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春】土豆,升华在爱恨纠结中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38:29
摘要:对于土豆的情愫,总是充满着纠结和矛盾,与其本身而言,我其实颇为喜欢它那种百搭又毫无挑剔的口味,但绝不能深究其根本的意义,比如它曾在我最死要面子的年纪,做了我多年的食粮,而当我多情地观察它时,他总能让我看到人生的轮回与沧桑,这让我充满恐惧,抑或是不安,归咎到底,我只能怪罪于一颗土豆的四季。然而纵是如此,爱,总大于对其无谓的“恨”。 节令每当进入金秋八月,那满山的梯田便会被那赏心悦目的紫色小花儿点缀,漫山遍洼,以深绿色做底衬,上浮耀眼的紫色小花,平日里灰头土脸的山头,似乎也变得和进城的姑娘一样妖娆妩媚,这漫山的,正是欣然怒放的土豆花,它们的身下,正在悄悄地孕育着一堆堆白白嫩嫩的土豆。看着它们当下的姹紫嫣红,想着不久之后它们将与地下那颗三春时播下的种子分离,于是便不禁联想,我们的一生似乎像极了一颗土豆的四季,而土豆的轮回更酷似我们父辈们的一生,生于贫瘠交困的黄土塬,最终亦归隐与那片黄土,并与之浑然一体,于是我忍不住满心悲伤,悲伤于黄土宽厚仁义地接纳,悲伤于父辈们,以及未来的我们,在那时那日的泰然自若,处变不惊。   土豆正如它的名字一样,生之于土,并与土为伴,终生不得摆脱,仅仅一个名字,就注定了生平的子丑寅卯,想来,人们为孩儿起名,为何总想图个吉祥开泰,果然是有缘由的,在佛音之下,生之有命,纵然不能左右,然即使百般无奈,取个吉祥的名字,也许会求得一生富贵安泰。然而在我看来,“土豆”之名纵然稍欠高贵,然也尚好,却道贫贱名字好养活,对于土豆而言,名虽贫贱,却养活人,如此,却很好。   土豆,又名马铃薯,然而我更喜欢称它“洋芋”,我想这个早就习以为常的名字,也许源自于我们国人对所有外来物品的惯有称呼,比如“洋人“”洋火”……洋芋,本属“芋”类,因其从地球的另一边跨越万里,跟随者传教士的布兜,以一个游子的身份而来,“洋”字便从其根本上无法摆脱,然而不成想却从此在我们华夏土地上生了根,但不论生根多久,硕果再多,却终究摘不了一个“洋”字,不过“洋”字并未给土豆带来身份的改变,反而在无时不刻地提醒世人,这颗“豆”是个外来户,不仅不洋气,还是个真正从土里面钻出的豆儿,拿到手里都土掉渣,干脆,就叫其“土豆”吧……   也许是与出生环境有关,自小便与土豆结下了不解之缘,然而我却并不喜欢土豆,小学那些年关于土豆的记忆,经过这么多年的吹风雨淋,已经变得非常模糊了,也许是因为年少懵懂,对事对物并不以为然,但是青春年少时对于土豆的印象,却总是那么深刻地烙印在脑海里,虽然距离那段可谓惨淡的岁月已经过去二十来年了,但是依旧历久弥新,丝毫不能忘却,我想这大抵是于那段岁月过于“凄苦”有关吧,自从十二三岁独自背着干粮走进寄宿中学开始,土豆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我一日三餐中的两顿主食。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段双手端着塑料小盆子,圪蹴在人家屋檐下扒拉一盆清汤寡水的土豆棒棒,汤汤水水的日子,如果再遇到下雨天,夹杂着廊檐水滴滴答答地拍打,像极了《平凡的世界》中,少平的经历,因此,我后来对于那段日子,自我命名为寄人廊下的填食。每当中午放学的铃声敲响,家在城里的同学们便一个个骑着华丽丽的自行车回家吃饭去了,只有我们寄宿的农村孩子,一个个都像草原上饥肠辘辘的饿狼一般,埋着头不约而同的走向一个个低矮的屋檐下。学校里没有食堂,于是一些老师的家属便将他们楼下的杂物间改造成一个简易厨房,筑起一个大锅台,架上一口三尺大铁锅,做起来了第二产业,也为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寄宿孩子解决了燃眉之急。