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江南青春】星星爱上海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31:42
你这样寂寞的人,我该怎么心疼?——江谚
   命运为什么总是这样对待我?我那么用力的珍惜,可是最后的最后,我得到的永远都是失去。——苏陌尘
   对不起,明明是我们给了你全部,可是剥夺你全部的还是我们。——苏陌渂
   其实,迄今为止仍旧放不下的,只有还在骗着自己的你。——梁冬雪
   ——前言
  
   一
   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孩呢?
   江谚咬着馒头看着过道另一侧斜对面的女生,长发将要及腰,清瘦的脸庞,不到一米六五的个子,不胖不瘦,唯一出彩的便是她的一双眼睛,双眼皮,长睫毛,眼眸澄澈,逆光看的时候似乎波光粼粼。
   不过看着看着,江谚眉头越皱越深。
   不是因为有个男生在向她告白,而是因为她又在做那件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江谚碰到的第三次,因为江谚是有习惯的人,在食堂确定坐哪里吃饭,除非被人先坐了,否则江谚绝对不换地方,而恰好她似乎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江谚吃湖北市哪家癫痫医院好饭时很大几率见到她。
   这不是第一个向她告白的人,但她一如往常的问来者,她和他妈谁更重要。
   本来江谚以为这是她在考量告白者,毕竟是女生,问这种问题倒也无可厚非,可是之后,江谚发现自己错了,她只是在拿人消遣。
   第一个男生回答:“你重要。”
   她说:“连妈都不要,这么不孝啊!”
   第二个说:“我妈重要。”
   她说:“那你怎么不追你妈去?”
   江谚每次看着告白者离开后,她独自一人的身影,明明对她的行为甚是气愤,但是她寂寞的身影却又令他莫名心疼。
   在他印象里,她不该是这样的人,起先会注意到她,是因为大学开学军训的时候。
   一个系六个班分为一连二连,晚上两连进行才艺对比。
   她和江谚是同班,属于二连,对比时,两方随便出人唱歌或者跳舞,对比中途,一连的一个女孩到中间准备跳鬼步舞,但也许因为紧张或是二连杂乱的喊“下去”、“不行”等话的缘故,那个女生脚步慌乱,跳不出来,见她不行,二连的在教官的带领下齐声喊“下去”,虽然操场灯光微弱,但是明显可以看到那个女生慌乱无措的模样。
   就在这时,她忽然起身,走到女生面前,两手在她低垂的眼前击掌一拍,然后因为声音杂乱,江谚不知道她对女生说了什么,但是随后那个女生冷静下来,随着她拍手的节奏完美的跳了一段舞,两连的人忽而一愣,旋即掌声响起,震耳欲聋。
   从那时起,江谚便注意到她,但是虽然两人同班,可是,她并不是爱说话的人,她沉默,安静,总是一个人,或是听音乐,或是看书,但是她也不是冷漠的人,与她打招呼她会浅笑点头,与她说话,她也会回应,她的存在感很低,可又让人没有办法忽视。
   江谚本身也是独行者,性格懒散的很,不喜欢等人,所以也经常一个人,不过江谚很爱笑,说话也很温柔,所以人缘很好,班里的其他人他很快就熟络了,但是唯有她,似乎怎么都靠不近,他们也打过招呼说过话,可是,他的所做并不能靠近她一点的距离,无论对任何人,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她都一样,平易近人的同时又客气疏远。
   江谚对她最深的印象是她的笑,眉眼弯弯,唇角轻扬,可是,他却不能在她眼中找到一丝一毫的笑意,无论浅笑,微笑,开怀大笑,总得来说,笑对她而言就像一个动作,不具有任何代表意义的动作,笑不代表开心,不代表幸福,不代表心情,就只是一个动作,毫无感情。
   就好像现在的她,她咬着筷子微笑的看着对面递给她巧克力的男生,看起来像是心情好的模样,可是眼睛里却是说不出的冷淡,她又在问同样的话。
   那个男生愣了愣,没有即刻回答,江谚喝了口粥,咽下嘴里的饭,好奇地看着那个男生,看来他是知道前两个男生的事,不过他又能怎么回答,她分明是故意找事,怎么说都会被嘲讽。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现在唯有这句话能表达江谚此刻的心情,她的寂寞和冷淡很令人心疼,可是她的行为却又令人太过恼怒,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喜欢自己的人?若是不喜欢也不必如此过分不是吗?中午食堂的人很多,这样当众羞辱人真的令人火大。
   “现在对我来说是我妈重要,但是你若成为我得另一半,你和我妈对我而言就是一样的重要。”
   那个男生想了一下,真诚地回答。
   “所以你妈是大,我是小,以前独宠,现在雨露均沾?”
