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看电影的美好时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46:19

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当周末忙完家务,便会冲一杯菊花茶或者玫瑰花茶,端坐于电脑桌前,在电脑上找出老电影,一看再看,在一幕幕场景中,寻找回味着那远去的看电影的美好时光.......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物质生活、精神生活都相对比较贫乏,人们主要的娱乐方式就是看电影。城里人可以坐在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电影院里悠然自乐地享受着电影带来的乐趣,而贫苦的农村群众却只能在露天电影场,忍受着夏季蚊虫的叮咬、冬季大风的肆虐了。尽管如此,每当放电影的时节,场地上还是围满了观众。

那个时候,在农村看电影是不收费的,大人们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生产队忙活,回到家还得缝补洗涮,哪有闲情逸致去看那些打打杀杀、卿卿我我的电影。所以,当时的电影,只对我们这些不知愁滋味的小孩子具有莫大的吸引力。记得公社的放映队是轮流在各个村子放电影的,除过下雨下雪,几乎每晚都会有电影看。我们也就经常去“赶场”,足迹几乎踏遍方圆几里的村子。

那个时候,看电影的乐趣不仅在于观看本身,传播放映消息,也成了我们的快乐源泉。记得,我们放学回家走在路上,每当碰到放映员骑着自行车,驮着放映机时,我们就会兴奋不已,总是充满期待地问:“今晚在哪儿放电影?放什么电影?”而当得知就在附近时,我们就会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与冲动,一路雀跃,逢人就喊着:“今晚要放电影啦!”不管是陌生的还是熟悉的,我们总会说上一句。不管大人小孩,都会禁不住问一句:“在哪个村子放?”那时,我们是最得意的,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和满足感,仿佛放电影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到处传播,乐此不疲。

每当夜幕快要降临,伙伴们便各自端着小凳子,在村中央的大路上聚集,待到人差不多到齐,大家便开心地说笑着,浩浩荡荡地向目的地金进发。到达放映场地时,看到两棵大树中间,挂一块白色的电影幕,桌子上摆放一部放映机,不远处有一台发电机,设施虽然简陋,但却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我那时年纪尚小,不能独自去,又禁不住电影的诱惑,为了让姐姐领我去,便像个跟屁虫似的随时跟在她后面,生怕一不留神她就偷偷地溜走。大我四岁的姐姐,却好像怕我拖累她,躲着藏着,威胁恐吓,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摆脱我,我自然不会上当,这时脾气急躁的姐姐,就会伸手揍我。疼痛和委屈,使得我禁不住哭了,为了博得爷爷和父母的同情,使她不至于甩下我,我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往常情况下,爷爷或者父母就会训斥姐姐,并勒令她带上我。我破涕为笑,屁颠屁颠地跟在姐姐身后。自然,受了委屈的姐姐,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我人小走路慢,她就恶狠狠地边推搡我边骂。这时候,没有了大人的护佑,我再也不敢吭声了,任凭她推来搡去地到了电影场。

记得那时候我们街上的电影场地一般是选在戏园子的,电影机就放在戏台子上,我们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放下凳子就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在露天看电影,虽然视野开阔,空气清新,但问题也多,夏季还好说,虽有蚊虫叮咬,但天气很是凉爽舒服,也不知我是看不懂电影还是为了跟姐姐感受那种热闹的氛围,惯常情况下,我总是不能完整地看完一场电影,便爬在凳子上沉沉地睡去。其时正忙于看电影的姐姐是不会理会我的,但若是电影散场,她再三喊我,我却一再迷糊,这时我便遭了殃,她往往是边骂边拳打脚踢,我被打疼了,自然就被吓醒而哭起来,却不敢出声,抽抽噎噎地跟着她回家去。待到第二天晚上,我却又好了伤疤忘了疼,死磨烂缠地跟着去了,最后自然又是一顿好打,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至我能独自邀朋唤友地出去。

在我小的时候,冬天天气奇寒,是真正意义上的冬天。这时去看电影可就遭罪了,不刮风的时候,天气虽然冷,却还能受得了,只是无法安心坐在凳子上看了,大家都站起来,边跺脚边盯着屏幕,我也自然无法睡觉,也就避免了挨揍。但若是天气突变,凛冽刺骨的北风,就会无情地肆虐衣着单薄破旧的我们,我们在寒风中瑟缩着颤抖着,却很少有人提前退场。为了取暖,往往便有人拾来一大捆柴火,用火柴点燃。瞬间熊熊的大火就燃烧起来,映红了天空,于是我们便轮流去烤火,而这有时是很危险的。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和同伴去看电影(那个时候,我好像有十一二岁吧,早已不再依赖姐姐了),也是一个多风的夜晚,东北风带着尖厉的哨音不断地吹着,当火生起来时,我们纷纷围上前去烤火。当身体慢慢暖和以后,火焰也慢慢变小,最后只剩下了一堆通红的木炭。我就那样站在火堆跟前,边看电影边烤火。那天晚上的电影好像是佘太君什么,由于年代久远,我记不大清了,只记得银幕上出现电影名字时,好多人在念:“余太君”,我还纠正了一下。当时我看得很投入,当感到脚上火辣辣灼热时,我才发现,母亲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为我缝制的棉鞋,已经被火烤了一个大洞。我当时真是害怕极了,心想,挨骂自不必说了,说不定还得挨打呢。想到此,我再也无心看电影了,不断地在心里编造理由,又不断地否定。在我忐忑不安、左思右想中,电影终于结束了。

