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江南】凤凰山上惊心并快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51:11

今天,当我又一次站到了沣峪口的这座山前时,忽然间有点陌生感。我想这个感觉来自于前天的一次网上查资料吧。因为临时上传的文中提到了净业寺,为了给西安以外的读者一个准确说明,在网上搜了净业寺。结果搜出了两个:一个是广东的,另一个就是西安的净业寺。前者,我想这一生都不会和我有关系,后者才是我关注的。文献中介绍了西安的净业寺,其中将它的位置标注在秦岭沣峪口内的凤凰山上。

当时看到这一条文字后我哑然失笑。而后,看着那条简介还真的沉思了一会。看着、看着挫败感油然升起。唉,我真是功课没有好(我正在计划在秦岭的终南山,寻访到50位高学历的青年出家人,然后集结成书)!在这座山上滚爬了一年多,竟然连名字都不知道。说来更好笑!不但我不知道,而且在这里滚爬了四年多的驴头(驴头,是我们爬山小集团中的头儿。不是他个头大,而是他的号召力和强壮的体力决定的。他们本来有六个结伴爬山多年,一年前在凤凰上遇到我后,我就被加入了)和他的姚同伴也不知道。今天下山时他们竟然告诉我叫青华山。哈哈。

人,真的是以群分啊,我们这群同类项聚一块了。但是,我比他俩还好一些,也比他俩低调多了。在我不知道前,我的文章中从来说的都是从沣德寺到卧佛寺的山上,半山腰有座净业寺。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有点小才啊。如果在我没有查资料前问了他俩,他们说是青华山,我会信的,一定会在文章中注明的!

唉!想想都后怕啊,那我会误了读者的。我的读者群中,有一些是信佛的人,他们相约从外地到西安旅游,其中对我多次提到的净业寺是无限向往。

想想看,他们看了我写的,到西安后在秦岭的青华山上找净业寺,折腾坏他们也找不到的!加上这青华山上是一座庙接一座庵,到底有多少座我还真的不清楚。他们找一座不是,找一座不是,心里会想着,下一座庙一定是吧,结果一路找来,上到山顶的卧佛寺也没见到。

在那儿一问得知:净业寺是在青华山的比邻,在另一方向的凤凰山上,两个入山口相距十多公里。我想象着他们听到后的样子:大家捏一捏钱包后是面面相嘘啊。从青华山上的第一座庙开始捐香火钱,大庙、小庵一路捐下来,钱包内的钞票都化为香火钱了,而最想捐的净业寺,就只好多磕头了。弄不好还会谴责我:这朵儿是不是心口不一啊?多次表明自己没有宗教信仰,实际上真像是青华山上庵庙里拉香火的托啊!

哈哈。写到这里,我控制不住的笑个不停。因为,我会不自觉的想到成都的美女朋友周言,我的每篇关于寺庙的文章她都看,多次表示一定要到净业寺来。并且表示来时就按我写的线路就好了,不用麻烦我的。哈哈,这次笑是有点庆幸的意思了。庆幸朋友们还可以继续认可我写的。

但是,还是越想越害怕。联想到前边驴头给我说的那几个峪,我也没有论证过,都对不?不过还原‘历史真相’,当时是姚驴说是青华山,驴头在旁边附和着认同的。姚驴,我还得多说几句,很欣赏他的。这位驴友的知识面很广,表面很谦逊,是一位不显山露水的人。当然了,强将手下无弱兵。以此类推,驴头的素质就更不一般了。只是他也有知识盲区而已。我们最大的不同是:后者经常对我‘口诛,笔不伐’。我呢,是‘投桃报李’的人,无理都强辩,借此对他进行‘口不诛,笔来伐’,呵呵!这就是文字的魅力。

我们一起爬了一年多的山,大多都是他们车队到校门口接上我,晚上一定再送到门口。下周再继续如此,如此如此,周周月月。因为志趣相投,爬山的过程更具意义,快乐有了平方。

关于爬山的这项活动。没有爬过山的人,永远想象不到这个过程中的乐趣。在我看来,每一次都是一个全新的过程,全新的享受。这条爬山路线,我爬过N次,也写了N次。大家也看得有点感到不新鲜了,可是,我还没有写够。因为,同样的路线,不同的时间,不一样的感动,不一样的故事。每一次都是充满期待,迎接着新一次的征程。我很珍惜每一次爬山过程,每每当我写下这个过程时,内心的那种享受也是不一样的。爬山时我是双脚支撑用心行走在大山中,过程中我的身心得到了享受。写的时候,我是双手支撑用心描绘,过程中我的精神又一次得到了享受。这是一次升华了的过程,很陶醉的。

今天早上,我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和驴头们一起出发,而是和两位留学生先上山了。

回想上山的过程就有点小生气。出发时告诉驴头我没有登山杖,他答应帮我带一个。我上到沣德寺后面的大斜坡时,他告诉我走到大转盘了。以他的一贯速度,我推算了一下时间,20分钟后到砖塔时他就可以追上我们的。结果呢,我是‘望穿秋水’到了终点也没看到他的踪影!

