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我是这城市匆忙的过客(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08:26

中午十一点半,我匆忙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一身旧衣,一脸疲惫,手里提着一包药和半只烧鸡,斜挎着一只包,里面有我给儿子准备的袜子和秋裤。我要赶去儿子上学的学校。街上繁华一片,高楼林立,这样那样的喇叭嘶吼着,期望招来火爆的生意。噪杂的街道上车来车往,一辆辆越过我,一辆辆都和我没关系。学校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地段,离公交车站再走三条街道以外的地方,打车去五块钱。我相信自己二十分钟可以走得到,我舍不得花这五块钱。

昨晚儿子用老师手机打来电话,说咳嗽严重了,让我给他送点药过去。心里顿时忧虑,他从小肺不好,老咳嗽。今年升初中住校,八个人的宿舍住了二十个孩子,生活饮食诸多不习惯,可能伤风了。早晨忙完一些家务,十点就准备去学校,这里的公交车极不准时,有时候站在路边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而学校中午十二点一过再去找孩子就是大海捞针。

天气阴沉着,我站在路边左顾右盼,怎么也不见个公交车,看来今天又要等在这了。果然,二十分钟里路上像狗舔了一样干净,别说公交车,连个自行车都没有。已经十点四十,我还是没等来公交车。好不容易过来辆私家车,我赶紧招手,不知道什么原因人家没停,再来一辆,我继续招手,结果一样,就在我不抱希望的时候总算拦住了一辆。

这司机倒是不急,车开得很慢,到另一个村子又捎了一个美女,美女打扮入时,描眉画眼的,上车瞥了我一眼,转过头看着车窗外,一副清高骄傲的表情,我看看她,再看看灰头土脸的自己,忍不住想笑。这美女揣着两部手机,上车不久就左边耳朵听一部右边耳朵听一部的打电话,想不出她有什么繁忙的业务要这样?快进城的时候,才看见去我们村子的公交车摇摇摆摆出城,我们就这样与它擦肩而过。

下车时已经十一点十分,美女扭着腰身融入城市的人流中,不会有人看出她和城里人有什么区别。而美女这样费心打扮肯定也想要这样的效果。我顾不上欣赏城市的繁华,匆忙奔向药店,和工作人员要感冒咳嗽药,给了一个999感冒灵,又给个咳嗽药,我一看咳嗽药是片剂,便有些不想要,问有糖浆吗?递给我念慈庵牌蜜炼川贝琵琶膏,好吧,虽然这个药贵,但是止咳还是不错的。

出了药店奔向市场,看见卖熟鸡肉的,给儿子买了半只,开学才两周,他就瘦了一圈。也不知道该给他买什么好。

徒步到学校,校门口已经有一部分家长在等待,小车,三轮车,摩托车摆了一溜,校园围墙是铁栅栏,可以看见学校里的情况,孩子们还在上课,郎朗读书声一阵阵传来。一些家长已经扒着栅栏张望,手里提着这样那样的吃食,等待着自家孩子。

儿子的教室在一楼,在栅栏外很容易就能看见,我来到他教室对面的栅栏外等待着,不想儿子已经在张望,一眼就看见了我,咧嘴一笑赶紧把头转回去。我松了一口气,还有几分钟就下课,等着吧!

一声“叮咚”声响,学校乱作一团,各个楼上都拥出了学生,走读的,住校的,一样的校服让一群孩子迅速混淆在一起,分不清楚谁是谁。这所学校建校四年,人数从最初的一千多扩增到了现在的四千多学生,一到放学时,校门口就拥挤不堪,人满为患。儿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奔向我。边走边咳嗽,脸涨得通红。我隔着栅栏把鸡肉递给他让他吃,他说人多不好意思。又看见我买的药,皱眉说知道他不喜欢吃颗粒还买,我拿白眼翻他,那你别生病啊?他又咧嘴笑,说让我进来和他一起去餐厅吃饭。我看着被学校保安堵在门口的一群家长,心想会不会是要等走读的孩子走完了才让家长进去,可十几分钟过去,家长还被堵在外面,儿子转了一圈,隔着栅栏说不让家长进来咋办?一些带饭的家长已经把饭递给孩子,孩子在栅栏里面吃,家长坐外面看着。儿子有些失落的看着门口的保安,我说那你进去吃饭去吧,他说那你咋办,我说我回家呗,还能咋办,要不我翻墙进去?儿子大笑,人家保安看着呢,你翻进来被抓了可别说是我的家长。我大笑,唠叨嘱咐他按时吃药,他应承着。

让他把秋裤和袜子拿去,固执地不肯要,天空开始落雨,他催促我快回家去。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校园里,我也转身离开。文联有一个姐姐寄来的一些书,今天想拿回去。可这会文联已经下班,上班还在两个小时以后,天下雨了,我能去哪里?

