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春秋】存在感(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27:39

对于视觉系的我而言,《分歧者.异类觉醒》无异于是一个重磅炸弹,一点引线,心里就“砰砰砰”激烈地轰炸了火花,“嗞嗞”着持续不断地上升温度,并保持着。

那是在学习工作的一个晚上,遭遇了连绵不断的霉雨与白天沉闷的压力感后,寻找刺激的心跃跃而起,怀着这样的心情点击打开了美国电影,一眼瞥见了《分歧者.异类觉醒》,刹那间,这个影片黑色酷炫的画面让我眼前一亮,有了迫切地想进入那个世界一探究的全心渴望。

片头的解说让我大致明了:这个世界里有博学派,友好派,无私派,诚实派,无畏派五个派系。而且每一个派系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是互不相关的派系。家庭出身的派系会伴随着新生命到成人,然后会有一次测试,但也允许随意重新选择的机会。开始映入我眼帘并能保存记忆的人物是碧翠丝,没有丝毫妆饰,有着坚挺鼻子的瓜子脸,高挑的身材罩着一袭灰白宽松布裙,脚上套着浅棕色短靴。再回到脸上,平坦苍白色里镶嵌的深邃眼睛,疲惫中显得无助,合起来的一整个形象就是:朴素,与未知的迷茫。

无私派家庭出身的碧翠丝也许没有遗传学会极致的无私,又或者厌倦了被人唤为“书呆子”却无力抵抗的懦弱,所以内心里有着对另一个世界的向往。接受测试之前,我看着她的深呼吸,也跟着忐忑,不知道测试结果会是什么?测验室托里问:“听说你们无私派的人不怎么照镜子?”碧翠丝想都没想:“我们拒绝虚荣。”呵呵,当时不怎么明白那六字的含义,只觉得这么回答挺酷。现在想来,真是六字箴言。日常生活中我们照镜子或许只是为了整洁仪表,但更多的人喜爱照镜子,倒真是为了打扮,粉饰一个看起来更靓丽的样子。虚荣,可以拆开分别解释,虚,虚伪;荣,荣耀。所以有些刻画后的样子确实是带点虚,又使自己更有荣耀感的。

碧翠丝的测试结果是:无私派,无畏派。顾名思义无私就是不只顾自己的利益;无畏是丝毫不害怕,没有恐惧感,勇往直前。——可是二者合一,就对其他派系构成了威胁,也就是片中的主题:歧视者。但即便如此,命运注定了,所以碧翠丝还是得做出归属一个派系的选择,而且一旦选择了就无法更改。看到这里,我却对碧翠丝的最终选择毫无悬念了,我知道她对那个世界的向往是那么激烈坚固的,所以她最终一定会响应了生命的召唤,走向无畏派的那个世界。

果然,碧翠丝最后还是选择了无畏派,跟陪伴至今的无私派世界道别,离开父母,离开家,走向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新人想融入全新世界也一定得经历一些历练来磨合,所以从高铁上的列车跳过距离几尺宽的那栋高楼的平台后碧翠丝再选择第一个从破开的洞面跳下去,不过是用勇气拉开了帷幕,蹉跎着,犹豫着,小心着,最终还是纵身跳下,落进那未知的陷阱。还没跳下的时间,巨大的恐惧感围着她,也传给我,心跳被抓紧了,不知道这一跳,底下有多远,等着的又是什么?以秒计算的时间却不是“嗖”一声的短暂,大抵是忐忑拉长了时间感。她脱下外衣,爬上栏杆,笨拙的样子小心得让人像被扼紧了喉咙,终于,用被人推下的样子跳了下去,口中释放的“啊”还来不及大声呼喊,她已经掉底,一张黑的挂着的黑色大网。这也就来到了无畏派的基地。紧绷的那股气呼出,轻笑,原来有些事并不可怕,也没有那么遥远,不过是缺乏了最需要勇气的开始。迎接的是Four,也就是无畏派的教练,他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态度是友好的,他问碧翠丝:你是被人推下来的?不。名字?想好之后不可以再更改。翠丝。

