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北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2:10

三百亩匍匐的冬小麦默默地生长着,大约一搾那么高;三百亩青葱顶着夜晚逼冷的月光,依偎在大地厚实的怀里;三百亩冷艳的霜芽子悄悄洒下来,遮拦了冬小麦的心事;三百亩浓密的根系走进心里,一个村庄都是温暖的。北地有三百亩,抬走了村庄所有人的梦,不舍昼夜;而那潺潺的河水流逝了我的父亲。但我相信,他依然在那三百亩的梦里,和全村的人紧密地走在一起。

这是北地十二月,我一个人站在北地里瞅山脚下的小村。多少年了,那根根羸弱细小的炊烟,经不住一丝过路的野风,毫不费力就给吹乱了,也散尽了。小村的年轻人都已北上南下,只留下那些老弱病残,在小村里各自守着自家温暖的炉灶。小村的十二月,任凭谁家的炊烟也硬实不起来,都只简单地飘忽在自家的灶房上。

我是一个从村庄走失多年的人,可是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远走他乡,依然被记忆埋在那一方冬小麦的青葱里。尤其是在十二月的冷脚里,我和被埋在北地里的伙伴们,一起驱赶着这三百亩冬小麦的忧郁和寒冷。

我走进北地三百亩冬小麦,仿佛走进了温暖的眼睛里。脚步轻轻踩在柔软的绿意上,我能够感觉出冬小麦温暖的内心。这是我多么熟悉的声音,绿色的麦叶摸索着的不是我的皮肤,而是我多年不识麦地的心灵。我记得小时候,在麦地里把羊群撵上一遍,一群羊用舌头就会卷走一些枯黄的麦叶。大人说,这些在一个冬天匍匐的麦叶,尽管还缀满绿色,但是要枯萎了。如果这些将要枯萎的叶子,在即将到来的春天之前让羊吃掉,来年小麦在春雨的浇润下,长势就会格外喜人。

但是,一定要赶着羊走,速度把持好,即让羊吃了麦苗上的老叶子,还不让羊把整棵麦苗啃掉。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我那时候赶着羊群,挥着羊鞭子,一路赶过去,几个来回之后,羊也吃饱了,有一些在暖冬疯长的麦苗就会被羊啃掉,矮了下来。如此这般,霜寒来临的时候,冬小麦已经贴紧地面,紧贴大地的温暖,就不会冻死。否则,那些冬小麦的上半截叶子,往往会被冻得枯黄,不久的春天,整个麦苗就会枯萎的。

那时候几十只羊被赶着走进麦地里,几十个羊嘴挑选着最茂盛的麦叶,近百只羊蹄子像钉耙一样翻腾着麦地。声势浩大的羊群像白云一样漂浮在青葱的麦地上,我仿佛听到麦子在白云之上的嬉笑声。我仿佛是挥舞着白云,徜徉在明年收获的喜庆里。当白云飘过之后,三百亩小麦又恢复了静默,它们在搂抱着温暖的土壤。它们的整个身心都埋在了土壤里。

三百亩冬小麦,即将走出十二月的灰暗和荒野的疲惫。它们在阡陌中横亘在每一家每一户的梦境里。而我走在小村的梦境之外,看见春夏秋冬都躬耕了脊背,父老乡亲也躬耕了脊背。我的父亲,是一个以种地为生的好手,每一季庄稼,他都会把生地翻成肥沃的熟地。而我,在那些年里,跟在他的身后,竟然学会了犁地耙地。这在很多年以后,给那些没有见过用牛犁地耙地的年轻人,讲起这些事情来,仿佛就像讲故事一样,令他们难以相信。这在我的记忆中,多少也让我的童年熠熠生辉起来。

而在我的梦境,北地三百亩的麦地里,住着村庄以外的人。而往往在那些荒芜的十二月,我会看到各种各样的鸟雀,从那麦地里的荒坟上飞出来,飞到翠绿的麦地上,也徘徊在天空里。但它们最终会飞到树上的鸟窝里。我知道它们是村庄的祖先,而今它们早已化作尘土,继续守护着他们曾经为之辛劳、但也给他们幸福快乐的翠绿希望。它们曾经住在村子里,就像现在的我们一样,每天扛着铁锹,在村子和村子以外的天地里转悠。不过它们不像现在的年轻人都出外打工,它们都是不出去的,它们不到山的外面,而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仿佛听到它们在小村里轻轻走动的脚步和布谷的声声节奏。

