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格但斯克的格调(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9:25

在格但斯克两天时间里,我们下榻一家叫汉萨的酒店。酒店就位于该城的母亲河摩特拉瓦河畔,推开窗,可以看见两艘仿古帆船;探出头去向右望去,可以看见河边一栋倒放着着的靴子样的红砖建筑,那里面有一个木制的土起重机,几百年前,格但斯克的码头工人就是用这种起重机装卸小麦、海产等等。

在7月的一天,我们在窗户边轻而易举就找到了但泽、找到了格但斯克,找到了欧洲贸易史上重要的组织汉萨同盟的元素。

格但斯克不是中国人熟悉的城市,喜欢波罗地海琥珀的人可能还听说过这座城市,此外它实在不是一个让人感兴趣的地方。其实格但斯克是一座风情美得惊人的城市,它不同于欧洲任何一座城市,同时它也是一座有着改变世界命运的历史事件的城市。

从汉萨酒店到老城任何一处热闹所在都只需步行5分钟。翻翻旅游指南,我们信步走进了长市场。长市场名字土得掉渣,实际上这里是这座城市精华所在,长市场两侧的建筑让人恍若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所见,这些荷式建筑外表造型和颜色其实都很朴素,只是正立面的屋顶有涡卷装饰,但这些楼房却都绘着各种图案,一栋栋仔细辨识,许多都有秤的图案,还有一些壁画是当年交易的场面,商人们在交易着鱼货,边上还有一些背着厂枪的人。从这些图画,不能想见,这些建筑当年可都是商会的办公楼和富商巨贾的豪宅啊!

公元997-999年,格但斯克出现在历史记载中,早先,是斯拉夫人的居民点,叫格但奈兹。1148年罗马教皇训令中提到格但斯克属波兰弗沃茨瓦韦克主教管区,波兰人后来在与德国人争夺该城主权的时候常常引用这个记载,在中世纪,教皇训令就是国际法通则,当时欧洲土地归属都由教皇划定。不过中世纪以后,这里被条顿骑士团占领,这里的居民变成了日耳曼人,城名也改为但泽,直到今天,德国人还称这里为但泽。后来,波罗地海沿岸的自治城市组成了一个商业联盟——汉萨同盟——“汉萨”一词就是行会的意思,格但斯克也成为同盟的一个重要商埠。通江达海的格但斯克,立即成为波兰的农场主们出口小麦的港口。到16世纪时,格但斯克已是全欧最重要的货物集散地之一,其货运吨位数一度居全欧第一。同时还是欧洲最重要的手工业和著名的文化艺术、宗教中心之一,人口达5万人以上。一时间,商贾聚集,货物穿流,住宅、商店、商会栉比鳞次,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辉煌典雅。而摩特拉瓦河上帆樯如林,岸上,仓库满、谷仓实,劳工们还在车载肩扛,源源不断。不过那都是几百年前的北欧清明上河图了,今天,长市场上那些商业建筑依旧,只是街上摩肩继踵的行人都成了在海神像前,或在长市场两端的金门、蓝门前照相留影的游人,很少有人走进其中的某栋建筑,去与那里的经理谈进口出口多少吨小麦,最多也就是买点琥珀、明信片之类的纪念品。当然很多游人还会走进17世纪建的、高82米的市政大厦,它是战时当地保留下来的古建筑中的一座,去参观里面的艺术品和登高俯瞰全城。而在沿河大街上,当年的仓库谷仓之类全都改造成了像汉萨酒店一样的宾馆,宾馆外面,沿河,是一条风情十足的美食街,玩累了的人们坐在河边,品当地海鲜,喝波兰啤酒。当然,据此不远的1343年建造的哥特式圣玛利亚教堂,世界著名的基督教教堂之一,也是游人喜欢逛一逛的所在。

我们到格但斯克,最想看的还是一个叫西盘半岛的地方。这是格但斯克北郊濒临波罗地海的一个不大的半岛,中国很少人知道它,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一枪就在这里打响的——既不是战略上必然,也不是战术上的偶然,而是有其历史的和政治的背景。

作为条顿骑士团控制过的城市,这座城市当时住的大多讲德语的居民,1793年,这座城市并入普鲁士,改名但泽。之后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波兰收回这座城市,格但斯克一直用这个德语名称。

19世纪初拿破仑横扫欧洲大陆,荡涤封建专制,在把但泽从普鲁士人手里解放出来,却没有归还波兰,而是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取历史上自治特许的故事,于1807年授予但泽自由市特权。这种处理自然不能让波兰接受。1813—1814年波兰要求收回但泽,结果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被并入普鲁士的西普鲁士省。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波兰复国,根据凡尔赛协定,但泽及其附近地区被划为国际共管的“但泽自由市”,由波兰行使管辖权。当时波兰由于没有港口,遂将附近直通波罗的海的一条狭长地带划出,作为波兰出海通道,这一地带称为但泽走廊或波兰走廊。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积怨甚深的德国和波兰再次在但泽问题上发生冲突。纳粹德国要求收回但泽和但泽走廊,波兰则要求归还格但斯克,这就是历史上的“但泽危机”。希特勒将它作为向波兰进攻、发动大战的借口之一。

今天的历史学家们讲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波兰危机为起点的。1939年的波兰危机是当时世界各种基本矛盾的汇合点,法西斯侵略者与被压迫民族、被侵略国家之间的矛盾,法西斯国家与西方民主制国家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都围绕波兰危机极度尖锐起来。德波战争爆发,标志着法西斯侵略集团的元凶纳粹德国走上全面战争之路,支离破碎的世界和平局面被根本破坏,战争越出地区范围,将世界主要国家以不同的方式卷了进去。

