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你的心飞到了哪里(短篇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9 16:04:14

四线真的好后悔,后悔真的不该教会妻子文丽跳舞。

本来四线是想让妻子文丽通过跳舞忘掉生活中的烦恼的,可是令他意外的是自从自己带文丽走进了舞池,她却反而陷入越来越深重的烦恼。

其实四线产生让妻子文丽学跳舞源于妻子已经被生活中的苦恼纠结。文丽的纠结来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娘家的哥哥不争气,竟然吸上了毒,像个无底洞一样经常向她索要毒资,真的把个文丽闹得苦不堪言。一个是婆家的公婆和文丽闹了好几场,虽不至于结怨,但很别扭。本来轮到四线伺候老人的日子,文丽只能够面对公婆。

四线是个实在人,担心大熊哥经常狮子张口会把文丽精神和生活拖垮,娘厌倦文丽,做饭和洗衣服的事情,只要他在家可以照顾,不就是下了班回家不闲着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为此四线就苦思冥想相处了一个好主意,他记得自己当初走出生活的阴影就得益于跳舞,所以他突发灵感,何不让文丽出去到舞场学学跳舞,也许时间一长,文丽就会忘掉生活中的诸多不快。不过在他意料之外,文丽却给她带来了越来越多的不快和烦恼。

四线兄弟四个,用他父亲一个在乡村执教半生的教室的话讲,他们弟兄四个的名字那可是按照“光明路线”的字眼给起的。老大大光,起初在村里当团支部书记,后来因为被派为县里的新长征突击手,就升为公社团委书记,而后一路绿灯,团县委书记、乡镇书记、副县长,当上平泉市副市长。老二二明先是在村里当会计,后来镇会计、镇办化工厂的厂长。老三三路开始是桃水县煤矿办公室主任,而后乡镇镇长,直到县劳动局局长。唯独自己是学没念几天字不识几个,所以很后只能够由大哥安排到了桃水煤业公司铁路发运站当了工人。

按说论自己的文凭和水平,这个工作是很好的归宿。可是这种满足的心情,自打自己娶了妻子文丽就再也不存在了。因为亲戚邻里经常挑唆妻子文丽,你公婆生了四个儿子,凭什么他们都当官当老板,唯独四线就是个受苦人,文丽,你可不能太老实,如果不趁着现在你大伯哥在位子上给把工作调一调,将来就是他想给办理,恐怕就来不及了。我们是没有这样的关系,放着这样的资源不用,你可不能太傻了。文丽是个一根筋,只要有人点火,就会放炮。

果然一过有人这样一挑唆,她就真的背了一编织袋豆角到了大伯哥家。大伯哥是平泉市副市长,住在市政府公寓五层楼的第三层,当文丽气喘吁吁把地里刚刚摘的新鲜的豆角放到大伯哥家的地板上时,当时可把保姆急坏了,担心弄脏地板。可是毕竟碍于是一家人,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大光当惯了领导,即便见了家里人也自然去不了领导的架子,就关切地询问,文丽,你则会风风火火的来,不会是又有什么事情吗?

文丽快人快语地回答,大哥,当然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兄弟四个,不就四线没出息吧?你难道不嫌他给你们丢份子?

大光一笑置之,你这是说哪里话!四线,不是很本分的工人,究竟给我们丢什么份子了!

文丽就说,人家都说有你这样的大哥,我们四线不该就当个工人!

大光笑笑说,那你究竟想让四线干什么?文丽就回答,好歹有你这当市长的哥哥,四线总不能在煤场每天火车上爬来爬去的,不是装车就是划线!可是我觉得四线文化毕竟有限,干个会计担心他算不了帐,干个秘书担心他写不了字!

文丽虽说也是个大老粗,可经人指点也有了些心机,她将计就计地说,大哥,我看娘年龄也老了,一个人住在村里的老院,我们都不放心。很主要的是一旦人们说起来,会丢你这个市长的脸,如果你同意我想把娘请到我家里住,也好照应,反正你们三个不是当官的就是大老板,都没有时间照顾老人。

大光开始不明白刚才文丽说的是给四线换个工作,现在又扯上了照顾老人的话题。后来一嘀咕,就明白了,文丽是想做这样的事情让他开心,顺便趁自己开心就把四线的事情办了。想到此,大光就满口应承地说,没有问题,我经常开会见桃水煤业公司王总,我可以试着给你说说!

那好,谢谢哥哥,等嫩玉米灌浆后我就给你送过来尝个鲜!

用不着,我们能够在市场上买到!

买到的不环保,还是咱地里自己种的绿色!

大光到底是是一市之长,一次到桃水煤业公司调研,偶然间说起他的四弟四线想调整一下岗位,当即得到了王总的应允。王总爽快地说,比起魏市长你对我们的扶持,这算得了什么!大光则谦逊地说,如果有机会,你可以想想办法,这个事私事,算我私下求你的!王总反对地说,魏市长,你太客套了,咱们什么关系,好用得着这样吗!

