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淡巷浓街香满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47:48

菊花虽然被誉为花中四君子之一,但却是极为普通的花。每到秋天来临的时候,就见地头坊间、沟岔河畔、大街小巷、院落亭台,到处都是菊花的踪影。于是,那一盆盆、一簇簇、一片片白黄杂陈、形态各异、香气四溢的花儿,就吸引众多的人流连其间。于是我就想,也许正是因为它的不娇贵、好养活,才使得人们格外地珍爱它呢。正如唐人王如亭在《菊城吟》中所慨叹的:淡巷浓街香满地,案头九月菊花肥。

应该说,拿菊花入诗的作品为数不少,可谓比比皆是。遑论唐诗宋词,单是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中,就不下十数首。可见曹氏也像历史上有名的菊痴陶渊明一样,是个爱菊爱到骨子里的人。但是在本人能够读到的新诗当中,却是鲜见有写出新意者,多是覆去翻来,小异大同。唯独下面这首诗似乎有点特别,带给了人们一些与众不同的感觉。这首诗的名字叫《白菊》,作者姓甚名谁一时尚无查考。

每天,用清水与目光为它洗浴

贞洁的花朵

像一只静卧的鸟

它不飞走是因为它作为花

只能在枝头飞翔

它打开自己的愿望那么热烈

单纯而热情,一尘不染

它是否知道牺牲已经开始

我知道花朵也有骨骼

它柔弱却倔强地抒情

让人想起目光单纯的诗人

开放

这是谁也不能制止的愿望

从荣到枯

一生一句圣洁的遗言

一生一场精神的大雪

窗外大雪纷飞

那是白菊另外的样子

说到菊花,我就很自然地想起了家中小妹。因为,家中小妹也是个对菊花情有独钟之人。虽无法与陶氏渊明曹氏雪芹等先圣相提并论,但绝对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其爱菊情结,不知是其天性使然,还是名字中有个“菊”字的缘故。先不说她所居住的院子里和室内的花盆里满栽着的菊花,单是卧室及客厅的墙上,也是挂满了菊花的画作。这些画作有的是她自己描摹的,有的是去市场购买的。可谓满墙满屋满院,皆是菊花的世界。就连全家日常的饮品,也基本是非菊花茶莫属。为此我就经常调侃小妹为“范进中举”的现代“菊人”。据我观察,小妹也很是乐得接受这一雅号呢。

小妹不但爱菊,她的道德品行与为人处世也和那菊花一样,纯真善良,吃苦耐劳,隐忍宽容,知恩图报。

我的坤兰姑母远在东北并早已成家立业,但她从来没有忘记关内的一家人。特别是在上世纪生活困难时期,自己省吃俭用,每月总是从几十元工资中挤出十元八元寄回家中,帮助全家老小度过了那个物资极为贫乏的年代。对此,小妹始终念念不忘。每当姑母生日和年节时,就提前数月利用业余时间,一针一线精心为姑母编织绣品。试想,那密密匝匝的丝线中,该是寄托了小妹多少情怀!

我父亲的结拜兄弟牛宏四大大,与我父亲那真称得上是情同手足,与我自然也就亲如父子。据说四大大年少参军时,我还未满周岁,却懂事了似的赖在他怀里不让他走。每当他回家探家的十天半月里,我就像贴身保镖一样,二十四小时地全程陪伴,一时也不舍得离开。直到现在,四大大已年逾古稀,我也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我们爷俩也仍然是一如既往,情重如山。小妹念及四大大与我家这跨越世纪的亲缘情缘,总是时常代表全家前往看望并接回家里小住。

高堂老母已过八十寿诞,虽然年轻时吃了不少苦,虽然父亲的先行一步给了她不小的打击,但因其有着刚强豁达的性格,身体尚很硬朗。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妹夫的支持下,小妹主动请缨担负起侍候老母的责任,任谁也“抢”不过她。当然,这也正合老母的心愿。侍候老母那可是个经年累月劳心费力的活儿,不仅要每天早上侍候她起床梳洗,每天晚上侍候她睡觉安寝,还要整天地侍候她吃喝拉撒,定期给她洗澡换衣。要是遇上老母身体不适,小妹就更是殷勤备至。对此,小妹不仅毫无怨言,干劲十足且耐心细致,而且还振振有词:“我是家中老小,精力也还来得及,母亲又最疼我惯我,就给俺个尽孝心的机会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小妹在当地还颇有些名气呢。记得前几年,地方某报以“漫画园里山菊俏”为题,刊登了记者采写的通讯。该通讯报道了一个农村妇女,在侍弄着两个孩子和种着七八亩地的情况下,痴与漫画结缘,将漫画化作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化作了一种精神寄托。“她在农田里挥锄,也在漫画园里弄笔,生命因此而充实,人生也充满了希望和欢乐,迄今已在《中国漫画》《讽刺与幽默》《漫画月刊》《幽默与笑话》等报刊及网站发表作品近千幅。”同时,省、市、县三级电视台,也就此专门拍摄和播放了专题片,密集展现这位热爱漫画创作的“农妇”的不同寻常。由于这诸多社会媒体的倾情推介,使得这位“农妇漫画人”自此声名鹊起,不仅不少画展少不了她的作品,而且被吸收为画协会员了呢。不消说,这位主人公非是别人,正是家中的“菊人”小妹。不过小妹现已不是“农妇”,因为其已于前年在城里买了房子,所以一家四口已经成了“城市居民”,文静聪慧的大女儿和活泼天真的小女儿,也由此分别成了城里的中小学生。