没有目的的走在街上,雨越下越大,车依然在来来往往,没走多久后背已经湿了,还是找个地方避雨吧。我的前面奔跑着三只流浪狗,大点的一只狗嘴里叼着一颗羊头,领着两只小点的狗奔跑,转眼就不见。我拐了一个路口,看见一座清真寺,宽大的门楼遮挡住了漫天的雨丝,我赶紧奔过去,门楼下避着一个卖水果的三轮电动车,车主咧嘴一笑,这雨真大!我也一笑。一抬头,三只狗也避在前面不远处啃着羊的头骨。门楼下的穿堂风一阵阵刮过,城市就这样沐浴在雨中,整个街道都是落下的雨水在忙碌地流淌,在设计好的地方蹿进下水道,然后被城市拒绝后从排水口流出去。想想还是乡村好,不管下多少雨,都被一滴不漏地吸收容纳。后背传来的阴冷让我有点哆嗦。卖水果的冒雨离开了,留下我继续发呆,狗目中无人地继续啃食骨头,不时冷眼瞟着有些狼狈的我。我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一点。

迎面来了一个撑着伞领孩子的大姐,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大姐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一时茫然,在这下雨天,在这城市里,我实在不知道能去向哪里?大姐领着孩子飘然而去,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开门,抖了抖雨伞上的水,回家了。

那个大狗啃够了骨头可能觉得无趣,慢悠悠冲着我来了,在离我三米的地方停下与我对峙,我看向路边,想着它要追咬我,我该怎么跑合适?雨继续下,狗没有离开的意思,就那么低头盯着我,我有些无奈:我又不和你抢骨头,这地盘又不是你的窝,你这样盯着我干嘛,再说这么大的雨,你把我赶走我能去哪?

可惜狗听不懂我的话,继续有恃无恐地盯着我看,是不是在它眼里,我不像城里人,所以它敢这样欺负我?我一边看雨哗哗地下,一边留意狗的表情,生怕它立马翻脸攻击我。这样忐忑的心情实在折磨人,惹不起就躲吧。我咬咬牙走进雨中,回头看了看狗,赶走我它卧在我刚才站着的地方目送着我,我只能继续行走在雨中。远远来了一辆出租车,抬手拦了下来,先去文联再说吧,总比走在雨里强。

到文联一点多,打电话给主任,说单位没人,让我等等。文联的楼下坐着几个避雨的农民工,可能是在附近工地上干活的。披着棉衣,围成一圈吃着干粮。大号的茶杯里泡着的茶水沤成了暗红色,馒头看着也不是很软和,他们就这样一口馒头一口茶水就着吃,说说笑笑地打发着午休的时光。我默默微笑看着,这种生活我时常经历,太熟悉,也太能理解。但心里还是隐隐痛了一下。如果是晴天,他们就可以躺在这水泥台阶上睡会,可下雨天能躲在这避雨就已经知足了。

我就这样看着他们,仿佛也在看着自己的生活,无数次我也和我的搭档们围坐在一起,一口馒头一口水,一句玩笑一场闲话地打发枯燥的打工生活,笑着,闹着的让日子一天天过去,辛苦劳碌仿佛在这些笑闹中显得微不足道。

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吃完收拾东西走了,楼下顿时冷清,我才感觉后背冰凉不已,时间还没到两点,我心里有些懊恼,今天铁定是要感冒了,早知道这么大雨就回家,可是再来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还是很想把书早点拿回去的。那就等着吧,拿出手机,翻出一本惊悚的小说看着打发时间,可越看越冷,时间也仿佛凝固了一样,过得无比缓慢。

好不容易等到了电话,说上班了,我急忙奔向办公室,拿到了厚厚一摞书,两个小时的等待和寒冷顿时可以忽略掉。

和主任匆忙道别后,打车奔向公交车车站,这会雨小了,城市又开始热闹,商铺,小贩重新活跃起来,不遗余力地叫卖招揽,我无心欣赏这种热闹,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一个转身,城市的一切又将和我无关。

济南的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癫痫哪里医院治疗的好治疗癫痫的托呲酯有什么副作用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