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望街月光(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2 11:31:08

1.

很多季节,你,总是以荒草的姿势把年华站老,听风,吹落花瓣。不喜欢行走,害怕红尘滚滚携泥裹沙,淹没世界,该有多孤独。这是南方,草木苍郁,潮湿的空气漂浮在皮肤上,被雨水反复冲刷,你不爱这里,但,终究生活了20余年。如此矛盾,却只是积压于心。

望街7号,地名,你不知道为什么会是望街?祖父说,这里曾叫接月巷。接月巷,多好听,夜色清脆,荷塘明澈,马蹄声响,古巷悠长,轻纱女子花下接月,或许在接一个北征归人。可为什么要改成望街呢?祖父轻捻胡须,目光潮湿,落向七里之外的街口,道,说来话长,也徒增悲伤,不听也罢。

那年,你小,不解其中意味,看祖父脸色黯淡,也没有追问。望街,就望街吧。后来,断断续续,祖父讲过一些关于望街的事,至于全貌,也任凭你推测、想象了。

再后来,祖父去世,葬于后滩竹林深处。祖父去世前,曾带你去过后滩,你疑惑的是,这里有一座枯坟,墓碑上,却刻着祖父的名字,由于年月久远,坟上杂花丛生,青草飘摇。为什么祖父还活着时,就已经有了坟墓,你不懂,毕竟竹叶婆娑、暗影横生,多少有些恐惧,你也就不敢询问祖父,只是埋于心头。和祖父一起跪拜、点香、烧纸。然后离去。

江南偏东天气,经常雾锁滩头,雨声滴碎。你,是怕潮之人,除过清明祭日,也就很少再去祭拜。望街之事,也就渐渐淡漠。

2.

夜色凝重,星辰闪烁。列车穿梭在苍茫大地,一路北上,空气逐渐干燥,少了水稻的柔弱味,多了麦子的朴实。你,还是选择出门,向北,随便去一座城市,或许仅仅是晾晒潮湿的心情,或许,仅仅是为了一份没有名目的信件。你其实纳闷,信,已经失却了昔日的用途,只是用于矫情的收藏。为何,会有人往望街7号邮寄。没有收件人,没有邮寄地址,除了一段心情,一瓣樱花,别无它物,你,不识这种花,只觉粉红花瓣,薄如蝉翼,又若女子桃腮,沾满盈盈粉泪,自有一种惆怅之情。

你从邮局查到发信的城市,别的一无所获。父母离异,各奔前程,祖父已逝,无牵无挂,就这样,你,踏上月台,北上。

车厢里,人多拥挤,嘈杂不堪。其实,在火车上,你才深刻的体会到这个臃肿的*,人满为患。你靠窗而坐,看着窗外掠过黑色的风景,一闪而逝,于是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或许,也属多余。祖父说,人,活的如同草尖之水,水中映着自己的小小世界,却摇摇欲坠。

你还在想,月光如银,倾泻而下,芭蕉叶底,祖孙俩相依而坐,叶子的缝隙里漏落的月光打湿了他们的眉梢,远处,蛐蛐细叫,瘦瘦的风把一枚月亮吹得微微摇晃。街道狭长,三五院落,被名目繁多的花草虚掩,邻里各在自家院落,轻摇罗扇,驱赶蚊虫,夜凉如水,累了,在竹椅上躺着,便可入睡,一夜无梦。

一直,你对父母没有过多记忆,模糊的印象中,似有一男一女,男人身材修长、面色苍白,女人体态端庄、一袭长裙,常常出入厅堂,或指花而谈,或料理家务,但更多时候,是无休止的争吵如同绵长而烦恼的雨水,让你无法入眠。偶尔,还夹杂着数声摔碟砸碗的声音,瓷器破碎的瞬间,你,总看到青白的闪电,划破眼角,血光四溅。后来,这两个人,便不再出现。那时,你不知道自己几岁,他们走了,也便走了,似乎与你无关。唯有祖父,会牵着你的小手,走过菜畦,脚踏青草,有时栽瓜点豆,有时借月酿酒,也有时头戴草帽,在街头垂柳下,捕蝉。

清闲时,祖父会讲好多故事,多为年代久远的往事,带有岁月生锈的气味。祖父讲起时,眼角半闭,身体微晃,轻轻抚摸着你的脑袋。唯有一件事,说起时,他会整衣而坐,目光如水,满脸惆怅,语调伤神,如石子落井,水波四散,无限凄凉。

他说,以前,有一个少年,容貌洒脱,活泼开朗,身体硬实,为人本分,乡邻都特别喜欢。只因家境贫寒,父母身体孱弱,不能劳动,他常为富裕人家出卖力气,挣一些养家糊口的银钱。有一年,寒冬腊月,正是少年一家三口缺衣少吃,青黄不接的时候,一天,大雪锁门,麻雀冻死了一层,寒冷像一张床单,铺满大地,无处可逃。少年早起开门时,在门口发现蜷缩着两个人,一个姑娘,穿着破烂、棉花外露,双颊肿胀,如同碱面放多而皴裂的馒头,哆哆嗦嗦,怀里抱着一团灰色的老人,似乎已咽了气……

3.

