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文缘】让民心的笑意丰满起来(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14 14:52:06

早上八点左右,我刚睁开眼睛,随手拿起床头柜旁惊呼的手机。对面传来文忠的声音:“喂!昨天相约的事没有忘记吧!过来和我一起过早喽!”声音里充满了期盼。

“哦,没有忘记,过早就不用了,我刚起床,嗽洗后在三路车站点会合吧!”老文昨天和我约好,今天陪他去市政府,办一件十余年前的三角经济纠纷事项。

我和老文曾经在外同宿共食,相处了一年多的打工岁月。他这人也实在太冤了,本来是一个很有规模的家具厂老板,只为做人实诚中有着几分对社会看不透的幼稚,把握不住人生的小船,把个好好的家具厂玩没了,亏欠一屁股的债务,亡命躲债四处漂泊。我因那几年单位效益不好下岗,为了生存我俩就漂到一起了,后来我回单位后我们已是多年没有联系了。

今年四月份他突然似从地底下钻出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在愕然中把他让进寒舍。老文高个儿挺着一个啤酒肚子,身材伟岸相貌堂堂,初看不是个老板也是个当官儿的样。但他十多年前确实风光的当过几年老板,只是在风浪中翻船呛了水。许多年不见,他显得衰老了许多,灰白的头发稀疏而紊乱,白净光滑的脸上爬满了沟沟壑壑,一副深度近视眼框架在鼻梁上,镜片下那双眼睛里满是忧郁的迷茫。他亲热的抓住我的手,那双大手粗糙得似锯齿,重叠的老茧疙疙瘩瘩的裂着口子。稍事寒喧他直奔主题地对我说道:“噢,我今天来是要麻烦老兄为我写个材料,我要讨回运动会的那笔货款,现在不是天天喊叫着走群众路钱,为民办实事吗?看能不能给我一个公道喽。”我知道他的以往过去,更知道他这十多年的苦情,从心里同情他,我笑笑道:“诶,你这事儿过去十多年了,只怕是很麻烦的,需要很多的证据手续,我看你是不是走法律程序为好?”

他苦笑着:“诶,老兄,我他妈的现在一屁股搭一胯的债,走法律程序请律师,架势就要上万块钱我哪儿来的呀,官场上的事儿输赢还不一定哩……”他一脸的无奈,眸子里一片愤然的哀叹。我理解他的心情,常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他当老板时万把块钱如九牛一毛算不了什么?可现在一万块钱对他比登天还难,他不得不虑及后果。我不是自夸,我富有同情心,见不得不平事,我愿意帮助他,稍做思虑后给他出主意:“哦,给你写材料没有问题,我提议你先去找县司法局,顶好是能得到他们的司法援助。”他感到是个好主意,郁闷的脸上露出了欣喜,说:“我这人文化低,办这些事不太懂套路,真他娘的不晓得从哪儿入手,找司法局是个好办法!你给我多出出主意吧,日后我会记着你的……”又满腹愤懑的对我说:“他妈的,我前段找到何广林那龟儿子,他要我写一分材料交公安局,把姓王的抓了回来才能讨到钱。”说着他把那份求别人写的东西拿给我看,是;“请求县公安局逮捕王进滔的报告”。

我感到好笑,何广林是市政府秘书长,难道他不懂法律程序吗!他当时是王和文签订合同的参与知情者。他们之间无非是经济合同纠纷,请求公安局抓人,公安局能随便抓人吗!我明知故问:“公安局是怎么回复你的呢?”

他愤愤地骂道:“狗屁!他使起老子出洋相跑冤枉路,想叫我知难而退,这回老子要不到钱就去市政府跳楼!”

