想她会明白的。

今冬无雪真好!冲破了雪缘,才是真的爱你,爱这有些暖意的夜寒雨细……

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北京治癫痫的费用
左乙拉西成人用量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