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墨舞】中国股民——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5:50
这一天是4月21日,星期二。照理说,这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日子。可是,就在这天下午,赵宝乐却突然接到侄女赵涛的电话,要他无论如何必须在6点钟之前赶到天鹅湖大酒店。问她为什么,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到时候再告诉你,但却特别郑重其事地强调说你一定要到。挂掉电话,赵宝乐心里不免嘀咕:这鬼丫头,今天唱的这是哪一出啊?天鹅湖大酒店,那可是五星级,最低消费起码也要四位数以上,难不成老天爷掉金元宝偏偏就砸到她赵涛头上?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赵宝乐心心念念的这个老天爷岂不是真他娘的太缺心眼?她赵涛,一个银行职员,天天吃香喝辣不说,单单每个月的工资,就是她叔叔赵宝乐的两到三倍。她老公,还有她老公他老爹,那就更没法说了,一个是副处级官员,一个是信贷科的办事员,套用一句时髦话说,赵涛她家,跟赵宝乐家相比,现在已经穷得只剩钱了。如今不长眼的老天爷再砸一个金元宝到她头上,还有天理王法没有?还让咱们穷人活不活了?   去还是不去?去,为什么不去?侄女请客,又不是传销诈骗,更不是仙人跳鬼门关。恰好今天最后一桶纯净水已经送完,看看时间,现在是下午的4点50,从这里到家跟到天鹅湖大酒店的距离差不多,干脆直接去天鹅湖大酒店吧。可是,自己的“座驾”是三个轮子的电动三轮车,从公司出来,跑到现在,电量本身就已经不多,想再让它跑一二十公里,那岂不是真的叫作越渴越喝盐了吗。还是老老实实把车骑回公司,然后打的去天鹅湖大酒店。   于是,赵宝乐就将电动三轮车骑回公司,然后打的去天鹅湖大酒店,谁知道刚刚坐上出租车就偏偏遇上堵车。等他赶到天鹅湖大酒店,已经是6点50了。走进赵涛电话里说的同庆阁包间一看,老娘韩桂芳,大姐赵启莲,大姐夫李柏祥,大外甥李冰和他的老婆吴晴,外加他们六岁的儿子李劲翔;大哥赵启明,大嫂王家翠,侄女赵涛和她的老公郑襄阳;二姐赵启茹和她的宝贝女儿赵维佳;还有他前妻徐莉丽和他们的宝贝女儿赵盼盼,都一一在坐。不用说,因为老爹赵振国已经去世,老娘韩桂芳现在是这个大家庭的最高“首长”,自然坐在首席位置,两边紧挨着老娘的,分别是大姐的孙子李劲翔和他赵宝乐的女儿徐盼盼;其他人则是男宾从大到小坐右首,女宾从大到小坐左首。赵涛虽然是今天的东道主,照理应该坐在上首,但是,李冰的儿子李劲翔是奶奶韩桂芳的重外孙子,是奶奶第四代当中的第一个,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俗,这最大和最小的位置自然举足轻重;至于赵盼盼,那就更别说了,她是小叔叔中年所得之(子)女,也是赵家第三代当中最小的一个,自然更是奶奶最疼爱的心肝宝贝。所以,她赵涛就干脆坐在下首,恰恰好与迟到的赵宝乐和赵维佳坐到了一起。   人全都到齐了,酒菜也早已经摆好了。未等赵宝乐开口,赵涛就端着酒杯站起来说:   “现在,一家人都到齐了,别的话也就不多说了,咱们大家先站起来敬奶奶一杯酒,祝她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好不好?”   这样的提议自然得到一致响应。大家齐刷刷站起来给韩桂芳敬酒。   敬完酒,大家陆陆续续坐下来的时候,赵宝乐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坐在身边的赵涛:   “涛涛,你今天在五星级酒店请客,应该不会是专门提前给奶奶过生日吧?”   赵涛微微一笑道:   “当然不是啦。”   “那就拜托你赶紧满足你小叔的好奇心好不好?”   旁边的侄女婿郑襄阳刚要开口,赵涛连忙用手制止,然后狡黠而又神秘地笑道:   “可以,但你要先喝三杯。”   赵宝乐望着眼前的高脚酒杯,连忙摇头:   “这么大的酒杯,别说三杯,就是一杯下肚,你小叔我恐怕就要下天鹅湖去游泳了。”   赵涛哈哈笑起来:   “小叔你不要太夸张好不好?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革命的小酒天天醉的啦。”   赵宝乐听了这话,先是心里一禀,紧接着那八点二十的眉毛更是一抖:这丫头今天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但脑子一转,却又很快笑起来:   “涛涛你这是想褒扬我吗?你小叔我最经不住夸奖,这你是知道的。”   