   她冷笑地凝视着告白的男生,嘴角微弯,眉眼微弯,语气轻快,声音柔和,可是却说着恶毒的话语。
   江谚差点一口粥呛死,使劲咳嗽了几下才缓解过来,坐他旁边的舍友们也是筷子一松,馒头脱手什么的,那个男生的话已经全是言思密缝,可是没想到她竟会来这么一句,说的实在太过了。
   那个男生憋的一脸通红,面色愤怒地离去。
   剩下的她似乎屏蔽了周遭的一切,不急不缓地吃完饭,端起餐具向餐具回收处走去。
   “你太过分了。”
   本来江谚只是在心里想想,可是这次她竟然路过江谚这里,见她走来,他不禁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她顿了顿脚步,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
   “与你无关。”
   说完她便径自离开。
   “江谚你居然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
   看着她离开,一个舍友朝江谚竖了个拇指。
   “吃你的饭吧!”
   江谚拿小笼包堵住舍友的嘴。
   他懊悔还来不及呢,真是嘴贱,怎么就说出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哪个医院好来了,如她所言,她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多什么嘴呀真是!
  
   二
   食堂那件事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他向她道了歉,她笑着说没事,过去的事她不记得。
   两人的关系也是一如既往,只是他似乎比之前在意她。
   可是,在意她什么呢?
   他问自己,想了想,他回答不了,不过是同班同学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有什么值得在乎?她的事又与他有什么关系?
   他故意遗忘她的存在,过着自己的日子,上课,在宿舍里睡觉,去网吧通宵打游戏,颓废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脱离现实的时候才能忘掉心中的伤痛,才能躲避心里的愧疚。
   曾经喜欢的人忽然的离去,无视他的挽留,抛却他的真心,他沉闷许久,接受现实开始忘怀,他自己要放下时,那个人却要回来。
   可笑,感情是用来玩弄的吗?说分就分,说和就和?
   他躲不开那个人的纠缠,头疼万分,这样的纠缠只是让他觉得自己当初喜欢错了人。
   可是……其实那天在食堂,他又有什么资格说她呢?
   江谚苦笑着合上笔记本,忽然觉得宿舍里很闷。
   走出宿舍,秋风吹来,有些清醒。
   该怎么拒绝呢?
   为了拒绝曾经的那个人,同意了那个人闺密的告白,只是为了利用她闺密来报复她,可是这何尝不是又伤害了一个人?
   但那个时候的自己又怎么会想那么多,只顾一时却拖拉到了现在,高中毕业,不再被那个人纠缠,可是现在又要想着怎么躲着她闺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无法接受一个不喜欢的人。
   所幸这个女生说过,她知道自己不喜欢她,如果他有喜欢的人直接和她说,她会退出。
   也只是因为这句话,他才不知道怎么说分开,他对她太过愧疚,她喜欢他,可是他只是利用她,而且她对他全心的付出,到他只是想着躲她。
   江谚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篮球场,本来感觉有些冷打算回宿舍,可是无意间看到了独自坐在双杠上的她。
   空荡荡的篮球场,她一人坐在双杠上愣愣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谚看了看,转身离开,这与他无关不是吗?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忽然有一天,江谚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的回想着操场上那个孤单的身影,回想着她的笑,她的背影。
   好像是埋藏很久的东西被忽然翻出来,不可遏制地回忆着与此相关的过去。
   距离操场的那次遇见,已经隔了一个月,可是思念却猛如潮水,抵挡不住。
   江谚想了很久忽然明白,这,是因为喜欢她?
   江谚从来都是随心的人,确定了是喜欢她,便想着计划想办法追她,毕竟有前车之鉴,追她,要费心,直接了当的表白是最笨的,需要慢慢来才行。
   江谚抛开沉迷的游戏,不窝在宿舍,有时间便到图书馆拾起曾经丢弃的书本,她除了上课和宿舍,最长待的便是图书馆,她很爱看书,第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一眼看到她,便会感受她带来的一股书香气。
   刚进图书馆三层,便遇上了正在挑书的她,他微笑地向她打招呼,她也微笑地点头示意,而且说了句好巧。
   他拿着书走到她对面,问能不能坐下,她笑着说可以。
   寂寂无言一下午,他与她相对而坐,一言不发。
   那之后,他渐渐靠近她,才发现她也不过是个普通女孩,她也会有其他表情,她也会说起话来没完没了,她心地善良,经常犯迷糊,人很傻,只是有些封闭着自己。
   同时,他也知道,她不是单身。
   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这样因为一句话消散……她有男朋友,那么他怎么追到她?