两位巴基斯坦留学生,一位是莫罕。另一位是他的同胞,中国名字叫李亨。莫罕出身贵族,是位修养很好并很单纯的人。他为我负重,我们一起爬了其它地方的很多座山。李亨是和我第一次爬山,他的实力我不清楚。开始上山时,他背上了其中的一个包。我们仨人只有两个手杖,李亨说他不用,并告诉我他去过华山。晚上11点开始上,第二天5点冲顶看日出,回来后没有任何不适。

我听了感到他比我强多了。我19岁那年去过华山。我是晚6点开始上,第二天快6时手脚并用爬到顶上,看到了日出。回来后腿疼了近两周,前五天腿疼得无法迈开。听李亨这么讲,我就不担心了,那就开始今天的正式爬山。

李亨大步流星把我和莫罕甩到了身后。远看他高昂着头,身姿挺拔,简直就是驴头的传人。沣德寺山门旁上山的这段大于50度的陡坡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平地。我们爬这段山时都是低着头,伏着身看着脚下。

“莫罕你看,李亨比你厉害多了。以后我爬山不让你来了,让李亨陪着我。”我逗着莫罕说。

“你不能这样说的。他的家在克士米尔地区,那里出门就是山,他可能从小就上山的。我的家在伊斯坦布尔,没有山的。你真的要和李亨一起爬山吗?不要和我一起了?”莫罕认真的说。哈哈,单纯可爱的莫罕当真了。

通过这个陡坡后,我发现莫罕出了很多汗,而且脸异常的红。我叫停李亨,让他放慢步频并要多停下来休息。因为,他在前面快速领跑也不休息,我和莫罕都吃不消了。前面就进入森林里的练驴坡了。练驴坡,顾名思义就是很难上的意思。沣德寺后的练驴坡,坡度接近80度,长约1500米,异常考验爬山者的体能。我曾在此心跳加速,异常痛苦,差点出意外。也是这一次,结识了驴头。当时他看到我情况不好,强制卸下我的背包他背上。

今天站在坡下,没想到李亨看到练驴坡后异常的兴奋说:“不休息了,上吧。”而这时的莫罕不停的弯腰休息,我也感到很累。我取下莫罕的包让他再休息一下。取包时我才发现,莫罕的包怎么这么重?打开后发现,他的包中比我给他准备时多了八瓶水!

我问莫罕怎么回事?他说“在楼下时李亨让买的。”我将装水的袋子拿出来,打算我提上。李亨说放他包里,我想也行。

莫罕用外国人说中文的腔调说:“我告诉你,他背着那些水,五分钟,就是五分钟后,他也会很累很累的,会爬不动的。”

“你自己不如李亨厉害,还不服气人家比你强啊。”我和他开着玩笑说。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看着。”莫罕背起包,开始追李亨。

李亨快速冲向大斜坡,我和莫罕还是追不上。因为大斜坡上的石沙踩上去很滑,所以我和莫罕低下头小心的上。等我再抬头时,看不到李亨了。莫罕摇头晃脑的说“他太厉害了,我比不上了。”

“莫罕,我们休息吧,太累了,你大声说让李亨也停下休息。”这时刚好接驴头的电话,他告诉我到转盘了,让我慢慢上山,等着他们。

“你的朋友们快到了吗?我喜欢和很多的人一起爬山的。”莫罕高兴的问。

等我和莫罕再向上爬时,看到李亨也坐着休息。莫罕高兴的说“哈哈,快看,我说的对吧,五分钟后他也会爬不动的。哈哈……哈哈。”

这时,我发现面向我们坐着的李亨,身姿像雕塑一样。等我走近后发现李亨的脸像纸一样白,眼睛深陷着,眼圈黑青。我心里一惊,连忙问:“你怎么了?”他没有回答。

我向前扑去,抓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是冰凉的硬。就在这时,李亨一下子向下溜到一米外的树前,僵硬的躺在斜坡上。我又一次扑向他,艰难的扶他靠住树坐下。

“莫罕,不要笑了,快拿含糖的水,快!”我焦急的喊到。

莫罕显然没有经过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时的他不知道过来救李亨,在一旁笑的腰都弯了,不停的说“怎么样,我说的准吧,他不会超过五分钟吧,我背了三十分钟才背不动的。他不如我厉害吧。哈哈,哈哈。”

“莫罕,快来救李亨!”我心里凉气都涌上来了。我掏出手机想要驴头快点上来,我需要帮助。转念一想,他现在一定是在快速追我,不用催的。李亨无法喝进去水。这时,莫罕大声说“给他吃鸡蛋。”

他剥鸡蛋的时候,我把香蕉放在李亨的嘴边说:“快吃下去,这里边有钾,能快速缓解的。”李亨还是没有反应。我心里很急向下张望,莫罕看我这样问:“上来的这么多人,没有你的朋友们吗?”

