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美】清晨的梦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09:25
刚躺下不久,听到门厅好像有人用钥匙在插入锁孔的声音,谷穗的听觉还是很好的,加上最近的神经敏感,当一个人的精神受到极大的创伤后,那种神经的敏感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谷穗没有听乔珊的话,也怪乔珊说的难听了些:“这么快闪婚,别是头脑发昏,你连试都不试就笃定知道这个人是个好鸟?”尽管时下试婚已经是被认可的婚姻试金石,但谷穗的自信在这里已经变成了自负。   谷穗觉得,舆论已经差不多了,该自己行动了,她不想按常规出牌,那样的繁文缛节太多,不想循规蹈矩地任由别人摆布。坚信结婚是两个人自己的事情,无须外人参与和干预。也就是说,在一切看似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想在满世界的人没有想到的时候,就突然袭击来个“闪婚”。   只要请个假,躲出去旅行结婚,这里就让他们分享喜糖算了,回来后真挨不过去就请几桌交代了。   “到迪拜去,那里有七星级的帆船酒店,世界最高级别的。”丁力是这么说的。   “我想到法国,那儿是浪漫之都,一定要先到卢浮宫去看看那些世界顶级的收藏,接着去看那普罗旺斯壮观的薰衣草种植地,然后再去塞纳河畔听民间艺人的管风琴音乐,让街头画家给自己画一幅肖像,留做永久的纪念……”谷穗满心浪漫的情怀,这时活脱脱像一个小姑娘,内心描绘着许多浪漫的图画。   夜深人静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谷穗卸下疲惫,躺在床上想着如何实施“闪婚”方案,又觉得一个人想没什么劲。还是下次和丁力见面时再认真地谈。一时还没有睡意,就顺手拿起了那本陈子豪发布的什么北美排行榜畅销书《邓肯自传》,里面写了一个才貌双全的绝色女子,她是上世纪美国现代舞之母,是一个终生叛逆的传奇女子,她虽然是个孤儿,但她的母亲是个钢琴师,给了她一定的基因,依莎朵拉·邓肯在现代舞的造诣上已被公认为“世界现代舞之母”。可惜最后的生命休止符定格在一个非常另类的舞蹈上。是一条中国红围巾带她卷入车轮走上不归路的,一颗巨星就用这样的方式陨落了。   当谷穗在随手翻到的一页上,看到了这个天生叛逆的女子因为男友的背叛,而用了一个极端的方法报复他,那就是,自己去到沙滩上,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躺在那儿,等待第一个向她走来的任何男人。   谷穗震惊了,用这种方法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然而细想还是有她的道理,当一个人已经被她最心爱的人不珍惜的时候,哪怕是让人侵犯自己的贞洁,也算一种报复,让那个人去终生悔恨自己的不珍惜吧。   谷穗突然想到,自己的所爱还没有定局,不能有什么闪失,对,得赶快结婚才好。得在最适合的时候将自己给那个最适合的人。      (二)   那天八卦先生陈子豪又发布顶级新闻:香港本土著名女作家林燕妮,在《明报周刊》上发表了一期短篇小说《除夕》,连载了一个星期,刊登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也正是办公室茶余饭后的谈资。   故事讲的是丈夫对妻子非常苛刻冷漠,一天晚上,妻子独自在家服下几十片安眠药,想一死了之,不料丈夫回来发现妻子服药自杀,一把抓她去浴缸淋冷水,淋及半醒,妻子仍然呕吐不止,丈夫又一把把她摔回床上,也不叫医生,而是自己出去喝酒了。可怜的女人在家又遇上了入室盗贼,盗贼看到一个女人在床上,顿起淫心,想强奸她,她横下一条心让他强奸自己,作为对丈夫的报复及侮辱。这绝不是求性的发泄,她是故意让那个卑下的人来侮辱她丈夫的太太——她自己,幻想强奸是对丈夫的惩罚。   谷穗也是看了《明报周刊》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女人居然要把自己的身体运用到极致,甚至在对一个人逆反的情绪中也能充当武器。   