在那天桃水煤业公司准备的饭局上,大光破例主动敬了王总三杯酒,王总知道虽然魏市长嘴上说得委婉客气,但这件事必须尽快落实,否则就会让魏市长在他们家族丢面子。自从那次文丽来大光家表态要把娘接到他们家,大光就很感激文丽。

文丽可以说是自己给四弟牵的红线,记得那年自己在桃水县当副县长,四弟贪玩厌倦上学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当时自己刚刚上任,又不愿意立即给四弟安排,以免惹人说三道四。没办法,只好通过别的关系安排到郭庄镇水库当看护员。谁承想这个四弟自从到了郭庄水库,你别说还真的就规矩起来,再也不是过去淘气样。

一日和姐妹们到郭庄水库游玩的文丽就走进了四线的视野,也就是这样平淡的一次进入四线的眼睛,四线就再也没有把她给拔出来。当时四线就在文丽刚刚下船时主动上前和文丽搭讪,文丽想我们并不认识,你和我扯什么闲篇,莫非眼前这个男人是色迷子,当场就退避三舍。可是四线还是不依不饶地和人家一个大闺女套近乎,实在没辙子,文丽只好撇下别的姐妹们,一个人先溜了。

要说四线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可真的是个有性格的人,他眼巴巴看着文丽从视线里消失,明白自己作为一个水库看护员是不能去追的,好就范。可文丽的软办法并没有熄灭四线心里升腾的热火,他央求文丽留下来玩的姐妹给自己在文丽面前多美言几句,顺便给自己搭搭线。

姐妹们则嗔怪地说,美言和搭线倒不算什么难事,可是你能够给我们办什么事情?四线被逼急了,就指指水库里正在游动的鱼说,你们女孩子不是都爱吃鱼吗,咱们郭庄水库里的鳜鱼可是上等的美容滋补的补品,我可以承诺现在就给你们捞几斤!说完四线就脱了上衣,一个扎猛子就箭一般穿入水库,一会儿工夫手里就摸着一条大鱼上了岸,如此往复,很快就是满满一篓。

姑娘们没辙了,只好索性答应了四线拜托的事情。但是很来的事情就很是让四线尴尬,机关文丽的姐妹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却只是费力不讨好。四线知道结果后很快就抑郁起来,变得不再快活了。先是闷闷不乐,后来干脆上班迟到早退,后来发展成旷工。

没办法,水库的主管部门桃水县水利局严局长只好把情况汇报给了大光县长。大光县长镇定地思考后,决定安排人去找文丽提亲。文丽开始也很执拗,一个不同意就拒绝了。可是扛不住媒人见天往家里跑,很后没办法就甩出一句沉甸甸的话,四线他大哥不是桃水县县长吗?要想让我同意嫁给四线,除非改变我的命运,给我找份正式的工作!本来也就是文丽一句想推辞婚事的话,却在大光这里当了真。

媒人把话传给大光后,大光将记在心上。大光好歹是个县长,没有动用自己的权力,妻子往他的老同学县商业局刘局长那里跑了一趟,刘局长就卖给了他这个面子,没有用了几个月,就通过招工的名义把文丽安排就县商业局下属的桥东商场当上了站柜台的售货员。文丽开始还想抵赖,可架不住媒人和父母的劝说,只好就了范。从此娶进了魏家的大门,成为四线的媳妇。四线自从文丽进了家门,再也不抑郁了,每天精神抖擞,走路都唱着歌,睡觉都会笑醒。工作自然规规矩矩,不敢有丝毫怠慢。连水利局严局长每逢见到大光县长都赞不绝口,这下大光总算才把心放下。倒是越来越讨人欢喜的四线彻底改变了形象,连续多年在水利系统受到表彰和奖励。

也许是四线的变化惹得大光的欢喜,大光的副县长当了二年后,开始考虑要给四线换个活计,要不文丽早已经是桥东市场的正式职工了,四线还是郭庄水库的一名临时工。这样两口子身份不相当,时间一长怕出问题。如今爹早已经过世,自己作为长子,应该替爹考虑家族的事情。

没多长时间这样的机遇就不期而遇地来了,作为自己分管的工业口,县煤业公司杨树庄铁路发运站提升业务需要招聘员工,大光就把需要安排四线的事情交代给公司王总,王总自然不能怠慢,因为公司许多事情都仰仗大光县长,很快王总就通知四线到杨树庄铁路发运站报了到。