那时候村子里没有路灯,伙伴们都先后回到自己家里,我家在正街上,到达村口的时候,只剩下我独自一人了,村里虽然早在几年前就已通电,但村人大多已经熄灯睡觉了。一个人走在漆黑的村巷里,老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吓得“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感觉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终于到了自家门口,我松了一口气,怕前来开门的父亲看见我棉鞋上的洞,我像做贼一样,鬼鬼祟祟地跑回我和姐姐共同的房间,匆忙爬上炕熟睡了。

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忘记母亲是如何发现的(也许是姐姐告的状),当母亲严厉地质问我时,我见瞒不住了,只好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实情。之后低着头,等待母亲发落,毕竟是她一针一线、辛辛苦苦缝制的啊。母亲不但长得漂亮,人也很温柔善良,她只是语气很严厉,等她查看完棉鞋和我的脚,看到我没有受伤,责怪了我几句,叮嘱我以后要注意安全,就让我换上另外一双棉鞋。我知道,为了补好棉鞋上的洞,母亲又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心血了,因为我听人说过,补破洞比作一双新鞋更难。那一刻,我心里很难受,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以后的好几个冬天,我没有再去看电影,直至上了初中。

好像是我上初一的那年吧,一部名为《人生》的电影开始在各地流行,异常的火爆。在此以前,收音机上已经有过评书连播。大概是电影的情节或者主题很新颖,不同于以往那种纯战争或者警匪的题材吧,人们对此很是热衷,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听见高声的议论。我没有认真听过,只隐约隐约记得男女主人公的名字是张家林和王巧珍,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因为我年纪尚小,单纯幼稚,所以并不是很清楚。记不清当时的具体情况了,只记得电影在我们那儿放映的时候是夏天,好像是学校组织各班主任带领全班学生去看的。

当我们到达放电影的地方——戏园子时,戏园子里已经人山人海的全是人了,由于相距银幕太远,后面的人为了看得清楚,便不断地站起来,于是,更靠后的人只好站在凳子上,而没带凳子的人看见人家的凳子上还有空位,就见缝插针挤上去。由于我们去的晚,开始虽然看不清银幕上人的面容,但好歹还能看见银幕,当前面的人相继站在凳子上,我们没带凳子,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堵密密匝匝的人墙在我们面前竖起。

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个刚刚师范毕业两年的年轻老师,个子较高,大概有一米78左右吧,我因为作文写得好,很得他的器重。面对前面高高的人墙,我无可奈何,只好抓着老师的胳膊蹦着,或者尖着脚尖努力地穿过人墙的缝隙往银幕上看,还是看不见,只好放弃徒劳。想要静静地听,却只听见电影场上人们嗡嗡嗡的议论声、间或放肆的大笑声,至于银幕上的人都说了些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一场电影看完,并不清楚电影的主题,及至长大后才知道,那部影片是由陕西作家路遥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讲述的是历史转折时期青年人的理想和生活。但那热烈欢快的气氛却深深地刻在脑海中,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情愫。

那时候,村子有了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那是公共财产,一般放在生产队长的家里,那种小小的长方形的匣子,那么神奇,只需插上电源,转动按钮,里面的人就会说话,人们很好奇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无论冬夏,除了刮风下雨,每当夜幕降临,村人们便聚集在队长家门口,其时,队长已经提前把电视机小心翼翼地抱出来,放在一张方凳上。这种有着丰富多彩节目的电视,跟电影相比,自然要好看得多,且不用四处奔波了。电影这种农村人唯一的娱乐,便越来越少了。除非谁家过红白喜事或者有轰动的影片出现,才能重新唤回人们对电影的记忆。

其时,我已经上了高中,由于功课紧,平时电视都很少看,但期间却还看过一场电影。好像是高二的上半学期,开学不久,我们的英语老师结婚,一个高高瘦瘦、还算漂亮的陕师大毕业的女老师。听同学们说,她的男朋友是部队上的军官。不知为什么,结婚的当天,他们请了场电影,学校就有放映机。我们是在操场上看电影的,记得名字好像是《老井》。当时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戴一副眼镜,他平时很少说话,也很少批评我们,但我们却很怕他,每天不用他督促,我们吃完饭就赶紧进教室学习。这天他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有了平日难以见到的微笑,我们喜不自禁,只顾叽叽喳喳地嬉笑,直至电影结束了,我还不知演得什么内容。只记得我们整整齐齐坐在凳子上傻乎乎说笑的情形。

......

随着生活越来越好转,几乎家家都拥有了自己的电视机,而且是18英寸彩色的,人们只需坐在自己热炕头上看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露天电影好像已经淡出了我的生活。

岁月流转,转眼间,我已是人到中年,电影那种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早已随着社会的进步,已变成了文物,电视机在不断更新换代,电脑也早已普及,想要看哪部电影,只需打开电脑就能搜到自己喜欢的影片。虽然再也不用劳心费神地打听哪个村子放电影了,再也不用忍受蚊虫叮咬,寒风肆虐了,但那相聚一处看露天电影的热烈气氛,却再也找不到了,它成为我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

甘肃癫痫那家强如何选择可靠的癫痫治疗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石家庄哪个癫痫医院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