每天中晚两餐,都是一尘不变的“洋芋面”,面切碎,土豆切条,一起下锅煮熟,盛出,滴点辣椒油,每人一盆儿,垫着衣襟端出,屁股作板凳,膝盖当饭桌,就那么蹲着,吸溜呼哧间,教师家属楼下,黑压压瞬间蹲了一地。那时候,最怕碰到同班的那些老师的子女回家路过,因此总是在卖命吸溜之间,时不时做贼般抬起眼睛瞄几眼,偶尔老远看到,总是悄无声息地扭过身子,面朝墙壁,像极了偷吃家里蛋糕的小狗。这样小心翼翼又“提心吊胆”的解决本来属于自己的饭餐,似乎显得不合常理,却也合乎人情,青春年少,谁没点儿穷酸而带来的卑微自尊呢?这种生活,维持了我整整初高中所有的六年时光。我想,我不喜欢土豆,也许是从那时种了下根,然而正是那六年的土豆,供给我走出了黄土高原,走进了曾经望而却步的城市生活,但对于土豆的忌讳,却还是从心底里不能抹去,我想,与其说我在记恨那六年的土豆面,不如说我在记恨那段岁月里总是感觉低人一等地吃饭方式。单纯对于土豆,在心底里,其实我充满着感恩。   一颗烤熟的土豆,那种斑驳褶皱的皮儿,像极了我记忆中奶奶的脸,那种松弛,那种斑驳,那种黑中带黄的皮肤,总让我能联想到奶奶留给我仅有的记忆。然而奶奶却没有吃到过我烤出的土豆,离开我已经二十多年了。还记得那日第一次跟随玩伴们在山沟里垒了锅灶,也是第一次做小偷,趴在别人家的土豆地里刨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土豆,用我的小汗衫包着,倒进烧红的锅灶里,等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扒开土灶,从土里拔出一颗颗烧得焦黄稀烂的土豆,吃饱了自己,怀揣三颗,趁着温乎想带回给奶奶吃,可是当我将羊群赶回圈里后,才知道,奶奶已经进入弥留,再也无法张口。那日半夜,我在熟睡中,被家人亲友们的哭声吓醒。通宵里,家中人来人往,唯有奶奶静静地躺在临时搭建的草铺上,安详而恬静。   我总是在看到烤熟的土豆的时候,看着那焦黄松弛的土豆皮,就能下想到奶奶在离世前,那满脸的褶子,那种毫无肌肉支撑的皮肤所铸就的皱纹,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褶皱,九十多年的风雨,早已将所有的筋骨吸附殆尽,空留一脸波浪般的皮肤,和无限的恬静与安详。每每想起奶奶的脸,我总是不由觉得,这是多么酷似一颗土豆的一生啊,三九天的土地里,总是能被羊群刨出三两个干瘪的土豆块,仔细观察,隐约可看出其呈三角形的外观,然而内部却蔫软轻飘。要知道,这其实是四月里被农人们静心埋下的土豆种子啊,它曾在微热的六月里,把一颗茁壮的新苗送出土地,从此开始不断地从自身仅有的那点“身体”中向上输送养分,陪其慢慢长大。它曾在金秋八月里,见证过自己的“儿女”们繁花似锦,争奇斗艳,并陪伴“儿女”们在霜降前,把一堆白白嫩嫩的“娃娃”依偎在自己干瘪的身边。它养育,陪伴它的“儿女”从一个小芽芽到身下硕果累累,而在第一场冰冻来临之前,它陪伴了“一生”的儿女该到“漂泊天涯”时,它却断然拒绝了“儿女的牵扯”,独自安静地留在了黄土里,听命与风雨的自然化解。   人生,是多么与其相似,于是我顿然觉得,我们父辈的一生像极了这一颗土豆的四季,而土豆的轮回酷似父辈们的风雨一生,生于贫瘠交困的黄土塬,养育并陪伴儿女们成长直至离开身边,最终独自归隐于那片黄土,并与之浑然一体。   我想,对于土豆的情愫,总是充满着纠结和矛盾,与其本身而言,我其实颇为喜欢它那种百搭又毫无挑剔的口味,但绝不能深究其根本的意义,比如它曾在我最死要面子的年纪,做了我多年的食粮,而当我多情地观察它时,他总能让我看到人生的轮回与沧桑,这让我充满恐惧,抑或是不安,归咎到底,我只能怪罪于一颗土豆的四季。然而纵是如此,爱,总大于对其无谓的“恨”。   土豆,在此爱恨纠结中,我称之为升华,升华后的土豆,爱过于恨。 北京儿童癫痫病都有哪些症状合肥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黑龙江治疗癫痫中医院随州那个医院治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