它们在翠绿的小麦地里,蹦蹦跳跳,时而抬起头来,看见远处的村庄。它们有一些悲哀,它们骨碌碌转悠的眼睛,看见了小村里的炊烟袅袅而起。它们再也进不到有着炊烟的村庄了,它们再也见不到他们的亲人了。倘若它们真的飞进了村庄,它们也找不到它们的子孙后代。这个村子里住着的人,已经不是它们的子孙后代。不过它们依然盘旋在村子的周围,它们看到村北头那个石碾子。它们能够想得起来,几百年乃至几千年来,这石碾子依然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它们的眼前。只是这石碾子已经被搁置起来,它不再承担磨出雪白面粉的使命。这时候,它们会伤心起来,它们听到村子前面那一条哗哗的水流,它们知道,是那水流声带走了它们。而如今,这哗哗的水流声,正在带走幸福生活在这个小村的人们。

小村的人们,并不知道它们的存在,并不知道生活在小村周围的鸟雀就是他们的先人。小村的人只有在白天,在下地干活的时候,偶尔从被消蚀的坟茔周围,或者从正在犁着耙着的地里,拾到一根或者几根沾满泥土的骨头。小村的人会把它们捡起来,堆在一块,或再次埋掉,或扔在地边的埂子上。他们已经不在意这是否是他们先人的骨骼了,或者在意,就把那些骨骼拎在手里,使劲地瞧瞧,当然他们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不过那些被扔在地头的骨骼,经雨水冲洗就更加白雪皑皑。倘若是在夜里,那些骨骼在小村人的眼里,是会走动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跟在父亲后面下地干活。也许是在春耕,我看见我的父亲,正背着犁子,赶着牛群,从村庄里出来。这时候我每天都跟在父亲的身后,要么给他赶牛,要么在我家的地里,往外捡石头。我父亲总是发着牢骚,说这地里的石头年年都捡,捡了几十年了,还是没有捡完。他嘟囔着赶着牛犁地了,我假装着没有听见他说的话,自顾在地里踅摸着。我在地里踅摸的时候,我很可能会捡到一根或两根我们先人的骨头。

那时候我很小,并不害怕大人眼中的鬼魂。我总是捡起先人们的骨头来,用小石头当当地敲上几下,并在日光下看那从透明的骨头里渗透出来的金黄的阳光。有时候我会想,这些骨头是谁的呢?当然我也不会想出个所以然。不过有时候我想,这些骨头是我的吗?我就用手捏捏自己的某一根骨头,而我往往会捏一捏自己的肋骨,发觉一种温暖会迅速传遍我身心的每一个角落。

我知道这是我们某一位先人的骨头,就把他们重新埋进地头。不过很多年后,有一些已经石化的骨头还会从地里冒出来。不是它们自己走出来,而是我们生活的年岁太短,百年后的后人们,会继续把它们拎在手里仔细地查看和辨认。我知道,在很多年以后,我们的骨头也许会如此暴露在这个空空的世界。但是,我们化作鸟雀以后,这些骨头就无所作为了。但是,它们会在活着的人的眼睛里,迅速地逃逸。带着磷火,从北地里向着四面八方逃逸。不过这只是一种错觉或幻觉,等小村里有一两个颇有些知识的人,搞清楚这是磷火的时候,也就没有谁畏惧那些走动的鬼火了。

我是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磷火故事的人,所以我对那些散落在民间的先人们,从来没有指责过。而此刻,在我的梦境,它们正从三百亩冬小麦地里,带着大地巨大的温暖,飞进十二月的枝桠孤陋的大树上。它们一只一只地飞进来,迅速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或许它们不曾生活在一起,不过它们化作鸟雀以后,却都在同一个天空下了。现在,它们在寒冷的空旷里,把心都拢在了一起。也将在寂寞的夜幕里,把不同朝代的心音,都讲给那些正在熟睡的小村人。在我的梦境,我父亲也在它们之中,这一只雀儿就是他,我仿佛看见他,正和那一只唐朝或者宋朝的雀儿,窃窃私语。

我知道北地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着的喜剧故事,三百亩冬小麦是所有小村人的存在之物。而对于我来说,只是我梦境的一个巨大的隐喻,是我对父亲怀念的一个模糊的象征。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济南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西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