他说那天去公安局,看着那头上肩头寒光闪闪的铁牌牌心里就有点发虚。当他小心翼翼的把那份请求迭给接待他的人时,那人阴着脸子扫了一眼,对他一脸不肖的讥讽着“嘿嘿,你以为你是谁呀,公安局是为你设的呗,你想抓谁就给你抓谁呀!“他一脸尴尬的惶恐着,心里很窝火,嘴里吱唔着不知说什么才好:“这……”,想说:请你们帮忙一下,但化着一口唾沫咽了回去。还好,而今的办事作风确是有所改观,铁牌牌见他那惊惧窘迫的样子,知道他有点不懂法律,又觉刚才的语言似乎欠妥,不适合而今的办事规范,忙在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努力耐着性子解释着:“公安局抓人要有犯罪实事依据,要经检察院签发逮捕证才能抓人。”接着粗略的看了一下他的材料内容,又道:“像你这种事情是属于民事纠纷,首先通过调解,调解不成再走司法程序……”他从公安局出来,感觉受了愚弄心里憋气得难受。

“公安局说得没错,是那姓何的小子在给你使坏,他不会不懂这些规矩吧!他是叫你四处碰壁,很后不了了之。”我感叹着。

“哼,这狗娘养的,就是使起我打鸡公圈圈,老子这回就不信邪,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精神,不会是说着好听的吧!老子冤了十多年了应该解决了吧!”

第二天我陪他去了县司法局。在法律援助中心一个三十来岁,办公室的副主任友好严肃的接见了我们。老文这人爱激动,一激动起来讲话就有些颠倒说不清畅了。那主任听得皱眉头,我忙打断他的罗嗦,要他拿出我给他写的材料,他接过材料游览着。

九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进入关健,在国企和集体单位改制中破产,转包中。老文于95年承包了镇上原二轻单位的一家家具厂。那时期木材计划供应刚刚松挷,木器家具风行抢手,起势红火业务应接不遐。次年省运动会定点在武陵市召开,对于武陵市是一个推进经济宣传发展的大好时机。市政府为了招待各县市来的运动员,责成机关后勤接待处筹建运动会宾馆。宾馆装修和室内一应家具用品,承包给市“聚众物鑫公司。”由于小镇有着百年木材集散地的历史,带动了当地的木业匠作的精湛和繁荣,在市内小有名气。故此,接待处和聚众物鑫公司,在市政府副秘书长何广林的随同下,和老文签订了所有木制家具配套事项,合计人民币:289605万元的购置合同。何广林曾口头对老文说:你承包的任务重,关系大,若完不成任务我就……

“呵呵,二十多万元的业务,你就要了一万元的订金接受了?”主任眼睛不离材料,漫不经心自言自语着,语气里透着办事有点草率的责备。

“是呀!当时感到能接到政府这么一笔大业务,心里喜纠了,认为是一次很好的创业机遇,和政府机关做生意稳妥,为运动会做贡献光荣呀。”

他继续道:我推掉了外面的所有业务,因资金紧缺,为了铺底以月息两分的高利向亲戚朋友借款。待得完工交货时我已是债台高筑,刚长舒了一口气,想到终于能拿到货款了。结果却是给我当头一棒,鑫物公司被市机关接待处起诉,市郊区法院判决鑫物公司老板王进滔215万元钱解除了合同。鑫物公司破产,王老板远亡他乡人间蒸发……

“我才晓得搞拐场了,政府部门为什么叫机关?真他娘的是机关重重,越大的机关林子就越大,这不!我就在这个林子里中了机关!我的厂子散黄了,输掉了事业,输掉了人生,累及了亲朋好友和工人。”

主任从材料上移过目光,戏笑着洒向老文:“喔,你这个机关可中得不小啊,还有十多万元没有讨到呐。”

“哼,我要不是尾期工程和运动会宾馆开业时,在王和后勤科还未解除合同前追得紧,真他妈的连这六万多元都得不到,后在后勤科张文华手中又讨了两万元。还有一十七万多元就再怎么也要不到了,狗日的可真是机关算尽哩,这钱到现在算来可也上百万元了吔!”

“嘿嘿,那个年代像你这样的事例多去了哩,你以为政府就真那么可靠吗?”主任语言里含蓄着几分悲哀的同情。

“是呀,我在刹那间,对政府的概念和依托在心中崩溃了,欲哭无泪。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儿,放屁砸脚后跟,做工的工人拿不到工钱,无法向借款的亲戚朋友交待。无奈我也只有学着王老板脚板上抹猪油——跑路咯。”他悲叹着这十多年里,躲债他乡的流浪生活成了瞅心的伤痛。主任看完材料轻轻的吁了口气,深深的瞥了老文一眼。老文小心的讨好着:“您看我这事情能办好吗?”

