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青青的巴根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1:07

寒尽春生,晴日风暖。

我踏着水泥路朝休闲广场东边的一小片树林走去,站在树下面人工培植的草坪上,脚如同踩在软绵绵的地毯上,一种柔情从脚底油然而升。那纤纤的绿草在大树的呵护下蔓如丝,无忧无虑地肆意生长着。

乡土上有各种各样的草,随处都可见它们的身影。土路上、田埂上、河堤上草的品种特别繁多,常见到的有牛筋草、看麦娘、节节麦、狗尾巴草、茅针草等等,它们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风姿,而我最熟悉最敬佩的还是那卑微的巴根草,它最接地气,生生世世都匍匐在大地上,伸展着它那细长如竹节般的手臂,深情地搂抱着泥土,幕天席地,餐风饮露,因此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土生土长的草。

巴根草,听起来就是一种最质朴的大众化称呼。它贴地生根,纵横交错,蔓延得到处都是;它生来简朴,从来不计较一块地的肥沃与贫瘠,与大地一起脉动着;它生在最底层,默默地历经着风霜雪雨的洗礼。它也有个硬朗的别称“铁线草”,这是一个个高于大众化的称呼。作为乡间一株最普通的草,它的身上有一种柔中带刚的韧性,有一种永远压不垮的顽强生命力!

纤细的草叶跟针尖似的,看上去弱不禁风,然而它却有着极强的繁殖力,只要有泥土的地方,它就会肆意蔓延疯长。

在那个生活贫困的年代,它以一种特殊的用途,令家乡人对它刮目相看。

乡村的春天,一条条蜿蜒的众生之路,巴根草悄无生息地生长着、延伸着,编织着田间路埂上的绿色衣袂。

卧地的巴根草默默地低微地生长着,最后以牲畜饲料的身份,奉献出了自己微薄的价值。老实巴交的爷爷一辈子耕田和牛打交道,到了三四月份正是巴根草的茂盛期,牛吃膩了一个冬季枯燥乏味的稻草,该是换口味的时候了。爷爷忙着田里的琐事没时间照顾牛,我就牵着牛到长满巴根草的路上、河堤上,让牛吃草。犍牛吃完高一点的草后,就开始吃贴在地面的巴根草。巴根草甘涩爽口,牛似乎也懂,它见了巴根草,如同饥肠辘辘的人遇到了大餐,两只硕大的牛眼流露出贪婪的目光。可是巴根草个头不高,它想用大舌头卷起来就有些难度,只能把牙齿贴着地面啃吃。它扇动着耳朵挥舞着尾巴专心致志地啃吃着,我将牛绳松开了蹲在地上拔路边的茅针草,听着牛嘴齿发出的“咕笃、咕笃”咬断巴根草的颤音儿,那颤音儿特别好听。

“嘎一一嘎一一”几只大白鹅摇晃着笨拙的身子走了过来,看到脚下鲜嫩的巴根草,就弯下那软管般的长颈,低着头张开了黄扁的嘴,一口一口地吞吃起来。吃饱肚子后,仰着头“嘎一一嘎一一”几声,一摇一晃着走去了。

以前家里养猪,父亲常常大清晨就起床了,挑起一对簸箕,簸箕里放了一把铁锹到田埂上去铲草皮子,不一会儿挑回来倒进猪圈塘里。肥猪嗅到青香味兴奋地从卧室里窜了出来,用长嘴拱着草皮子,寻找巴根草茎吃,它连吃带踹的样子真是滑稽可笑。日复一日,就积满了一圈塘的肥料,父亲会把肥料一担担地挑到田里,助力庄稼茁壮成长。那块被铲掉的巴根草呢?只要土里尚存一节基因,在一场绵绵细雨后,不几日就又长出嫩嫩的绿叶来。

无言的巴根草生在田间地头,是庄稼人最亲密的朋友。夏日栽秧的时候,秧田里汪汪的水浸泡着窄长的田埂。此时,密密匝匝的巴根草如同一张大的丝网网住了潮湿的泥土。父亲挑了满满的一担秧把,有了巴根草垫脚,父亲稳稳当当地负重前行着,然后将秧把子抛到了水田里。夏日雨水很多,河水爆涨威胁着堤岸,那青青的巴根草紧紧地趴在河堤上,任凭雨水的冲刷,任凭洪水的侵袭,它都会兢兢业业地默默守护着河堤。

巴根草走进了农家小院,庭院里就了绿色的诗意。小时候家里的小院子没有水泥地坪,是父亲从砖窑厂运回来的青砖辅成的,当然将会把巴根草压在了砖头的下面了。春夏之交时,柔弱的巴根草以钉子般的钻劲,从青砖的缝隙间神奇地探出细嫩的绿叶来,镶嵌在每块砖的边缘,放眼望去,那绿色的框边一格格的,如同一张张纸笺。

秋尽严冬至,草木皆枯竭。田野上的巴根草也不例外地褪尽了所有的青色,但它以松柏般的毅力与寒风霜雪抗争着,即便是单薄的纤体被冻得僵硬了,依然紧紧地依附在土地上,用那枯黄的身躯保护着一方乡土,不离不弃,无怨无悔。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茎枯叶萎的巴根草,初春时早已被暖风轻轻地唤起了,那青青的小叶子,一小片一小片在地面匍匐着,那尖尖的头颅不屈地昂起着……

广西最好癫痫医院在哪甘肃那家医院癫痫好长春癫痫医院正规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