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江南】放手的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2:48:08

   寒风中,老远就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香烟味道,烟圈已经吹散,剩下的,也只是那烟味儿而已。
   万旭蹲在墙角里,吧嗒吧嗒地一根根抽着。地上摆满了那让人看到就焦虑不安的横七竖八的烟头,数不清到底是有多少根。
   他手在颤抖着,眉头皱的如同一把解不开的连环锁。从医院出来,他就一直这样,没有一点儿力气,只有蹲在墙角,这才能让他看上去像个正常人。
   烟圈从他口中吐出,随着流动地空气到他头顶,再到扩散地找不到踪影,除了地上的烟头,还有那一片挥之不去地呛鼻的香烟味道。
   老天还真会开玩笑,他马上就要结婚了,马上,就那么几天的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感冒,竟能查出个癌症晚期?他不敢相信。
   “医生,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过是有点小感冒,前几天不小心着了凉,你们弄错了吧?”一听到癌症,万旭的心瞬间冷了一半,他给了医生一个僵硬的笑,脸色却煞白的让人心疼。
   “这是你的检查报告,从报告来看,的确是肺癌晚期。”见惯了生死,医生的话听起来很是生硬,没有惋惜,不带感情的,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浓重的烟味儿在空气中越来越密集,一圈儿,一圈儿,连空间都装不下了似的,呛得人不住的咳嗽。万旭就坐在盛满泥土的地上,一边咳,一边吸,一根又一根,然后变成了一盒又一盒……
   他想哭,他脸上纠结的可以挤出水来,一阵一阵揪心的疼。最后,他终于忍不住躺在地上,看着天空那模糊的蓝,眼泪随着呜咽声落入了泥土。
  
   二
   天色渐晚,夕阳洒下鲜血的红,寒风凛凛的吹着万旭那瘦弱的身姿,使得他脚步都变得不稳起来。
   走在回家地路上,街道边的残花与落叶无不流露出悲伤的气息,只有万旭那孤单的寂寞的略显单薄的背影,才能让人联想到那脆弱的生命。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快去洗洗,我今天做了好多菜,让你好好尝尝本小姐的手艺。”张小婷欢快地跑到万旭面前,接过他手中的外套蹦蹦哒哒地跑到衣架处挂了起来。然后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衣服炫耀道:“我今天逛街的时候帮你买了件衬衫,可好看了,你看你衣服都脏了,明天穿这件新的,我帮你把你身上的那件洗了。”
   万旭没有父母,孤身一人的他除了小婷以外再无其他亲人。这么多年了,张小婷一直是他唯一的支柱。她一有空就会跑到他家里帮他收拾卫生,严谨成了一个未过家门的媳妇,对他的生活照顾的无微不至。
   “好,你说穿什么就穿什么,我去洗手间。”艰难地朝着女友笑了笑,万旭转头向着洗手间冲去。
   冷水拍过脸颊,如同针剂一般,让他混乱的思绪变得清晰起来。他想到和女友在一起的清纯岁月,十三年如一日的甜蜜爱情,从懵懂小学到初中生活,再到高中乐园,直到她放弃学业供他念完大学,青梅竹马也不过如此了,若是没有了他,小婷要怎么办?她是那么善良,那么美好的一位姑娘……强行打起精神,万旭强迫自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的来到客厅。
   同往常一样,桌子上已经摆上了饭菜,只是不同于以往的那么简单,四菜一汤,都是自己的最爱。
   吃饭同以往一样的进行着,时间就在他们有说有笑的吃饭间溜走,直到外面的天色被全部的黑暗取代,万旭这才骑着电车送张小婷离开。
   多少年来都是如此,虽然他们在一起很甜蜜,但是不管怎样,万旭都不会在他们没结婚前碰她。无论多晚,他都会将她送回她家,这是他的承诺,是他对她的尊重,因为他爱她,所以他要把这份美好留到他娶她的那天晚上,那个让他梦寐以求的洞房之夜。
   送她回家的路上,冷风吹进衣服让他觉得有些稍微的寒冷,张小婷坐在电车后面将脸贴在他背上抱着他本不粗壮的腰身问:“你今天吃的好少啊!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而且随州那家治癫痫医院好我看你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嗯,应酬了一天,吃了饭才回去的,所以吃的少了些。”停下车子,万旭对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好的医院着身后的张小婷笑道:“快进去吧!你妈妈在屋里等你。”
   下了车,张小婷羞红着脸蛋对着坐在车上的万旭小声道:“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去一起拍婚纱照。”
   临走时,她晃悠了几步又跑回来,对着万旭疲惫的脸颊亲了一口,然后捂着红到耳根的小脸快速的跑开了。
   深夜独眠,思绪万千的他除了哭泣再无半点睡意。他不想死,不想离开他还未过门的女友。他怕他万一走了,他的女友将不在拥有幸福,他爱的那个人,其实是那么的脆弱,他不愿看到她哭泣。
  