   但是,既然已经成为朋友,那么就这样吧。
   他这才知道她为什么要拒绝告白的人,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善良的她要选择那样的方式拒绝。
   也许有些人就是命中注定,因为学校实习的两周时间,他与她交往更深了些,他发现,她与她的男朋友感情似乎并不好,因为她并没有该有的幸福与快乐,若是她不说,根本不会相信她不是单身。
   纵然异地恋,也绝对不会每天不打电话,不发短信,甚至一连几天不联系。
   这样的发现令他很开心,他还有机会,被他废掉的计划改善一下继续进行。
   她真的是个很迟钝的人,什么都反应的慢,明明博学多识,可是却很笨。
   慢慢的了解,令他对她的渴望越来越深,但是,他却怎么都不敢跨过朋友这条线,她的心没有打开,那么他的告白她还是不会接受,可是,他什么都不了解,他不了解她的过去,所以不知道如何解开她的心锁。
   也许上天眷顾,或许他与她本就该在一起,一次偶然的契机,他才知道为什么她会变成这般模样。
  
   三
   漆黑的夜,房间里的灯亮着,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客厅里乱成一团,她小心翼翼的把所有完好的酒瓶收集起来,然后整理好其他东西,用扫把仔细的清理地面的酒瓶碎片。
   做好所有事后,她撩开遮挡脸的头发,哭红的眼睛和鼻子,白色的半截袖连衣裙粘着干涸的血,她的右手臂上有着拇指长的划痕,她已经自己笨拙的上了药粉,只等慢慢痊愈了。
   “妈妈,我打扫完了。”
   小女孩顾不得伤口,老老实实的坐到阳台边的沙发上,对着空无一人的卧室喊着。
   没有回音,没有应答,小女孩就这样看着卧室,泪水“啪嗒啪嗒”不停的滑落。
   妈妈,你不要阿尘了吗?
   妈妈,你不要丢下阿尘!
   没有人在,一个小时之前,那个女人,已经收拾东西走了,拿了衣裳,拿了钱,可是丢了她,那个女人不要她了。
   “现在,同学们把书翻到第三十页,我们来讲第三章……”
   老师的声音忽而大了些,坐在最后一排的苏陌尘皱了皱眉,伸手抹去泪水,抬头看了眼讲台,又缓缓趴下。
   怎么又做噩梦了呢?明明已经过去那么久,竟然,又梦到了。
   下课铃声响起,苏陌尘并不着急起身,合堂教室三个班一起上课,下课的时候很拥挤,苏陌尘讨厌人多,她宁可最后一个走,也不要挤入人群。
   大学的生活真是无聊,所幸图书馆里倒没有令人失望。
   来学校很久了也不知道爸妈和哥哥在家过的好不好,还有小姨,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适应意大利的生活,也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话说回来,自己过的好吗?
   自己过的,不好吗?
   苏陌尘看着空了的教室,缓缓起身,抱着课本走向图书馆,大学无非三点一线,教室宿舍图书馆。
   “叮——”
   苏陌尘拿出手机,是他来的短信。
   为什么还是没有勇气说分手呢?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继续受伤?受伤……已经没有感觉了吧,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不到了,胸口处的冷竟比这天寒,不过深秋穿着薄薄的长袖居然没有任何感觉,比不过心寒的天冷,算不算是温暖?
   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他呢?喜欢,那是喜欢吗?
   高一见到他,看他认真努力的看书听课写作业,总是忍不住想哭,好像是同情,好像是可怜,因为他看起来,很孤单?
   那种感觉自己也说不清,反正应该是不讨厌,只是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够傻,以为自己是救世主,用自己去温暖别人,可是,明明该被温暖的是自己才对。
   稀里糊涂的在一起,却没想过,心也从那开始,一点点的冷却,冰冻,直到像一潭死水,再无生机。
   不过刚算是在一起,本要高兴着他送的生日礼物,虽然不是生日当天送的,但是,也很开心,可是,嘴角还未扬起,泪水已经滑落。
   “这个月是你和骆驼的生日,我想着买礼物,这个你帮我给她吧,这个是给你的,本来想买个大的,可是买了第一个,钱不够了,下次再给你买。”
   他拿着两个毛绒玩具,让她把大的给同班好友,小的是她的。
   那只玩具熊,她回家就扔了,心刺痛的很。

共 1033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