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家园】凤凰台上忆吹箫(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42:11

总揽父亲一生,终归一个读书人;但他读的书,多为古籍。在写作上,偏爱诗词,且对填词情有独钟。我因外出求学,较早地离开了他,可惜没有留心收藏他的亲笔文字,我现在手头上竟有的一点点父亲的诗词作品,还是大弟从三叔的遗物中留心寻觅出来馈赠于我的,而且多为词作。

词的基调偏重言情,父亲晚年的词作,就将一切憋闷在胸中的心绪,他都在词中得到了尽情的宣泄;一切深藏在心中的情感,他都在词中致力于表达得缠绵悱恻。

我的父亲、母亲,透过一个世纪的滚滚烟尘,他们的情缘,宿命天定,无所谓缘深缘浅。自从若干年前父亲瞒着母亲,在外娶了另一个女人之后,我的人生中就另添加了个“娘”,但母亲隐忍,仍有一时明艳的美好,内在却潜存着酷烈的伤痛;这些曾经的悲欢合离,演绎了我的父亲、母亲和娘他们自己的天性和天命,注定了他们三人交织一世的悲情。

母亲的整个青春年华,都在30岁以前浓缩盖定;30以后,骤然转身,情如止水,遁入空门,将心皈依。此后几十年,父亲只能远远地看她,似乎远远地失去了天地,他只能远远地悔恨一生、眷恋一生!

后来,我从父亲的诗词中,才得悉父亲的心已由深深的眷恋趋向痴迷。我读到父亲的<<龙山氏词稿别裁集>>的首篇,即是:

清平乐

----1976年秋

仙乡路断,

人在尘埃岸。

苦海茫茫长夜漫,

竟似云边孤雁。

悟凡悟圣难成,

老来独念仙卿。

回首归期已误,

凄凉怕有蝉声。

父亲痴恋母亲一生,直至临终,还在那里空茫迷醉填词;母亲究竟是何魅力吸着父亲一辈子如痴如魔、神魂难安地恋着呢?其实,母亲自十七岁嫁入尹万顺,并不是国色天香,也算不得楚楚佳人。只因母亲在娘家自幼有良好的教养,入嫁后德、言、容、工又得以丰化,加之母亲内在的贤淑温婉、刚强独立的秉性,这就决定了母亲一生的精神品位。母亲“上善若水”,积德于道,有着“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人格魁力,这是父亲梦魅寐以求的女性。

母亲年轻时出生于殷实家庭,又嫁入商贾之家,处在家庭较殷富的境况下,但她生活从不奢浮。初为人妇,母亲在那样殷实的家庭里,仍执意要父亲打造两台织布机与姑子勤俭持家,巧手织出全家上下享用温暖柔和的绵织品。母亲认认真真做着一切家务,不仅自己获得了一种内在的平静和充实,而且总是把她份内份外的事做到极致。母亲在20几岁时,祖母生下了第5个儿子,比我还小两岁,母亲见公婆无乳汁抚养,于是强忍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吃米糕、喝稀粥,母亲也要怀抱小叔子开襟哺乳。父亲看在眼里,对母亲的贤慧善举十分敬重,打心眼里钦佩之极。母亲在家是长媳,但对姑子和几个叔父均十分地爱护,并以德管教,赢得在叔父们中有“嫂娘”之称。即使后来母亲带着只有几岁的幼小儿子,苦渡八百里洞庭,千里寻夫至湖南。当她长途跋涉走进长沙西泰岭公馆,见到父亲又娶了一房人时,母亲当时只有20几岁,却能隐忍变伤痛为镇静,智慧驾驭人生。母亲在后来的岁月里,十分善待这位湖南潇湘妹子,竭诚以姐妹相待,这是我这位娘的幸运,也是母亲宽宥恕道品质的体现。母亲当时在长沙水陆洲只有两年的日子,尽管只有两年,但母亲仍然舞出了豁达美妙的生命节奏,人世刹那一瞬,佛祖亦可拈花一笑;瞬间也可囊括母亲毕生的精华。白乐天两句诗说得好:“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这是母亲当年显露禅思的绝妙写照!母亲隐忍在长沙水陆洲,度过了她独立行爱两年的情爱生活,牵手与父亲登上岳麓山取悦了自己的一生,浓缩了与父亲的今世情缘。这才导致了父亲在母亲皈依佛门那一刻,在<<苦炼静修寺>>大殿主持海修大师面前长跪不起、哭天撞地、求佛慈悲还我妻子的悲摧的一幕。

母亲一向对父亲体贴入微,直至心灵的抚慰;我从小就发现母亲是位拥有懂爱入情、有很高的爱的能力的女性,可惜父亲年轻时没有珍惜。后来父亲不只一次地对我谈起母亲这种纯美的真情;现在看来,这种逝去的,在父亲心中未必不是一种永恒难再的美好,是故,母亲骤然转身,在父亲若干年后的笔下,顿成绝唱!