   三
   拍完婚纱照选照片时并不顺利,他的女友看上去是那么幸福。而他,脸上却全是虚假的,没有真诚的笑。他不快乐,他的笑容很假,虽然他笑的很卖力,但他的眼睛里却掩埋着浓厚的忧伤。
   “哎呀怎么会这样,你看你照出来的照片怎么都这样啊,看上去真不和谐。这摄像师真是的,到底会不会照像啊!”张小婷抱怨道,她不喜欢那些照片,看上去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男友特别不愿和自己结婚似的,有种忧郁的气质,照的仿佛不是婚纱照。
   “就这样吧!挺好的,你看你照的多漂亮。”万旭安慰张小婷道,他嘴角微微上扬,只是笑容却未达眼底。
   “那是,也不看是谁的女朋友。说,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张小婷举着拳头,作势便要往万旭身上打。
   “瞎说,我不跟你结跟谁结啊!除了你还有谁会要我?”万旭轻笑,亲昵地抚过着她的长发,哄的她喜滋滋的。
   “也是,像你这种又懒又脏又穷又丑的男人确实没人敢要,也就是我张小婷胆大。不过结婚后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我要你做这世界上最最最幸福的男人。”张小婷幸福而又认真地道,最后那句话,她一直放在心里,并一直在默默地坚持着。
   搂过张小婷那认真而又含羞的小脸,万旭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堵堵的,仿佛想哭。忍住眼泪不让它掉下来,万旭在她红晕的脸上印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吻,在他心里,她已经是这世上自己最美的新娘。
  
   四
   “万旭,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都好久了,日子明明早就定下来了,为什么要改啊?”窝在沙发里,张小婷躲在万旭怀里在他胸前画着一圈圈画符。抬起头,满脸期待而又略显疑惑地问道。
   “我感冒了,这个时候结婚不好,不吉利。等我感冒好了再结吧,哪有人在生病的时候结婚的。”将张小婷往怀里又搂紧了些,万旭紧闭着双眼,声音略显疲惫的回答道。
   “嗯……那好吧!那等你病好了再结。正好这段时间可以想想有没有什么遗漏掉的事,结婚是一辈子一次的大事,我可不想留下遗憾。”张小婷显得有些失望,却也无奈,她将头往他怀里又钻了钻,然后跟着万旭一样闭上了眼睛。
   “小婷,我们去检查一下身体吧!婚前体检这是必须的,不检查身体就结婚总感觉不太好。”万旭声音略显沙癫痫病医院哪家哑,带着疲惫,还有些许的不确定。
   “为什么,有什么好体检的?你怎么那么多事呢?我们在一起都那么多年了,谁不相信谁啊!还是你不相信我?”张小婷抬起头看着他,每次一提到体检她就抗拒,不是她不愿意体检,只是她真的害怕那针刺入皮肤的样子,还有那顺着针管流出的血液……
   “万旭,相信我,我会对你好的。而且我们知根知底,都在一起十三年了,这感情不是一张纸能扯的断的,也不是一张纸能算得清的,没什么好检查的,何必花那个钱去买罪受。而且你知道,我最怕那个。”
   一室的沉默,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在室内轮转发生,一呼一吸,无不显示出特有的压力。万旭知道,自己的女友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害怕医生,还有那医生手里工具的特殊女生,她真的怕极了踏足医院,只因为,她有一个不同于他人的童年。
  
   五
   风又大了些,已经多久了?他不知道。呆在屋子里,他已经好久没去上班了。
   “万旭,我帮你买了止咳糖浆,我听人说这药可灵了,一吃便好,这还是我托人帮我带的,药店里那些都不一样,不太好使。”张小婷从门外进来,提着大包的感冒药,看上去头发有些散乱,应是骑车被风刮的缘故,还没来得及整理。
   走到她面前,替她理顺一头的乱发,握着她冰凉的小手,万旭无奈道:“又不穿衣服,也想感冒是不是?”
   “哎呀我有穿衣服,就是刚才急着过来骑车快了点,过会儿就好了。我帮你买了感冒药,现在就去帮你倒水吃了,这感冒的久了不好是会熬出大问题的,你看你都多久了?也不知道注意点儿……”唠唠叨叨的,仿佛一个老太婆,张小婷的嘴巴就是个机器做的,永远都不嫌累。
   倒了水,将药放在万旭面前,看着他的样子,无论什么时候,张小婷总是一脸的幸福。
   “放在那儿吧!我一会儿吃。”望着张小婷的乖巧模样,万旭打心眼里欢喜。他现在已经习惯了知道生病后的生活,尽管无奈,但终究是习惯了的。
   “不行,我要看着你吃了才放心。你看都多久了,你还不好,在等就冬天了,冬天穿婚纱会很冷的,总不能等到明年春天再结婚吧!我可不想等那么久。快吃快吃,再等几天又是个好日子,你可不能在病着了。我要在那天穿上我们定的那套婚纱,把最美的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仿佛幻想到那一天的到来,张小婷笑的很是灿烂。她很幸福,幸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在她眼里,那种幸福来的会是那么的快,那么的纯洁。
   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女友,万旭实在不忍心告诉他事实。他不能,他绝对不可以,心里的苦,他一人承受便好。拿起药粒放入手心,不管对不对症,万旭仰头之间,咽下了一把的药丸。
  