吵,混合着各种气味,充斥在车厢里,让人心神不宁。习惯了安静,嘈杂便如同网,织进大脑,又如黑色蝙蝠,爬满神经。你,闭上眼睛,插上耳麦,听起了广播。

欢迎您继续留心“听觉日记”之“红尘在流行”,今天一朵带您一起走进晏几道词曲《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

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恬静的声音,像雨后纸鸢,飘在透明的蓝天之上,还像丁香花瓣,带着紫色气息游入耳畔,更像落英浮水,任晚风吹皱涟漪。你觉得,在苦涩的旅途中,能够听到如此优雅清静的声音,真是耳目清新。你还念叨的是主播的名字——一朵,多么好听,轻盈、透澈、有细碎的孤独感,或许是一朵落花、一朵微雨、一朵春恨、一朵晓梦,或许,还有更多。但,你就记住了,一朵。

你收听到的是这座陌生城市的夜间节目,现在,夜间广播已沦落为低俗广告的奴隶,能在这个时段述说诗词,让红尘阡陌走满优雅女子,让古典韵味流行经久不变,这,多么让人感动。

火车进站,还会疲惫前行,你,手拎行李,就在这个从未相识的城市,下车。不为什么?就为滚滚红尘中的一段感情,一阕诗词,一个陌生的名字。

4.

城市安静,灯火朦胧,黑夜的长手指挑满星辰,半透明的天使,或许,倚窗而睡,梦里花落,如三月柳棉,沾满羽毛。

将近凌晨,行人稀少,陌生城市的陌生味道在午夜流淌。你,很好闻到的是,水的气息,那么熟悉,像棉线,挂满细月光,风一吹,棉线轻弹,月光四溅。提着行李,在车站附近,随便找了旅馆,便住下了,店主看是南方来的,顺手递了一册当地的旅游手册,你,轻轻一笑,接过手,心想,我其实就是走走,没有要来旅游的雅兴。便将册子随手塞进行李包。

收拾妥当,疲乏袭来,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梦里,望街清晰映现,又如拓在纸片上的画,街道狭长,像布带一样随风飘荡,黑白屋檐,像雪片一样慢慢消融了。你,看见祖父掉进了池塘,脸上落满了樱花花瓣,渐渐沉入水底,你哭了起来,却始终没有眼泪。惊吓而起,原来是一场梦,看着漆黑的屋子,你又想起了祖父所说的故事。

那少年看着门口的一老一少,惊讶不已。便将自己的破棉衣盖在他们身上,询问情况,才知,原来他们父女家在黄河边上,是逃荒的灾民,一路而来,经历了严寒酷暑,忍冻挨饿,到了这个地方,举步维艰,就缩在人家门口过夜了,半夜,风起雪落,父亲饥寒交迫,忍耐不住,便去世了。那姑娘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天气酷寒,眼泪滑过脸颊,就结成了透明的冰。少年也很纳闷,江南天气,隆冬时节,多为雨雾,今年却下起了大雪,实是罕见。

少年与父母商量后,可以帮姑娘埋藏父亲,但这也确实尽力而为了。等天气暖和,那姑娘就自寻出路。寒冬腊月,诸事不便,埋藏了死去的老人,少年家也为那姑娘换了新衣,稍一打扮,红肿褪去之后,原来姑娘却如出水芙蓉,自有一番清秀容貌。人也知书达理,手脚灵快,深得少年父母喜爱。待到春节过完,天气转暖,草木萌芽,少年的父母跟那姑娘说,我们也想把你留下,可你也看到,家境如此贫寒,多一个人,就要多一双碗筷,日子会更加难过,你还是再找别的人家,我们也于心不忍,可是,处于无奈。姑娘听完,泪如雨下,一天坐在院角,没吃没喝。

待到少年的父母为她收拾好行李,送她出了门。本以为她会离开这里,却不知在门口坐了三天三夜。没有办法,父母又将她接了回来。当做自家闺女一样看待了。

一早醒来,天已大亮,你便离开旅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游荡,看看别处的风景,或许,还有意义。城市不大,行人不紧不慢,道路清扫的干净,树木葱郁,花草茂盛,倒有几分江南的温婉柔和。关于那封信,装在行李包中,只知道是这个城市的人所写,字迹纤秀,可能是位女子,但茫茫人海,何处寻找。关于写信之人,也便渐渐疏忽了。找与不找,其实没有关系了,那或许,只是写信人所开的玩笑罢了,也或许,仅仅是表述一下愁绪而已。信寄出去,寄信人也早忘的干干净净了。

5.