“按常理说是办得好的,做工要钱这是天经地义的,只是……唉!怎么说哩,”他见他眼里流露出十分的期待,又显现出几许乞怜的小心,生恐他说出无望的结局。他不忍使他太失望,斟词酌句表情凝重缓缓地道:“根据你的情况是和鑫物签订的合同,同时市后勤科也参与了此事,那么你的主要合同人是鑫物公司的王老板,市后勤只有连带责任。而鑫物现在破解,法院判决了王老板215万元的罚款,市后勤科就应承担鑫物公司的债权责任。你要讨回那笔钱,那么你首先要找到*一合同人王老板,弄清他当时和市后勤科是什么纠纷,要调取打官司的挡案材料,我们才有依据为你办这件事。只是时间相隔太久远了,想要理清来龙出脉不是一会儿的事,很后拍板也要看市政府的态度。”年轻人条理清晰的说得老文心服口服,到底搞法律的人就是不同。从司法局出来,眼前有了一丝光亮,远空飘来一朵云霞,但情景不容乐观,他忧郁着到哪儿去寻找,似云块飘浮的王进涛哩!

晃眼间;春风杨柳三月时,又至秋月花红日。我和他去县司法局已经半年时间过去了,我以为司法局正在为他办理此事。他却告诉我材料在司法局搁置了半个多月,他在那儿折腾了三次后,托词没专人为他跑这事,客客气气的对他说:你自己去找市委巡视组呗,比我们给你办还来得快些。当时他心里悲观到了极点,刚刚打开的一丝希望又关闭了。他感到有点晕头了。但党的十八精神总觉得对他还是有点儿希望,事情已经到了这样,不甘心自己的血汗钱就这样扔掉呀。许多的贪污腐败案也被揪出来了,干部走基层不是为群众解决了许多积年问题吗?我就不信遇不上一个为民的好公仆!

老文给自己打气又踏上了漫长的寻访路,隔三岔五的往市政府跑。这期间他找过许多有关部门,接触遭遇到些屁大点职务的人龇牙咧嘴,看人时眼白多。但多数的人对他的际遇表示同情,而具体为他办事的没有几个,同情有什么用!如果同情能办好事情那不就简单了。很后他还真的遇到了一些好人,市委巡视组有个姓胡的看过他的材料后深表同情,并亲自操笔在原有材料基础上,给他作了更完善的补充。而后对他说:我给你转达上去,你在家里耐心等待吧!而一等又是几个月……

在近段他很后接触那个胡姓组员时,他对他说:“你的书信我早已转达上去了,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些,不能直接去干预市委的工作。类似你这样的问题太多了,市委得分先后一步步的来,你只有慢慢等待。”他的话说得很真诚,也很无奈。老文不得不相信,但心里却很着急,这样等下去总不是办法。有种感觉使他意识着,今年若不解决问题明年的希望就渺茫了。他踌躇着想向他说点儿什么?胡组员瞧着他可怜兮兮的,心有所动,稍做思索对他说道:“你直接给市长写封挂号信吧,十天半月没回音后你再在市委秘书处查,如果信件到了秘书处就好办啦,和秘书处的工作人员好好说说,要他们尽快给你转交,我也只能给你出这个主意了。我们工作组已快结束这儿的工作了,我马上要回原单位喽。”老文听得,感到无比的依恋怅然,又觉眼前又有了一丝转机,眼睛里酸酸的,心情激动地抓紧他的双手连说:“谢谢,谢谢!”