   六
   睡梦中,万旭被张小婷那不嫌麻烦的电话铃声吵醒,他不想接,他怕他说话间咳起来会惹她担心。他搬出来好久了,他现在最怕见到她。
   翻了翻身,搁下床上的手机往边上一丢,万旭再次蒙头睡去,天晓得这是张小婷的第几个未接电话,对于万旭来说,现在的手机只是个摆设。
   不知疲惫的,铃声一直不停的响,最多隔个三五分钟,无奈的,万旭还是忍不住接起了电话。
   “万旭,很忙吗?我妈妈说想让你来我家谈谈,我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你上次不是说你想吃糖醋里脊吗?我刚和一个师傅学了,这次做给你吃。”电话里,张小婷显得很是兴奋,耳边还有汽笛声传来,想必她还在街上。
   “我这几天没空,挺忙的。”简单的说了两句,他感觉自己很难受,很想咳,捂住手机听筒,把手机放的远远的,他这才敢小声的咳出来。拉回手机,里面张小婷还在说着什么,他没听,不过能听出她些许的失望。
   “这样吧!等忙完这阵子我去看你,顺便去看你妈妈。”万旭闭着眼睛,?他不敢与她多讲。
   “那好吧!可是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我去你公司找你好不好,我们一起吃饭。”张小婷显得很是期待,她的声音由一开始的失落到现在的羞涩,她希望他说好,哪怕再远,她都愿意跑去看他,尽管只是不满一小时的吃饭时间。
   “真的不用了。路上车多,不安全,回头我去找你吧!挂了,忙,再见。”嘟嘟嘟,电话挂断了,张小婷对着被挂断的电话深叹了一口气,仿佛经历了一生孤守的老人,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只剩下满身的疲惫。
   电话这头,万旭刚刚挂了电话就拼命的咳了起来,他躺在床上弓着腰,仿佛要把内脏都咳出来似的。厉害时,半天都喘不上一口气,有时还会咳出血来,鲜红鲜红的,让人害怕。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可以尽情的发挥他现在的状态,不会害怕被人看到。
  
   七
   太阳的光辉格外灿烂,接近隆冬,这样的天气越来越少了。如此温暖的阳光,让万旭那冰冷的心开始慢慢地融化起来,他想小婷了,很想很想,他到底躲了她多久?他已经记不清了。
   忽然间,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以为是女友打来的。犹豫了好久接起电话,他听到小婷母亲愤怒的声音:“万旭,你们到底是怎么了?这婚也不结,人也不回,连接个电话都这么难了吗?小婷现在正在住院,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来看看她,她需要你的陪伴……”
   猛然间万旭懵了,住院,这是难治性癫痫如何治疗怎么了?他印象中小婷最怕进医院了,因为她小的时候亲眼看到爸爸死在手术台上,她看到好多死人从医院被抬出去,她说过她打死也不要进医院的,她怎么会住院呢?
   匆匆的,万旭拿了件衣服就往医院里赶,哪怕只是一个短暂的红灯,他都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公交车上,万旭心急如焚的打着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他希望听到她的声音,哪怕是那句他又懒又脏又穷又丑,他都乐意去听。他要哭了,比当初知道自己生病时还要害怕,他腿已经软了。如果可能,他真希望现在躺在医院的那人是他自己。
   一连六层楼,万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上来的,他只晓得在看到张小婷的那一刻他的心又活了起来,瞬间的安心,还好她还活着,她没事。只是看到她躺在床上狼狈的样子,他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万旭?你怎么来了,今天不上班吗?妈,你怎么把他叫来了,他最近老忙了,你怎么把这事情告诉他了?”张小婷躺在病床上,脖子被夹板夹着,左退也被绳子吊在半空,不过看到万旭进来她立刻来了精神,脸上的笑容很是满足。

共 956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