许是隔天就要登机去法国了,头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这将是一个多年的梦想,和亲爱的人去共度蜜月,共浴爱河,在普罗旺斯那薰衣草庄园里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将始终围绕在他们的身边,萦绕着甜蜜的心房。为了增加幸福的神秘感,两个人还是守着最后的一道防线,没有在一起,这是谷穗坚持的。她和丁力说,非得等到飞机起飞,进入了法国的领空,才算是真正的夫妻了。谷穗确实是个既浪漫又传统的女人,这是她的可爱之处,也正是她的悲哀之处。   那晚,谷穗独自睡眠已是不大可能的了,因为激动,因为就要将自己完整地托付给一个男人。突然之间,她觉得她对那个男人还不甚了解,乔珊的话不断地在她耳边回响:你了解他多少?风度翩翩,气度不凡,家境殷实,对女人十分温顺,其它的呢?谷穗真的不敢多去想了,许多的不确定性因素使她有点担惊受怕,不敢再往下想了,服了两片安眠药,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次日早晨醒来,觉得好像昨晚他来过,和她温存过,但又不像。也许他只是欣赏她了睡觉的样子,什么也没做。谷穗掀开被子看了看床上,床铺是干干净净的,还不放心,又脱掉内裤,看看自己的下身,摸了一把,还是那么清洁,干爽。他没有来过,但为什么总感觉到他来过?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通常,一个人在最担惊受怕的时候,也是希望最爱的人在身边的时候,可是,丁力明明是她最爱的人,为什么又变成了使她担惊受怕人呢?这仿佛是一个悖论:她爱他,他就不应该会令她担惊受怕;如果他能使她担惊受怕,那他就不应该是她的最爱。谷穗的头脑昏昏沉沉的,脑袋也大了似的,这个亦梦亦幻的思绪一定要赶走,一定要赶走,否则……      (三)   从法国度假回来的谷穗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阴郁,沉默,眼光游移,没有了往日的光鲜,低下的身段几乎接近了尘埃。   这是为什么呢?谷穗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场一厢情愿、精心策划的蜜月旅行,原本应该是个美妙的行程,是个久盼的美梦,但是一夜间就变成了一个不和谐的唱段,像穿帮似的,不再是美梦,似梦而非梦。   原来,丁力是一个性欲变态者,又称性虐待狂,谷穗怎么也忘不掉那第一天的晚上,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把做爱做到了极致。看到殷红的鲜血染红的垫子,在洁白的床单上洇开了几点落红,像几朵桃花。他有点心满意足了,处女的身子是他给破的,“破处”满足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既然一切已经不是原样了,他自己亦享受到女人肉体带来的销魂蚀骨的快乐,即便没有让自己的女人叫出声来的快感,但他已经在极度亢奋中显得有些变态,心境很不正常了。他用一种几近虐待的方式来折磨谷穗的肉体,仿佛那就是每日三餐的美食一样。他在自己的笔记本里下载了不少成人片,顶级片和AV片,强迫谷穗和他一起观看,有时一面看一面做,谷穗自己觉得好像是个性奴似的,毫无人性的摧残使她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他要她照着他的意旨去做,为了带来新的感官刺激,他总是想方设法凌辱她,折磨她,甚至整日整夜地让她光着身子做这做那,等待他什么时候会发情,有冲动。   刚开始,谷穗试图反抗过:“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我可是你合法的妻子,为什么把我所有的衣服锁起来?”谷穗是光着身子和丁力说话的,愤怒和羞耻令她涨红了脸。而丁力则安静地欣赏着自己的女人如樱桃般成熟的胴体。   “正因为你是我合法的妻子,我才有权这样做的,对别人能这样吗?”他居然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你这是什么逻辑,对自己的妻子就是这样来爱的吗?”谷穗气急败坏地说。只见丁力走近芮娜娜,用手指轻抚着她挺拔的酥胸,慢慢地往下滑去。   “爱是什么,必须要有性才能有爱。都说性爱,没说爱性的吧?”   “就算是性爱,我没给你吗?怎么才能令你满足呢?”谷穗委屈地说。   “你配合了吗?有时这样不行换个姿势你都满心不情愿,能说是配合吗?”   “那你说究竟怎么才能令你满意?”谷穗有点恶心这个男人的行径。   “你就得按我说的去做,有时候就得光着身子来来去去,让我在不知什么时候能随时起性。”   在这样的氛围下,谷穗能生活得好吗?一切的美梦都被打破了,原来,在丁力那彬彬有礼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不可告人的阴暗灵魂。谷穗仅存的一点虚荣和做人的尊严,就像第一天晚上被一件件剥下了衣服似的,被剥得精光。她都没法诉说,没人诉说。闺蜜吗?说出来能让她们吓一跳,没准当成了新的八卦;说给乔珊吗?当初乔珊劝她要谨慎,还想帮她甄别一下,却被自己挡了回去,现在怎么去说?      (四)   陈子豪又发布新闻了:“网络上很早就流传一句经典的段子——生活就像强奸,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工作就像轮奸,你不行了别人会上;过日子就像自慰,什么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初读起来觉得有些荒唐,再读似乎觉得不无道理,细细品味便觉道理颇深。   强奸本是一种性质极其恶劣的犯罪行为,属于“八类”案件之一,强奸犯理应受到严惩。在强奸过程中,被强奸者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怎么可能享受其过程呢?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古人好像已有享受被奸过程的先例,古时一小偷进屋行窃,窃得房内几十吊钱后正欲离开,突然发现女主人仍然酣睡在床上,遂起淫念,将女主人强奸,事毕正要走时被女主人抱住双腿,小偷大惊,对女主人说:“不要报官啊,钱还给你。”谁知女主人却说:“钱我还放在原处,你明天继续来偷啊!”   无独有偶,上周的东莞晚报上就有类似的报道,一个下夜班的单身女工,在楼道里被一个尾随的男人强奸了,她看到这个男人是个才三十多岁的外地人,就和他攀谈起来,知道是一个外来的民工,工作幸苦,而且性饥渴,居然把他带回了家里,再一次发生了性行为……   谷穗仿佛变成了两个人,脸色灰暗,形容憔悴,没有了往日的颐指气使,说话闪烁其词,眼神游移,也不敢去见乔珊。倒是乔珊经常问问她的境况如何,她总是搪塞一下,谢谢乔珊的关心。   乔珊终于还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身为律师的乔珊十分关心谷穗的不幸,给她备了案,起诉离婚。经过了漫长的八个月,艰难地取证,离婚终于办成了,谷穗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   将近一年的婚姻生活没有给她带来性福,却摧残了这么一朵正值盛开的花蕊,谷穗经常以泪洗面,独自饮泣。守着这个空落落的名存实亡的家,都不知道做什么好了。一年的变态性生活使她对性产生的恐惧,在离婚后慢慢淡忘了,随着离婚时间的加长,对性的渴望也在不自觉的加强,不知道下一站会有什么人登上她这趟列车。      (五)   那日清晨,谷穗在混乱的思绪中无法入眠,安眠药还没有发挥作用,忽然听到一阵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原来是丁力回来了,说是忘了一件什么东西没拿走,谷穗就让他自己找,仍然躺回到床上,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到有个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仍凭自己怎么反抗就是没有用,也许在这种时候自己已经丧失了意志,意识到自己被强奸了。丁力终于进入了她的身体……自己一阵颤动,惊醒了,醒来后出了一身大汗,看看自己下身也湿了一片。一种奇怪的感觉弥漫着她整个的身心,紧张,羞辱,愤慨,快感交织着。清醒后的芮娜娜奇怪地想,自己怎么会想到他的,还是在睡梦中的下意识?想象着那洁白床单上的几朵桃花……   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怎样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武汉哪地方治癫痫病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