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冰心】湖畔歌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40:09

 天应该是亮了,朝霞为证,离人们十步远的小土岗披上影影绰绰的红。

不过,湖还没有醒。水被重力分拨得极均匀,湖面像一块平展无皱褶的布,静谧得连酣睡的喘息声也不闻。

湖,其实是一个大坑,方圆二百平米。村民们用土,长年累月地挖;天雨贮备,地下水托浮,成就了它。它在人们眼中成为湖了,文雅、大气。在文雅与大气中,人们把自己当成旅行家和诗人了。

人们不敢大口喘气,怕惊扰湖的安逸。只有雾怀揣变幻莫测的本事,制造出连自己都把握不住的造型,在湖面上招摇,浓淡不定。渐渐地,感到风的威慑了,有声音,有力量,吹得人们脸颊刺痛。早春,还冷。雾也受不住了,它像个受惊的孩子,跳跃着逃避。最后只剩下一缕缕,淡淡的,飘飘悠悠,不知藏身何处。回头瞧,土岗的轮廓愈加明晰。太阳从土岗背上一跃一跃的,然后一纵,跳上顶,扮个笑脸,世界晶晶亮了。

湖也亮。岸边的枝桠、石块和冬青的叶片在闪光。朦胧,归属昨天的构思了。湖水舒展一下腰肢,醒来。它像是给二八少女的小手弄醒的,所以收敛住性子,以一种绅士的风度小心追逐少女的身影,湖面上便潋起一层一层波。

芦苇,饱受一冬风霜,还没来得及换上春装,倒也领会风的温存,摇首示好。根茎就把水下世界惊动了,甲鱼笨拙地上浮,想借苇杆托住身体,不料,刚露了个脑袋,就骨碌碌滚入水中。小鱼儿偶尔游一会,剪个尾或吹几个泡泡,又逃回水底,不是躲避波浪,表层的水还凉。

脚边是枯草,随意一瞥,柔嫩可见,夹杂许多鹅黄色的细芽了。有失“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反增添实实在在的灵秀。失去生命力的东西不必在意,但是要爱惜这些个小生命。小心地拔几缕干草,捡几段木柴,点燃。火吐着信子,如玩耍的小蛇,翻滚起来。十几人席地而坐,分享它的温暖。还没正式上工,回味一下年关自家街道、胡同里大伙三五成群,烤火、闲侃的欢乐。

这里是简单、爽直、善良、勤劳的一拨人。他们的兄弟遍天下。有个总称叫农民工。他们过着最简朴的生活,住四面透风的屋,睡硬实的铺板;忙起来挥汗如雨,闲下来两斤猪头肉、几瓶子“老村长”,不亦乐乎。他们有最切合实际的追求和无须渲染的牵挂,背井离乡,挣钱糊口,一家人的日子系在自己心窝窝里。最惬意的时刻莫过于下班时分,一桶水兜头一个淋浴;被窝里一滚,一个电话忘记了时间,或者像这样的闲暇。早有人偷偷远离火堆,手机贴近耳朵,慢行,老爹老娘老婆孩子可好?老母猪下崽了没有?麦子返青了没?家门前的菜园子别忘了按时伺弄。

谁的二胡声起,是《春天里》?马上合声四起:“……

凝视这此刻烂漫的春天

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

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

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

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

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

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

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南腔北调,毫无章法,却雄浑激昂。

拉二胡的人叫锁子。他本来有幸福的家和大好前程。可在自己参加高考时,父亲意外去世。他只好把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尘封箱底,踏上漫漫打工路,把求学机会留给了弟弟妹妹。

烤火和合唱的人们渐渐失去了兴致,前胸冒汗,后背还是凉的。他们就纷纷起身,捡几个薄薄的石块,朝湖面投去。技术好的,石块会在湖面上蹦跳几次,才落水;技术差的,石块会一个猛子钻进水里。

在又一支曲子拉响时,有人拿一段还燃着的柴冲锁子扔过去。二胡拖一个长长的颤音,给吓住,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寻求母亲的庇护。

湖,笑了,因为人们的可爱。万丈高楼平地起,都是他们的功劳,但仍有人说他们影响了市容。他们的要求很微不足道的呀!我想,如果于此时此地种下一个希望,春光烂漫时会不会收到一篮子笑脸?

灵武市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武汉癫痫治疗的专科医院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