在母亲毅然离去的半个世纪中,父亲始终在经年的岁月里,在他诗词文字里哭泣,成了今天留存在世间的断章绝唱;父亲恨自己当时糊涂,怎能让你去佛门皈依呢?当时没尽心力挽狂澜,如今悔那没未雨绸缪何用?心上人早去了仙山,插翅也难挽回终身的憾!三生石也好,山盟海誓也罢,如今全都尽付东流,已成千古遗恨!父亲词笔临终,更是情思荡漾无边,留下不尽的拳拳心、眷眷情,一阕<<凤凰台上忆吹箫>>,成为他传世咏流传无可替代的经典!

<<凤凰台上忆吹箫>>

(癸亥暮春三月作“春思”书此)

春去春来,花开花谢,都来莫非闲愁。

怕惹相思起,懒做春游。

休向桃源问渡,迷去向,枉负渔舟。

归来处,凄凉满目,万事悠悠!

休休,此情不尽,纵梦绕高唐,也是浮沤。

似狂澜未挽,空费绸缪。

忍看蓬山远阻,难插翅,飞上层楼。

叵耐三生石上,缘薄浅,折翼中途。

千古恨,山盟海誓,尽付东流!

这阕词写于1983癸亥年暮春,父亲特意命题为“思春”,也许起笔就含有双关意,因为母亲名“春玉”。分离几十年来,父亲一直思念着“在河之洲”的母亲,这种恋情,在父亲的系列诗词中展现出无限缱绻,难以释怀。他的十二首隐情抒情诗,还是在三叔的<<大兄诗词集>>遗稿中发现的。其一:回想当年忆旧情,偶来汉地遇贤卿;天涯咫尺徒相望,水月镜花愁煞人。其二:旧恨新愁总未忘,遊仙枕上梦黄粱;重圆破镜知何日,无那相思淚两行。父亲的这些诗词隐情都是昔日对远在湖南衡阳三弟的倾诉,实则是用文字在哭泣;这哭泣,恐怕只有在这些诗里才能听到,确实写得衷肠委婉、洞拆心扉,还有那<<蝶恋花>>:“我念卿兮卿念我”……这些诗词永远印证着父亲对母亲的心魂有千千结,堪称穿透灵魂的绝唱!

<<蝶恋花•忆旧>>

(一)

我念卿兮卿念我,

事到如今,

两地闲愁过。

记得乐昌分镜破,

何时才得重园箇。

我念卿兮卿念我,

怀想当年,

错种前因果。

一念之差真为祸,

悠悠岁月如流火。

(二)

我念卿兮卿念我,

深感贤明,

使我将身躲。

避却重婚无犯过,

更生自力勤操作。

我念卿兮卿念我,

女嫁男婚,

全靠卿掌舵。

凡百耐心多稳妥,

精粗细巨双肩荷。

父亲这些诗词是辞世后才从三叔的遗物<<大兄诗词集>>中发现的;若将他对母亲的这些眷恋的隐情诗词,拿来对照父亲的癸亥<<思春>>词,不难看出,父亲一定会想,三十多年前的结发妻子,带着女儿皈依了佛门,作为曾经的丈夫,情知无法挽留,当历史已成为过去,离恨别苦自然难以尽述。所以此词写出了他悔恨和相思的痛苦心情,曲折婉转,满篇均是情至之语,一片肺腑之言。

<<蝶恋花>>

1983年3月17日

往事如烟频记忆。

无限凄情,

瞬息眉头聚。

最怕花笺题锦字,

柔肠婉转供憔悴。

双凤朝阳成泡影。

人面桃花,

不似当年意。

幽梦欢缘未可继,

相思惟有枕边泪。

从上诗中用典来看,均表明了父亲当时对母亲的相思之苦,一腔哀怨,“凄凉满目,万事悠悠!”的深憾疾首之情。后来又发现前一年年终雨中,父亲早已相思卧床,情不自禁,填词一阕,挥洒了他无边荡漾的情思:

<<蝶恋花>>

(壬戌腊月十七、八阴雨连绵,卧床两天,枕边看书,心绪所至,偶赋一阕。)

欹枕观书神易倦,

一霎朦胧,

已入阳台梦。

云外依稀神女顾,

醒来又是佳期误。

为问三生缘在否?

破镜难圆,

只含相思苦。

金凤钗钿无觅处,

欲归已隔蓬山路。

这是父亲至死迷恋母亲的思绪,我记得父亲只要单独与我相处时,都会谈及母亲是他心目中痛失的淑女。记得父亲曾在我参加工作第一年,与我见于“首义烈士陵园”时,湿润着眼对我这个儿子背诵陆游的那首《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当时父亲泣诵到“错错错”时哽咽地连续重复了几遍。其实父亲的这些隐情诗词就是他赋得一世悔的最好印证,这简直是岁月留痕的最大父憾!

吃什么药治疗癫痫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费用高吗哈尔滨专业癫痫医院老年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