又是夜幕低垂,星辰四起,白昼悄然退去。一个人,一座城市,空空荡荡,沿着新修的护城河行走,水声潺潺,鞋底叩响青石板的声音,如若叹息,悠长沙哑。走累了,你便在台阶上一坐,看行人如烟,看灯火阑珊,石阶缝隙里,暗绿的苔藓在夜色下舒展纤细的身体,有裸体植物的腥味,四处游窜。年华剥落,岁月荏苒,荒烟蔓草后的孤单,肆意疯长。你总是,莫名其妙,想起无依无靠的生活。

打开广播,火车上听过的节目还未开始,正播一档音乐节目,你不感兴趣,便随便胡乱搜台。在家,除祖父外,没有人说话,你,便养成了沉默寡言的习惯,于是,一个人,常听广播。

到23时,“听觉日记”准时开始,节目开头先放了一段琵琶曲子,接着是一朵的声音,依然那么清澈,如花似水,不染尘埃。节目继续讲述晏几道词《临江仙》下阕:

记得小蘋初见,

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背景音乐又起,一朵轻声诵读,声音和琴声融合,似天籁之音,又多一份人间烟火味道,相得益彰。《临江仙》为晏几道词中佳品,以深婉沉着之风,追忆欢乐时光,并寓有微痛纤悲的身世之感,堪称婉约词中的绝唱。词中追忆的小蘋,乃红尘歌女,是小山词中提到的“莲、鸿、蘋”四人之一……

当一朵说到“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一句时,你眼中,似乎映现出孤独的词人,站立庭院,面对片片凋零的落英,黯然伤神,而又见双双燕子,没入一川烟雨中。如此凄清惆怅之境,令人唏嘘。你,又想到了自己,孤身一人,远在他乡。

节目快结束之时,你决定,去见见那个叫一朵的主持人,你觉得,似乎,对她有话要说,而这些话,也只有能解词中意味的她,才能懂得。

护城河畔,早已人影稀少,清风无语,只剩一弯残月,挂于树梢。打车,10分钟后,来到电台门口,铁栅栏的门半闭,没有一人。你,等了片刻,听见细碎的脚步声,款款而来,铁门应声而开。一个女子,一袭米色白裙,皎洁的灯光洒在脸上,一脸秀色,目光明净,走到你身旁。你,先是一愣,如此脱俗的女子,江南水乡,也是少见。看着从你眼前走过,你赶忙说,等等,打扰几分钟,可以吗?

那女子停下脚步,转过身,如莲花刹那盛开,暗香浮动。说,可以啊,有什么事呢?

声音依然那么动听。你,向前两步,有些慌乱,一脚踩翻了路上丢弃的半块砖,差点摔倒。女子,抿嘴一笑,说,晚上黑,慢一点。你一副尴尬相,面色灼热,幸亏晚上,也看不清楚。

你说,你应该是主持“听觉日记”的一朵吧,我是你的一个听众,新的,我很喜欢你,哦,不对,是喜欢你主持的节目风格。

是吗?我也刚接替别人,新的,这档节目之前是由别人主持,我昨天晚上,才做了*一期。

那我应该算是老听众了,因为昨晚我也听了,《临江仙》上阙,我听过很多广播,还没有地方,作宋词的节目。

其实我们也并非单独讲解词曲,而是在宋词的经典作品中探析词人感情和身世,获得不同时代相同的生命感悟,让淹没红尘的文学经典在庸俗尘世流行,引起共鸣。

是啊,我能理解,春红褪去,残絮伴梦,只留伤心人,在这样的暗夜里,听这样的词句,还有你纯净的声音,真是另有一翻天地,很能感受,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一人独立,燕却双飞,显得多么冷清。不过我是新人,你应该多指教哦。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有空再聊。

你,点了点头,一朵摇摇手,便走了。你突然想到,她在节目中有一疏漏,便喊,小山词中常提到的四人中还有一人叫“云”,节目中你忘说了。

记住了,谢谢提醒。一朵转头一笑,留下米色身影,轻盈娴雅,踏着月色,款款离去。

回到旅馆,已过凌晨,四周安静,可听见心跳。你想想初见一朵时的狼狈之像,再想想一朵,面容姣好,神色自然,温婉恬静,不觉羞愧不已。

因为一个人,对这座城市,你,顿生好感,躺在床上,翻开那册旅游指南,想看看,这个城市蕴含着多少故事。看过简介,才知这里,文化底蕴深厚,出生过太多文才武将,也被很多文人墨客所吟诵,处处都有历史古迹,充满岁月沧桑。翻到“西关有长街”一章,看着纵横交织的街道,犹如蛛网,刚要合书,却在图上发现了“望街”二字,你,兴致忽来,细细研究,确实有一条小街在西关偏西,名叫望街。难道这里,也有一条和家乡的街道同名的地方,是偶然?是巧合?还是一种预言?

6.

第二天,懒床,思绪烦乱,一会是一朵飘飘而去的背影,一会是望街幽深潮湿的青瓦白墙,一会是祖父断断续续的故事。直到中午,你才洗漱妥当,吃完午餐,再翻看了一阵旅游手册,确定大体方位后,前往望街。

羊角风治疗的方法
癫痫药物治效果如何
胎儿癫痫病能查出来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