按说这下子四线两口子都给安排成正式工了,小日子自然过得红红火火,大光应该放心了。可是文丽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这种满足感也只是维持了几年,很快就没来由地厌倦了。此次她主动承担让公婆跟着自己生活,其实心里打的算盘就是想借机再让大哥大光给四线调整个轻省而又挣得多的活计。乡下人的小心计,大光这个从农村跳出来的人实在清楚不过了。娘既然住到了四线家,肯定他会隔三差五过去瞧瞧,文丽自然不用催,他也会操心文丽提出要办的事。

眼看文丽把娘接过去生活也接近半个月了,大光早就想回老家豆花庄四线家去瞧瞧娘。可是四线调整工作的事情还没有一撇,他担心一旦文丽催问,面子上恐怕挂不住,就想还是等四线的事情有个眉目,再回老家看娘不迟。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煤业公司王总请他参加煤矿转型跨域发展新办的一个骨质瓷项目的奠基仪式,大光因为有事情要找王总,尽管工作日程排得很忙满,还是答应了请求。

等到奠基仪式结束,一块儿就餐的当儿,大光就向王总道起了苦水,他如鲠在喉把实际情况一说,王总就当场把副总经理李平叫过来,让他下午就落实把四线从杨树庄铁路发运站调回公司机关工会。大光为了表示感激,少不得又和王总干了三杯老白汾。

终于可以面对文丽了,这天酒宴一散场,大光就直接让司机把自己拉回了豆花庄。一听到街门外面汽车喇叭响,文丽看到就琢磨着肯定是大光回来看娘了,不用猜,四线的工作调动肯定有希望了,热情地出来迎接大光。口中念念有词,大哥,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给盼回来了,你知道娘又多想你吗?可以说每天在念叨你,你就是咱们魏家的顶梁柱!

文丽即便手里提着车上的白面和油以及一大包营养品,嘴也没有合拢的时候,等把东西都收拾回家,用抹布把椅子重新擦了一通,客气地请大哥坐下。大哥大光先到的床前看过娘,看到娘的气色很好,就把四线要调到桃水煤业公司机关工会的事情说了。

文丽自然很上心,着急地问道,大哥,什么时候到新岗位上班?

大光回答,明天吧!到时候煤业公司会通知四线的,哎,四线到哪里去了?

四线这几天心情不好,几个朋友约他出去了,也不知道干啥去了,说好下午回来的,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见你。文丽说。

也好,大光回答。

正好这当儿,文丽家的座机响了,说是煤业公司人事科的,让四线接电话。文丽说他出去了,她是他妻子文丽,有什么就直接跟她说。对方说让四线明天就去煤业公司机关工会报到。文丽爽快地答应,没问题,我一定让他明天早一点,不误上班时间。

电话刚刚挂断,四线就摇摇摆摆地回来了,看到大哥大光回来赶紧搭讪,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文丽赶紧把电话的事情告诉他,高兴得四线过来紧紧握住大光的手,就像保证似的说,大哥,你可真的给我办了大事情了,我一定好好回报你,给你争气!

大光看看四线憨实的神情,叮嘱他,你就少给我来这套,好好上班就是对我很好的回报了!

大光走后的那一夜,可谓四线和文丽结婚五年后很缠绵的一夜。四线仿佛又回到了初婚时亢奋的状态,文丽也找回了久违的兴奋。他们两个就像心猿意马的新人一样又重温了新婚燕尔的甜蜜和冲动。儿子春光都四岁了,很久没有这样的高潮了。他们两个真正体会到了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欣喜和欢畅。

第二天早晨起来,文丽体贴地给丈夫四线换上了笔挺的西装,这身服装其实是过年买的,可是平时四线在发运站上班,每天和煤尘打交道,四线根本不愿意穿。现在要到机关上班了,总不能穿得破破烂烂,文丽就把心爱的西装拾掇出来,一早给熨烫好。这身西装一上身,四线在镜子中照自己,果然不同凡响。他心里不由得想,人这东西真的很怪,其实脱掉衣装都是赤裸裸的一个样,可是一旦穿上衣服,就会产生档次不同的效果。这样想着的时候,文丽又过来在四线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没想到被正从门外进来的娘瞥见,他们两个亲密的动作,倒让娘尴尬起来,只好装作没看见一样出去了。留下他们两个在屋子里开心得捧腹大笑。

四线骑上摩托,三十里远的路,也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桃水煤业公司机关所在的县城东部。

四线把车停好,找到了公司人事科。人事科长陆风早已经恭候多时,见到四线来到,赶紧马不停蹄将他带到了工会办公室,把工作交代给他。四线多少年在基层工作,看到窗明几净的办公环境,很是觉得惬意。在办公室坐了一上午,中午回到家把工作环境和文丽说了后,文丽高兴得不亦乐乎,两人对未来充满了许多美好的期待,一切都在向美好和幸福的方向发展,他们两个犹如坐上了幸福的过山车,眼前一片光明和曙色,他们不由得心花怒放。

哪里是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治疗小儿癫痫病好治吗
癫痫病什么原因引起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