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笔尖】清洁工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42:02

天色尚且处于朦朦胧胧的时候,那沙沙声已经响起来了。沙沙声扫过每一个处于甜梦的窗户,如一拢初晨吹过的风,悠悠扬扬。迷雾中,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正在工作。手中的扫把就是她的工具。那疏疏落落的扫把扫出一个干净的世界,让每个路过的目光有个安歇的地方。不须言语,不须高声,那沙沙声呢喃着,轻轻地碰撞着地面,或是墙壁。一缕余音抚过她的苍桑的脸庞,抹掉一滴额头渗出的汗水。她的手布满了老茧,深深地刻着岁月留下的伤痕。伤痕一道道,一横横,触目惊心。她的手融入了高瘦的扫把之中,仿佛在岁月的磨合之中,早已成为了扫把的另外一个生长部分。那一划,一横,清理出一方安静的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宁静祥和。

从巷子的一头射来一缕淡淡的阳光,阳光融入了迷雾,变得越发暗淡。她的影子若有若无,碎了一地,再也捡拾不起。她每走一步,影子就拖长一点,阳光将影子拖得更加细碎。每一步都是结实的,每一步都刻下深深的印记。在这个成长速度极快的社会,有很多的东西处于更新换代之中,换言之,就会有更多的东西被抛弃。

有些东西只适合在某个角落里静静地生根发芽,默默在奉献着青春与活力。有些东西不应该被这个快速的社会所遗忘。

她停下手中的扫把,抹掉脸上滑下的汗水,目光落在迷雾之中,找不到安放地。她继续迈着步子,走了两步,喘过两口气,继续投入辛勤的工作。从农村到城市,坐了几天几夜的车,数着日子过来了。城市的楼太高,高到要仰起头才能看到最顶的那一层;城市的车太多,来来往往像傍晚疯狂的蚊子,叫个不停,也像山里的野草,铺天盖地,看不到边;城市的人太多,简直就是屁股贴着屁股,脸亲着脸;城市的人太有钱,听说不久前有人在垃圾堆里捡到一包被人丢弃的钱,哟,真是钱多到没地方花,都丢到垃圾堆里;城市里的女人个个都漂亮得像妖精一样,全身都散发着香气,个个穿金戴绿的,好像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有钱,钱多到没地方花。城市里的女娃子一个穿得比一个少,都露着肚皮胸口,甚至还有人连屁股都露出来。那红红黑黑粉粉的胸罩和内裤都被白衬衫出卖了。那白衬衫简直就像是透明的,哎呦,丢死那个人咧,这和没有穿有区别么!她想想都觉得恶心,这到底是什么世道。

后来她慢慢发现,越是来钱快的人,越会享受。出门都是坐着车,回来也是坐着车,家里有三四部车。白天晕忽忽,晚上醉薰薰,白天抱着小蜜,晚上搂着小姐,等到回来的时候,才想起家里还有个老婆。人家钱花的那是大把大把的,一出手就是一叠钱。有一次她看见有人从车里掉出一把钱,之后那辆车就开走了。她走过去,把钱一一捡起来,一直等到晚上那人开着车回来,才把钱交给他。那个人张嘴喷出一股浓浓的酒气,冷冷地审视了她一眼,一把抢过钱,关上车门走了。她丝毫没有觉得这钱有吸引力,对于捡钱这事也不太在意,在农村这事实在是太正常不过。她从农村到城市数数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一头扎在清洁工的岗位上,风雨不改。她见证了这个社会的快速变迁,细数着经历的每一个变幻的瞬间。手中的扫把依然没有变过,还是那么结实,还是那么有用。她与扫把打了二十年的交道,老朋友呀,只有你才是我无言的伙伴。