我麻溜的洗漱完毕,吞了一碗粉条匆忙出门。我俩在三路车站点乘车。公交车像个催眠的大摇篮在阳光下摇晃着,十多公里路快近一个小时才到市区。在邮政大楼查询了九月份,寄给市长和市委书记的挂号信,显示已达市委收发室。老文自语着:这信件在官们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是我们百姓一辈子的辛苦和辛酸的大事,还不晓得他们当不当回事儿交给市长书记了哩?他征询的对我道:“哦,你看我们下步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邮局网面显示早已发在了市委收发室,只好先去收发室查询了。”我这人一辈子是;犯法的不做,毒人的不吃,很不想与官场接触。在我的印象中历来是衙门难进,事难办,官更不好找。老百姓谁又愿意与官府过不去,除非他发疯了。进市政府这样的大衙门我可是*一次。老文可在这儿跑得顺溜熟了,我随着他从门卫保安问到收发室。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先生听了我们的来意,一脸在市府工作的荣耀,满口官话地说:“哦,收发室来信是没人签收的,只能分类送达。呵呵,市长和书记有专门信箱,信件要通过秘书科转交哩。”

“哎,我的信件快一个月了,难道还没有转交吗。”老文有点沉不住气的抱怨着。那老先生嘿嘿的笑着,比划着信件的厚度道:“市长书记每天有几百封信件呢!不做其它事也看不完哩!当然小事情不用他们亲办,非拍板的事才转交给他们,如你们的事不需他亲办也就不会转交了喽。”老文听得心里犯了滴咕,什么才是叫市长非拍板的事哩?他的事叫不叫……

“呵呵,请问老先生,我们的信件在秘书科能查到吗?”我适时的插口问道。

“你们的信件是不是到了秘书科不好说喽,可去查一下呗。”

“啊哈,那就谢谢您了。”

我回过头对老文道:“走吧,去秘书科!”进入市委大厅,大厅里站着两个表情呆板的保安。我们说明了找秘书科,其中一个默然机械的引导我们乘电梯上三楼到秘书科。办公室里两男一女二十多岁的年纪,那女的或许年龄更小一点,神色里含着几分娇羞又不失庄重。三双眼睛同时投了过来,表情平淡里恪守着职责的严谨,显露着政府机关的庄严。平静的听完老文语言中夹枪带棒的抱怨,其中一个高瘦脸上有着青春痘的年轻人,似乎是这儿领头的,用职业性的语言安慰道:“哦,老先生您别急,市委对群众来信是较重视的。”老文脸上讪笑着,一定在心里骂娘:你急什么!娘送女的话,说得好听,老子在吊颈,却说我在打秋千。年轻人说着站身从档案柜里拿出一叠人民来信:“您叫什么名字,我先给你查一查,看有没有你的信件……”

“我叫文忠。”

“您看这是你的吗?”还好,在这迭信件十几份的下面翻到了他的来信。老文见到那封递交了十多天的信件已经开拆展平,和厚厚的一叠信件夹在一起。心中一颤,对抗的情绪转化为喜悦的激动,愉悦的笑着连连点头:“是我的,是我的,谢谢!”年轻人微笑地承诺着:“噢,我们会尽快帮你转达的,到时会打电话通知你,你放心等待吧!”我们从市委出来,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有点儿热。老文敝开外衣拍拍他那啤酒肚,似乎那悬着的心拍落到了实处,他的事情又有了一个新的突破。

从今年四月六号我给老文写上访信,到请求司法援助,半年多的坎坷时间过去了,这次还真的有了点儿眉目。当初年轻力壮,血气方刚,雄心壮志,一心想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下勤劳致富的文忠,十多年前很红火的厂子,如他自己嘲弄的一样;跌进了重重的机关,厂子散黄了。他孤苦怜丁的亡命他乡,他说:是党的十八大精神,中央目前的反腐倡廉,提倡干部走基层,面对面的百姓问政。各地法院的风暴行动,帮助老百姓调解和追讨经济债务的实际行动感悟了他,给了他一线希望。结束了躲债追债打工十多年的岁月,他相信等待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政府一定会给一个圆满的结局,还他一个夕阳中的春天……

我为朋友的事跑了一趟市政府,改变了对政府以前的看法。共产党在真正的转变作风,反腐倡廉就是很好的事例哩。许多中央的贪官都清理出来了,看来这次动了真格,这样的魄力不能不令民心在颤动中笑意丰满起来,感到振奋,震惊吗?!

大连癫痫病*医院
吃什么药治癫痫很有效
眨眼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