我怎么回答他?我自己也没想到上来的这么多同胞,你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面对这样的场面看一眼脚步都没有停,没有人伸手帮我们,反而对他俩的国别有着极大的兴趣。难怪莫罕才不理解。

我将李亨的腿尽可能的向胸前圈屈(这是我自己的经验。),揉搓着他的太阳穴时我的眼泪差点憋不住了。在心里给自己说:不能乱了阵脚,他的情况和去年没救过来的那位驴友不一样。大约两分钟后,李亨抬起手吃了香蕉。看他这样,我轻叹了一声“你吓坏我了。”我的眼泪这时流下来了。

接着他又吃了鸡蛋,喝了一些果汁。我们在那里休息了好一会,李亨的脸色好多了。他说:“刚才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哪里了?”

“你已经回到巴基斯坦了,机票都免了。”我打趣的说。和我一样幼稚的莫罕听了又开始笑弯了腰,又开始重复他的预测。

“讨厌的莫罕,还在笑,我都吓坏了。”我真的是有点生气了。

李亨说:“我好了,走吧。我是早上没有吃饭的原因,现在全好了。”

我取出放进李亨包的那些水,我自己拎着,他们不让。我说“一会我的朋友们好多人都来了,他们可以帮忙拿的。”结果,八瓶水我拎了不到五分钟心里一阵恶心,冷汗都出来了。我向下一看,驴头今天真是奇怪啊!还看不到上来。

“不要水了,再拎一会,我就躺在山上了。”我将所有的水全放下了。事后,很为自己的决定拍手。因为,我要是抱着一会驴头就到了的念头,那我就死定了。这座山,年初四时莫罕和我来过一趟。他知道通过大斜坡后,后边的路就很好走了,所以他当时不同意扔掉水。

手杖我给了李亨,他们俩前面爬。没有手杖的我,在练驴坡上又一次经受了考验。这一次,我对自己充满了自信。爬过大斜坡了,最艰难的地段过去了。休息后我给他俩讲了后面的方案:莫罕领着李亨前面爬山,但是你们不能走的太快,不能拉下我五米远,我没有登山杖走不快的。

两位留学生也是很有修养的人。后面的路对他们来说很轻松,但是我们仨人一路上根本没有分开过。不同是,后面的路他们根本就不休息,因此,这一趟我们用最短的时间到了卧佛寺终点。

莫罕反复的说“今天爬的不好,太快了,太累的,上一次我们爬的好。”

到终点两分钟后,我们的小驴友上来了。他说“可撵上了,你一个人?”我没有马上回答。因为,我一时竟然有点压不住气了,心里想:这不是搞笑吗?我到了,你们也到了。

稍许我说“不是,仨个人。你一个人上来的?”。

“不是,驴头离我有20米,马上就到了。”小驴友姓秦,有时很有眼色的。这会,他显然是发现我不高兴了,回答时声音好小的。听到他这样回答,我摇了摇头。正在这时,驴头拿着两个手杖到了。这分明是故意的吗?哼,我装着不生气,看他怎么说。听他解释完后,我可是开眼了:他是一路上和不同的驴友们欢聚啊!好像是手都握困了。

不生气了,理解的,他在这座山上人气超旺啊。

不过我也心里嘀咕:一路上我几乎没用手杖,想想这条线上,前不久滑下悬崖没了命的人,自己还真是命大啊。所以,我还是很小气的抱怨了驴头:“等着你的登山杖,如果出事了,你是要下到悬崖下才给我么?”

驴头听了很宽容的笑着说(他心里也有点小生气的):“我已经超越了很多人的,你们今天走的太快了。我还当你是和学生们故意不等我的。”

哦!‘猪八戒背耙子啊’!明明是你故意的。否则,为什么我前脚到,他后脚就到了。哈哈!不能再调侃了。

我们和驴头一起穿越下山时,明显感到心不像上山时那样累了。虽然我没有和他交流,但是两位留学生的安全已不是我操心的了,很自然的交给他了。其间,李亨的鞋带开了,驴头蹲着给他系上。看着在我们前面奔跑着下山的莫罕和李亨,驴头大声的提醒他们注意安全。

到学校门口我们下车后,驴头和他的同伴都下来和两个学生握手告别。分别后莫罕说:“你知道吗?你的朋友们,真的、真的、真的是很好的人!我爱他们,很爱很的。”

我摹仿他的语气说:“是吗?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啊!”哈哈……

马路上,我们仨人大笑起来!

南京治疗癫痫的费用辽宁癫痫的专业医院沈阳癫痫病去哪治疗河南哪家癫痫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