赵涛心里也是一禀,小叔的情况她自然一清二楚,小婶子跟小叔离婚虽然完全是迫于家庭压力,并且他们也只是形离而神不离,也就是说,他们只是形式上的离婚。但无论怎么说,小叔现在也是妻离子散。如今他白天当送水工,晚上喝点小酒麻醉自己,这种说出来都是眼泪的状况,我怎么嘴上就缺少一个把门的呢?这不是明摆着往小叔的伤口上撒盐吗。因此,话说出口之后,赵涛心里就特别后悔和懊恼,本以为,小叔会生气,甚至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没有想到,小叔居然会给自己来一个黑色幽默。正在想着采用什么方式来缓冲一下刚才的尴尬,她老公郑襄阳这时候已经叫服务员送来了两只分酒皿和六只小玻璃杯,并分别将六只小玻璃酒杯都倒满了酒之后开口道:   “小叔,我刚才已经单独敬过奶奶,敬过大姑、大姑夫,敬过我爸我妈,还有二姑和我小婶子,现在,我要开始单独敬你小叔了。这样,小叔,按照咱们合肥人的规矩,这三杯酒,我先干为敬。”   说着话,郑襄阳已经吱溜一口,吱溜一口,吱溜一口,将三杯酒全部喝干了。   郑襄阳从倒酒到喝酒,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赵涛不由自主地向他投去了赞许的一瞥。赵宝乐则有些迷迷瞪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大侄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呵呵,我想冒昧地跟小叔打一个赌,如果小叔喝下这三杯酒就会下天鹅湖去游泳,那我就陪着小叔一块下天鹅湖怎么样?”   闻着五粮液芬芳醉人的酒香,想着自己每天晚上喝二三两老村长的那种滋味,赵宝乐心里不由五味杂陈。这人跟人之间的差距乍就这么大呢?虽然肚子里的酒虫早已经爬到喉咙口,但是合肥话说得好,人倒势子不能倒,小叔的架子该端还是要端着的。不过赵宝乐同样明白,凡事过犹不及,何况今天、现在、此刻,不说别的,那爬到喉咙口的酒虫的骚扰就已经让他受不了,逼得他不得不赶紧顺坡下驴了。于是他呵呵笑道:   “我明白了,你们这个,啊——老土话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这对小夫妻,啊——那才真正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好了,什么都不说了,这酒,我喝了。”   这时候大嫂王家翠突然插进来说:   “你们俩跟小叔打得这么火热,是不是太偏心一点了啊?”   赵涛撇了撇嘴,郑襄阳则有些错愕和不知所措,赵宝乐却哈哈笑道:   “大嫂的意思是要我来连敬大嫂三杯了。来,大侄子,快把酒倒上。”   郑襄阳连忙将酒倒上。赵宝乐笑哈哈地将三杯酒一一喝干之后说:   “大嫂我先干为敬啦。”   王家翠不紧不慢地摇了摇头。王家翠笑眯眯地说,我还没有答应,你就先干了,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不行不行。这个不算。   赵涛叫了起来:“妈,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啦我?”   “老妈,咱们这是家庭聚会,咱们不打这个酒官司好不好?”   王家翠眉毛一扬。王家翠首先连用两个反问句反问赵涛:家庭聚会就不需要欢乐和热闹吗?家庭聚会就不需要良好的喝酒氛围吗?涛涛你说?可是不等赵涛回答,王家翠就接着笑眯眯地继续说,十五月亮十六圆。难得涛涛有这么一份孝心,请我们全家人来这么高档的大酒店吃大餐开洋荤,你老妈我,当然还有你奶奶,你大姑、大姑夫,你老爸,你二姑,你小叔小婶子,大家都非常高兴,简直可以说是喜出望外。所以,今天你老妈我,当然要好好地为你喝彩,为你捧个人场了,小叔你说是不是?   赵宝乐连忙点头称是。   一向少言寡语的李冰突然说:   “大舅妈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小舅舅刚才敬的三杯,大舅妈是肯定会喝的喽。”   与李冰坐斜对面的赵启莲呵斥儿子:大人之间的事情,你掺和什么?   王家翠嘿嘿一笑说:大姐这么说,这三杯酒看来我是非喝不可了。   赵启莲连忙摆手说:别,——   赵启莲话还没有说完,王家翠已经端起酒杯,一杯,二杯,三杯,全部喝完了。   王家翠此举立刻赢得一片掌声。   不知道是因为受到鼓励,还是她本来就想彰显或者说张扬自己的个性,这时候,王家翠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王家翠说:这样吧,我干脆也来个通关。这第一杯,当然要从老娘这里开始。于是她举杯朝坐在她对面的韩桂芳说:老娘我敬你一杯。   韩桂芳笑道:   “我不能喝酒,你还是从你柏祥大姐夫这里开始吧。”   