她把树叶和废纸,宣传单张一并扫到一起,用铲子铲起,倒入了垃圾车。日子从来就是单调的,波澜不惊,岁月的水细细流过,滋润着每一个孤独的时刻。

在迷雾中跑来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小女孩一路小跑过来,她的手里还拎着几个包子。鲜红的小裙子在迷雾中极为耀目。小女孩叫了一声,清脆的声音跌落在地上,叮叮当当,敲打着初晨的甜梦。小女孩的脸上落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清淡中闪着迷人的芳香。她放下手中的扫把,把小女孩拥在怀里。小女孩说,奶奶,我们回去吧。她笑得很开心,把身子弯下,说,奶奶还有事做。小女孩把手里的包子递给她,包子散发着浓浓香气。她拉着小女孩的手一起坐在台阶上,分享着包子的美味,生活之美尽在浓浓的香气的包子之中。当年她把孩子放在家里,悄悄地跟上进城的大军,成为了这个社会的一员,为这个社会奉献着热血和青春。她很不幸,没有成为了工厂的一员,而是成为了清洁工的一员。二十年,说长也不长,那是相对于漫漫的人生。二十年,又太短,一个转眼的瞬间,自己的孩子已经成家立业,还生下了孩子,自己成为了奶奶大军的一员。在农村人的眼中,也许就没有过后悔这个字眼。自从握起扫把之后,扫把就成为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她手中的扫把就是一个耕种的工具,无时无刻不在耕种着城市这块钢铁森林。

她吃罢包子,望着小女孩稚嫩的脸孔,不禁多了一丝感慨。自己算是彻底与土地无缘,光着脚踩着黄泥巴的日子已经消失在岁月的风中,只剩下了回忆。自己的后代也跟着逃离了土地,一代代被时代的巨轮推着走。身份在不停地变换着,由佃农变成农民,再由农民变成民工,由民工变成了城镇工人,再变成了城里人,再不济也算是城市的边缘人,总算是和城市搭上一星半点的关系。可是生活还是那样,没有丝毫改变。以前是看天吃饭,就怕吃了上餐没下餐。现在是看政府吃饭,从晚忙到晚,做个不停,生活还在只维持在一个温饱的状态。最怕一失业,连个饭都吃不上。农村人还能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政府好呗,政府给我们找了一份好工作,不用再过面向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想当初每个人都想着到城里来挖金,把地都丢荒了。记得数年前,她回了一次老家,那茫茫的田野里长满了杂草,不知荒废了多少年。她的目光落在摇曳的荒草中,再也找不回来。她只得拖家带口,再次奔向城里。她回到城里之后,同乡对她说,政府将来会征地,把地都收回来。她听完之后,愣了好久,硬是没想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呵,政府真是好呀,把地都收了,把八个亿的农民都养起来,可以预见将来美好的生活。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的男子光着膀子拉着一车垃圾过来了。呵,真是难为男人了,一出来就和她一起做清洁工,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十年。她曾无数次问男人,为何愿意和她一起做清洁工。男人总是呵呵一笑,老实而憨厚。男人把一脸笑容送给她,说,你是我的婆娘,我怎么能忍心看你受累。其实因为男人太过老实,做事不灵活,不像城里人一样做事圆滑,做事像头牛一样,不知苦不知累,在不知不觉中就得罪了许多的人。男人被炒了无数次,终于忍气吞声做起和妻子一样的工作,但是男人从来没有过计较。她就喜欢男人这一点,踏实,慢慢也就习惯了男人不争气的一面。日子还是要过,每天的太阳还在照常升起。他们两个各负责一个区,男人做得比较快,做完了就过来帮助。

男人把垃圾车放下,来到了她的身边。小女孩叫了一声爷爷,他甜到心里去。一把抱起了小女孩,用胡子扎着她的脸,扎得她嗯嗯乱叫。女人一旁叫男人把小女孩放下,像什么样,一身汗臭味的,难看死了。男人这才不舍地把小女孩放下,挨着女人坐下。女人把包子撕了一块喂给他吃。他张开嘴,几乎把女人的手给吞下了。给女人一个爽朗的大笑。男人老实,话不多。小女孩紧紧地挤在他们的身边,带出一串串动听的笑声。

他们休息够了之后,推着垃圾车消失在迷雾之中。

这个时候一缕炽热的阳光蒸发了迷雾,清理出一个明晰的初晨。金黄的阳光爬上了墙,叫醒每一个处于酣梦的人。新的一天来了,人生又迎来一抹新鲜的色彩。城市没有鸡,如果有鸡,那还用阳光么?城市的人习惯了睡懒觉,因为醒来之后又要面对这个多变的社会,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时代的车轮给无情辗压。在梦中,他们才是自由的,因为他们可以做梦。这个社会变得太快,有些东西很快会被遗忘,有些精神值得永远铭记,有些人很微不足道,值得去尊重。社会变得再快,只要步子不乱,一样会走得很稳,很扎实。

哈尔滨癫痫病研究所吕梁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癫痫病吃什么药物是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