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军警】黄麻忆往丝意长(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5:34

台湾的五、六○年代,黄麻在农村是一种栽培面积颇广的经济作物,其盛况几乎可与甘藷、甘蔗、稻米三者并列。

黄麻俗称麻薏、麻芛,长得细细瘦瘦的,表皮绿色,可制绳索,整株高度可达三、四公尺。其果实很小,呈圆形状,内含种子,表面有放射状沟纹,不可食用。不过,其尾端嫩叶部分,可加米煮成黏稠带丝状的绿色黄麻粥,虽然稍带苦味,但据说具有清凉退火之功效,是夏季难得的佳肴。

黄麻系独立成株,与其他从根部即开始分株并生的植物不同。此外,其整个成长过程也几乎很少分枝,总是待接近成熟阶段时,才会在其尾端部分,分岔细枝并开始开花结果。因此,综观其整个的成长过程,显见其非常专注且心无旁鹜。这种成长的特质,的确值得吾人省思与学习。

小时候经常跟随家人,在夏天清晨四、五点天空微曙时分,摸黑在田里以镰刀紧贴地面逐根采收黄麻,以备天亮后剥取黄麻皮。剥黄麻皮的工具,最初是用木棒,后来采用比较省力的轮轴。其方法是先将尾端折除,将整株靠在木棒或轮轴左侧,以右手抓紧尾端表皮后,再用力向后拉,表皮就逐渐与茎分离。

黄麻采收看似简单,其实是一种颇为耗力的工作,因此只要一天下来,除了手肘发麻、身体疲累之外,双手也会被染成深咖啡色。有时为了赶工,甚至还会将田里的黄麻以牛车运回庭院里,再来一个挑灯夜战。由于这项工作,往往得连续一、两个星期,其辛苦之情况,只有身历其境者,方能有深切的感受。

黄麻茎是采收黄麻皮之后的副产品,首先把黄麻茎以黄麻扎成一捆一捆后,将其中三捆直立,使其尾端相靠成一个三角体,然后再将其他成捆的黄麻茎,依序环绕罗列,藉以晾干黄麻茎,以作为煮饭的薪柴。因此,整个黄麻田上,但见白色营账星罗棋布,展现出另类的印地安野地风情。

处理黄麻皮,有曝晒和浸丝两种方式。基本上,浸丝黄麻的收益,比曝晒黄麻为高,只是前者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也显然比后者为多。然而,究竟要采取何种方式,那就得看当时的天气、场地以及人力等因素而定了。因此,在我童年的记忆中,这两种黄麻处理的方式,似乎并无固定的模式可资遵循。

将黄麻皮直接曝晒,是最为简单和节省时间的方法,但是,它显然受到天气因素的影响颇大,尤其是夏季午后的雷阵雨。为了节省搬运时间,通常曝晒的地点,类皆会选在刚收成的黄麻田或是临近的草地上,包含田间沟堤、大圳斜坡、公路旁、铁路边等有绿草覆盖之地。因此,一边卖力采收,一边辛勤曝晒的农忙画面,常会在生动的黄麻田上,鲜活地依次展开。

这种曝晒黄麻的工作,表面上看似简单,却也要有几分技巧。首先抓取数条黄麻皮,然后用力往前一抖,此一动作不仅要使黄麻皮能够均匀分开而不相重迭,另外也要使其能笔直铺地,降低曝晒的面积,藉以增加黄麻的曝晒量。因此,这项颇具技巧的任务,大概都是由大人为之;至于小孩的我,则仅是在不断的来来回回之间,负责拖拉搬运黄麻皮的工作。当然,汗流浃背、脚酸田间,则不在话下。

黄麻浸丝比直接曝晒繁复,并且也要有些技巧。首先得先将十多条黄麻对折,以其中一条黄麻在对折处,环绕两、三圈后穿过中心空洞,保留一段长约两尺的黄麻待用。此外,因为无法立即收集到大量的黄麻皮,因此在整理的过程之中,为了避免阳光的直接曝晒,导致表皮干枯现象,而影响浸水后的腐烂时间,因此类皆先行以黄麻叶为其遮荫。

浸丝的方式,系将十来捆左右黄麻绑在一起,整齐地沈放入田边大排水沟或池塘中,并以短竹竿插入泥土中固定,以防止其漂流,尤其是在有潮汐现象的大排水沟,或是雷雨来临时,更应随时注意。此外,也须在上面放置木头和砖头等重物,借着这些物品压力,以避免黄麻浮出水面,影响表皮腐化之速度。

黄麻浸水之后,必须定期翻动,其目的一方面在使整捆黄麻浸泡均匀,尤其是扎绕的部分;另一方面也可藉此检视黄麻腐化之程度,以作为后续处理时机的重要参考依据。一般而言,黄麻浸丝的时间,约为两星期左右,代表皮完全腐烂后,接着就必须将黄麻纤维就地洗净。清洗黄麻时,只见满池黑水溅起串串浪花,而一束束白色的黄麻丝,也就因此被陆续地运到周遭的草地上晾晒。

在记忆中,每当黄麻在大排水沟两侧浸丝后,由于水质逐渐变差,水中氧气明显不足,因此水中的吴郭鱼等鱼类,便会被迫上浮到水面来呼吸空气。此时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以渔网捞捕这些尚可食用的吴郭鱼。因为如果不在初期处理,待水质逐渐混浊转成黑色时,大量暴毙的鱼类,将会成为一项头痛的处理问题。

一次的黄麻浸丝过后,水中的鱼类理应死伤殆尽,但是不可思议的场景,总会在人类有限的思维范围中,出乎意外地加码呈现。待黄麻白丝采收完成之后,原本满沟的黑水,也随着日夜的潮汐,逐渐沈淀而变得清澄。腐质肥沃了沟中生物,让劫难过后的水中,更加显得多采多姿,让人不禁有着“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鱼不同”的赞叹!

当年由于尚未迈入工商社会,人力在乡村不虞匮乏,因此每逢黄麻采收时节,总会出现左邻右舍几乎全员出动,满园抢割、占地剥皮的盛况。大家一边用木棒、器械剥取黄麻皮,一方面彼此闲话家常,而一根根白色微黄的黄麻茎,就在左侧黄麻逐渐减少下,不断地在前头逐步增高。这种勤奋的农村场景,至今依然令我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只是随着工业化脚步的进展,农村年轻人力的大量外流,往常兴旺的黄麻种植,却慢慢变成了一件苦差事。因为采收时的人力单薄,让栽种人每天几乎都在望“麻”兴叹。在以往盛景时期,由于采收集中且产量大,因此浸丝方式成了重要的选项;如今每天仅有少量的收成,大概就仅能以曝晒方式处理黄麻皮了。只是随着岁月的不断流转,种植的面积也愈来愈少,最后黄麻就随着尼龙绳的出现,终于在农村记忆中完全消失。

婷婷黄麻铺绿意,朝曦夜露共心田;溅溅污水缠丝斗,去芜存菁展丰颜。演绎着人生因缘,细谱着生活场景,在这夏季农忙图中,唯有真正身历其境,走过那段艰辛岁月者,才能完全领略个中的滋味。至于其他局外之人,最多也仅是这幅人间作品的欣赏者而已,内心的感受其实相当有限。

回忆往昔的田园景象,黄麻浸丝真让人感触良多──在黑水不停翻滚之际,白丝陆续腾空耀眼。终究,英雄不怕出身低,只怕吾心业已堕落而已……

癫痫病发作怎么办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效果如何看儿童癫娴最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