李柏祥连忙一边摇头,一边笑道:   “妈您开什么玩笑?”   韩桂芳脸色故意一沉:   “你做我的女婿三十多年了,你说,妈甚时候跟你开过玩笑?妈说了,这酒,就从你这里开始。”   李柏祥还是一个劲地摇头: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可以。”   赵启莲快人快语:   “既然老娘发话了,叫你先喝你就先喝,别婆婆妈妈的好不好?”   赵启明、赵启茹、赵宝乐也都随声附和。   丈母娘的意思,以及他们兄弟姊妹的意思,他李柏祥心里其实很清楚,为了赵家,或者说,自从做了赵家女婿,这三十多年来,他与赵家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真正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论贡献,论资历,丈母娘让他接李冰大舅妈敬的这杯酒,都是无可厚非甚至当仁不让的。可是,刚才赵涛、郑襄阳包括李冰等人敬的第一杯酒,都是从丈母娘开始的,现在李冰大舅妈敬的第一杯酒,却要从自己开始,王家翠会怎么想?这个于情于理,都是说不通更说不过去的。所以,李柏祥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喝这杯酒的。   眼看就要冷场,赵涛赶紧笑呵呵地说:   “大姑夫,通过刚才的民主集中制考核,我妈敬的这杯酒,你现在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也就是说,这杯酒,你已经非喝不可了。”   李柏祥先是微微一笑,接着还是摇了摇头。   最终还是王家翠一锤定音,才结束了这种僵持局面。说实话,刚听婆婆韩桂芳那么一说的时候,王家翠的心理确实有点不爽:李冰他们小字辈的敬酒,都是从您老人家开始的,怎么到了我这里,却要从大姐夫开始了?您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存心跟我唱对台戏?让我下不了台?但转念一想,却又很快释然,婆婆韩桂芳是什么样的人,王家翠最清楚不过,她是那种真正的巷子里扛木头——直来直去的性格,没有城府,更没有心机,说话自然不会拐弯抹角。王家翠做了她二三十年的儿媳妇,这方面的心得体会最多也最深刻。另外,退一步说,即使婆婆韩桂芳话中有话,对于大姐夫李柏祥来说,也并不为过。王家翠不敢说自己阅人无数,但是像李柏祥这样顶天立地的纯爷们,王家翠还真的没有见过几个。因为让王家翠印象最深刻的就在于,人们只要一提起赵家的大女婿,赵涛的大姑夫,那不仅仅是赵家人人前背后津津乐道赞不绝口,就是一个八竿子打不到边的路人,只要知道或者听说了李柏祥敢为人先勇于担当的人格品行,也都会为他竖起大拇指大大点赞的。所以,王家翠觉得,与其这样僵持着,大家都尴尬,不如自己做个高姿态——何况今天是她的宝贝女儿请客,万一真要闹出什么不愉快来,自己这个当妈的,到时候怎么跟女儿交代?   这样想过,王家翠于是笑嘻嘻地举杯面对李柏祥说:咱们这一大家子人当中,除了老娘,就是你最大了,所以大姐夫,这杯酒,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好了,我先干为敬了。说完话,王家翠就将杯中酒一口喝掉了。   王家翠此举再次赢得一片掌声。   李柏祥这时候也不好再推辞,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风顺水了。   王家翠一圈酒敬下来,最后只剩赵涛和郑襄阳时,未等王家翠开口,他们小夫妻俩早已经举起酒杯,双双走到王家翠面前,双双不约而同地开口道:   “谢谢老妈!祝老妈身体健康!笑口常开!青春永驻!”   王家翠乐不可支,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王家翠说:还青春永驻呢,都老太婆了。只要你们过得开心快乐,恩恩爱爱到白头,老妈就心满意足了。   这时候赵宝乐嘻嘻哈哈地笑道:   “你们都敬过了,我呢,当然也不能脱离群众搞特殊化是不是?这样吧,老规矩,先从老娘开始。(韩桂芳摇摇头摆摆手说:你也从你大姐夫这里开始。)得,那大姐夫,我敬你。”   这样挨个敬下来,最后到赵涛时,赵宝乐问:   “涛涛,这酒,大家都已经喝得兴高采烈手舞足蹈了,这会儿,你总可以告诉小叔,今天你为啥要请这个客了吧?”   “如果我说我捡到一个金元宝了,小叔你信不信?”   赵宝乐那八点二十的眉毛立刻抖动了起来,心里同时打了一个咯噔:他妈妈的,还真是金元宝砸到她头上了啊?   郑州癫痫病科医院癫痫病手术清远哪里有治癫痫的医院河南哪个医院专治羊癫疯武汉哪个医院看癫痫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