但泽危机是波兰危机的最集中的反映。

在此前,德国法西斯在英、法两国的纵容下,兼并了捷克斯洛伐克,但这只是德国走向挑起世界大战的预演和热身。进攻但泽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正式开始。

1938年底,收拾完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立即向世界宣布,要将但泽并入德国的版图。1939年7月31日,英法都向德国发出警告:这将导致一场战争。法国外长和英国首相纷纷发出声明,要求希特勒尊重凡尔赛条约对但泽所确立的地位。但希特勒对此“毫不在意”,他集结了一支由坦克和机械化部队组成的部队,随时准备夺取波兰走廊和但泽。欧洲终于清醒意识地到,但泽危机成了欧洲紧张局势新的爆发点。

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48分,停泊在格但斯克湾里、到格但斯克“友好访问”的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号”上早已准备好的突击队员悄悄登陆,轰击西盘半岛上的波兰驻军。

这是德国法西斯打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一枪。

当时,西盘半岛上有一个波兰的军事转运站,驻有180名波兰军人和一些铁路工人。遭到袭击后,驻军司令苏夏尔斯基少校立即指挥驻军,凭借5个并不坚固的警卫室和茂密的树林,展开抵抗。这支只有180名正规军人的抵抗者异乎寻常地顽强,面对3400名装备精良、且有舰炮支援的侵略者,他们沉着狙击,坚持7个昼夜,毙敌200多人、伤敌数百。最后弹尽粮绝,苏夏尔斯基少校才下令投降。德军嘉其英勇,受降时,许其佩剑。这是烽火连天的二战很小的一次战役,却是波兰军队最英勇的一次抵抗,是二战的欧洲战场第一战。

70多年过去了,在7月波罗地海明亮的阳光下,二战第一枪打响地宁静而安详,西盘半岛上没有建筑,长条形的半岛,一侧濒临蓝得像梦一般的波罗地海,一侧是舟楫穿梭的摩特拉瓦河。半岛上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条铁路通向远方,这是当年军转站的专用线,我们沿着铁路边的小路向西北走去,不一会,林阴遮盖了我们的身影,在密林间,一座、两座废墟露出嶙峋的外貌,它们是当年的警卫室。而在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墓地,安葬着当年牺牲半岛保卫战的牺牲者。有人在墓前伫立,空气顿时凝重。再往前走,林地落在了身后,天地开阔,一个不大、芳草凄凄的小山包上,一座外形粗犷的靴状纪念碑耸立在我们眼前。我们循着螺旋上升的小路登上小山包,站在纪念碑下面。我们仰望纪念碑,仰望英雄。碑正面中央两个持枪的战士和工人的半身像,外形格外健壮魁梧,英气逼人,是我们心目中的胜利者的形象,实际上,他们所代表的70多年的那200多波兰军人和铁路工人也是英雄,他们也许没有这般英武——苏夏尔斯基少校的个头就很矮小,但他们像塑造他们的花岗岩一样坚硬。

1939年9月7日,格但斯克街头挂满了纳粹德国的旗帜和写有“但泽欢迎元首”字样的横幅。纳粹德国的战车和军队开进但泽。

就在格但斯克打响第一枪的同时,德军57个师约150万人,2500辆坦克、2300架飞机,从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对波兰发动突然袭击。

直到此时,法国和英国政府才相信自己的绥靖政策完全失败了,狼狈不堪的两大国向第三帝国发出最后通牒:“中止一切对波兰的侵略行为,并从波兰领土上撤出一切军队。否则,联合王国和法国将履行我们的义务。”但德国军队继续向波兰挺进。两天后,9月3日,英国首相张伯伦宣布:两个西方国家(指英、法)的军队将与阿道夫·希特勒的军队交战,“我们将抗击残忍的军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无可逆转地爆发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法西斯德国的惨败而结束,1945年3月,但泽由波兰收复,并恢复格但斯克原名。但是,格但斯克几乎毁灭了。在战争中,苏联军队与德国法西斯军队在争夺格但斯克城时发生了激战,全城90%的古老建筑被炮火摧毁,港口瘫痪,商业萧条,昔日的自由港,繁荣的商业城死气沉沉。战后,根据《波茨坦协定》,波兰领土整体向西推进了200公里,格但斯克完全处于波兰领土之内,当年的德语居民都被迁走,如今满城都是波兰人。新格但斯克人立即着手按原状重建格但斯克。

从市区来回西盘半岛,我们是乘船,途中,我们两次经过格但斯克造船厂。在上世纪50—90年代,这座船厂是波兰最大的船厂,叫列宁造船厂,这也是一个有重要历史的所在。格但斯克是波兰第六大城市,也是波兰的主要工业城市,码头、造船、冶金、化工、木材和食品加工等行业聚集了数十万产业工人,这个临近西欧的城市一直是波兰民主化弄潮儿活跃之地,尤其是有着6万职工的列宁造船厂,最为活跃。上世纪7、80年代,造船厂诞生了不受政府控制的团结工会,最后,这家工会在宗教和国外势力的协助下,带领波兰在1989年完成了民主化进程。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也竞选成功,当上了波兰总统。某种意义上说,列宁造船厂开启了东欧民主化的先河。

晚上9点,天还大亮着,我坐在距汉萨酒店不远的一家饭馆里,望着渐渐暗下去的河水,细细回忆两天来在格但斯克所见所闻,心有所动。格但斯克,城市不大,风情极美,历史悲壮。来吧,感受一下她吧!

济南有没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癫痫病的发病症状是什么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