“一个老大,一个老小,兄妹五人中,最是要好。”这是家中小妹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老大”自然乃指长兄,是为本人。“老小”已是不言而喻。除此之外,“老大”还有三个妹妹,“老小”自然就还有三个姐姐。所以,小妹的这番话语,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不必当真。因为在“老大”本人的心目中,对四个妹妹是疼爱有加、一视同仁的,绝不会厚此薄彼。我的大妹已经做了奶奶和姥姥,每天高兴得嘴都合不拢。我的二妹从事教育工作,去年刚升级为奶奶,正在累并快乐着。我的三妹居住在甲午海战的发生地威海刘公岛上,身为大校“军官太太”的她,最为自豪的是儿子军校毕业后也已做了军官。这三个妹妹每每与小妹争“抢”老母,时不时地将老母“抢”到她们家住上一段时间。尤其是大妹妹,从小干了不少重活“累活”,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好习惯,一直对不能长时间地“抢”到老母“耿耿于怀”,誓言一定要找到机会亲自服侍老母终老百年呢。所以,作为长兄,我为她们四姐妹的孝心和各自的幸福而感到特别欣慰。当然,因为“老小”毕竟与我岁数差得较大,自觉不自觉地就会有些偏袒,也未可知。在这里还必须提及的是,除了四个亲妹妹之外,守训、洪起、瑞华这两位兄长和一位小妹,同样是我生命中极为重要之人,他们虽然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人淡如菊,心素如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峨峨吾妹,应期诞生,如兰之秀,如芝之荣。记得哲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一切伟大的追求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是啊,世上的事情有因就有果,有果就有因,只要有了良性的开始,自然就会生发出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万千气象。所以“开始”是重要的,即使它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譬如,一个生命的孕育形成,也是从最初的肉眼所不能见的细胞分裂开始的呢。譬如,家是一个人人生出发的开始,所以人必须有个家。家是什么,家是有爱的地方。爱是什么,爱应包括三个层次:躯体的依恋,精神的寄托,心灵的港湾。不断臻于“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的境界,方是可以称之为“家”的那个地方本所具有的圣洁、恬静和温暖。

为此,一株“像一只静卧的鸟”般亭亭玉立的菊花,它的种子,或许是一只不知名的鸟儿衔来的,或许是被一阵风儿吹来的,或许是一个赶路的旅人无意中撒下的。浇灌菊花的清水汩汩流淌时,它的本源,或许是叶边的一滴露珠,或许是崖隙里的一泓细泉,又或许是云朵飘落的一丝轻雨。至于咏菊诗作的最初形成,在人脑中的闪现绝对也是十分的快捷,只是被捕捉到了,才以那微弱的火星点燃了无数的联想罢了。本人曾经在老家某地做过高中教师,由于这样一个开始,几十年过去了,却还与这个地方、与这些学生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生发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这些学生的孩子,有的也已做了我所在的这所大学的学子。所以,那千千万万的如菊花一样普通的花儿的发轫之初呢?那与“菊人”小妹一样的千千万万普通善良的人们的诸多追求和开始呢?最终一定都会将那“淡巷浓街香满地”的结果呈现,应该是不言而喻的了。

当年曾将冰心老人的这首小诗工工整整地抄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后面附着从报纸上剪裁下来的百多幅漫画,赠予并以此激励小妹: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冰心老人是在讴歌那“一生一句圣洁的遗言,一生一场精神的大雪”的菊花吗?抑或是在给大家铺陈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或许是的,或许不是。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其中绝对少不了“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的菊花的芳踪和品性。

武汉治疗小孩癫痫最好医院是哪家合肥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如何预防癫痫病的遗传啊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