然后,翠丝这才跟着名字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每天需要不同的磨练,实力也会排上名次榜。第一个跳下的与最后一个跳下的对打,生就带着迷茫神色的软弱,虽然尽力鼓足了勇气去,几个回合下来,翠丝还是被狠狠打倒在地,嘴角惨痛地渗着血。一个人的伤口来不及独自舔舐,就因为那句:“你们选择了我们,现在到我们选择你们了。”而必须振作起来更努力地变强,不然就会因为能力的不足而被踢出,却再没有别的派系会接受,成为无能的无派系的流浪者。翠丝开始在大家休息时间里不停练习跑步,射击,一遍遍地捶打着沙袋...滴落了汗水凝固成的努力自然不会白费,名次开始往上微调着。然而事情却刚开始,拥有无私与无畏两个派系结合的翠丝,骨子里没有绝对的干脆利落,因为无私派精神,所以她不忍心,看不惯无畏派领袖对成员的惩罚,有着极具挑战内心承受能力的恐惧感。因此,在练习飞刀,艾尔因为失误而被教练埃克里勒令站在目标前,任由Four扔飞刀,不能畏缩的时候,翠丝的反抗情绪被激起,按捺不住,喊停,摇摇头说谁都可以站在目标面前,这不能证明什么。然后埃克里就让她代替了艾尔,站在目标前。Four一共扔了四次,一刀距离身体较远处,二刀接近点,三刀直接钉在头顶上方,让翠丝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但纹丝不动地站那里。最后一刀,“嚯”地一声,擦过耳朵,用贴着的微距离插在旁边。看到划出的血,埃克里这才放过翠丝,说为翠丝的勇气加点分,但这也抵不过她为刚才顶撞而被扣掉的分。我们训练的是士兵,不是叛徒。然后宣布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带着大家离开。稍后,翠丝也准备离开,在一旁收拾刀具的Four问她你没事吧?翠丝面无表情,你割伤我了。我故意的。?Four说如果我不割伤你,你认为他能让你安然地离开?你还要继续站那里。你应该学会识实务点。翠丝不以为然地转身离开。回去与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意外地被大家称赞,说只有你才敢顶撞埃克里,告诉翠丝:“你刚才酷毙了。”

但几天后事实证明Four说的没错。在埃克里安排的对打中,彼得对翠丝,尽管Four在翠丝上场前叮嘱过,叫翠丝记得进攻得先发制人,掐紧喉咙,但翠丝仅发挥了好的开始,结局还是被彼得狠狠地打败在地,一脚蹬下去,整个人贴着地面,失去知觉......醒来时,脸微肿,有伤,被安慰着好好休养,翠丝倦怠地问分数如何?——及格线下面。埃克里宣布你已经被淘汰。沉默。告别说你好好休养,我们都走了,不然赶不上列车了。我也沉默,事情走到这里,翠丝也努力了,没什么成效。我知道努力不一定都会有回报,所以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翠丝已经被淘汰了。

画面切换,翠丝已经一身黑衣地奔跑着,不停地奔跑着,她要追上列车,她不能就这么被淘汰了,更不能无家可归!最后Four伸出援手拉了翠丝一把,让翠丝顺利上了列车,翠丝告诉伙伴们说自己想好了,不能就这么放弃了。然后埃克里从人群中走出来问谁让你出来的?翠丝说我自己。OK。埃克里转身。Four微笑着看翠丝。打野战,争夺旗帜,用射击刺激神经的一种飞镖,能模仿真实枪支带来的疼痛感的枪做武器。埃克里宣布分成两队,由他和Four带领。Fourr选择了翠丝。在极度恐惧后翠丝的意识才开始被唤醒,全心投入,发挥了自己的特点,选择爬上高处去隐藏自己的旗帜,又居高临下的去发现对方的行踪。在Four的带领下和同伴们一起奋力“歼灭”了敌方。之后和伙伴们一起去捷径后面,套住铁绳,从高楼顶滑下去,是一根很长很长的铁索,他们嘱咐:记得在达到底部始拉紧阀门。翠丝点点头,横着被推下去,像飞翔的小鸟。呼出的空气瞬间被吹散,一栋栋高楼大厦,翠丝紧绷的心在这巨大的如空气层的感觉里呼吸着风的气息,缓缓张开双手,感觉妙不可言。躲过了两旁的一些建筑,也越过了迎面来的阻碍,飞过去更宽广的区域,最后艘的,马上要到底部,在底下等待的人们焦急地喊着:拉阀门!翠丝被惊醒,往后面伸伸手,努力够着后用力拉紧,用千钧一发的时刻,与厚实的墙壁拉开了微距的定格。大家欢呼,太棒了!翠丝也终于心底的呐喊一声:耶!

正确开启勇敢模式之后马上进入第二阶段——透过被测试者的大脑看他的思想,看他如何处理恐惧。也就是注射一种刺激大脑,处理恐惧部分的血清,然后注射的血清会传送画面到电脑显示屏,让实施测验的人可以看到。因为思维太广泛,第一次测试,翠丝在突发状里不同于一般无畏派的处理方式让Four产生了疑问,Fou在翠丝清醒后问她,你的测试(派系测试)结果是什么?翠丝想起之前妈妈的嘱咐,叫她不能把测试结果告诉任何人。于是她微眨了眼睛后说是诚实派。Four不说话。在她离开房门之前说:我只想告诉你,无畏派的人是不会那样敲碎玻璃的。翠丝找到托里,托里说她的哥哥也是分歧者,在第二阶段的测试他做得很好,在最后一次的模拟考验中,无畏派的领袖派人盯着他,第二天他的尸体便被发现在鸿沟里。所以你一定不能让他们发现你的秘密。——发现了会怎样?——那么你离死期不远了。翠丝一个人跳上列车,席地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她呆愣着,那是一种迷茫,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被世界孤立的无助,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去找无私派的哥哥却意外地被和领袖谈话了,领袖问为什么来找哥哥?翠丝说只是想聊几句。那么找父母了吗?没有。然后领袖用翠丝刚含着泪问哥哥的话重复告诉她:派系高于血缘。所以很多理想是无法兑现的。人性是需要克服的弱点,它让我们保守秘密,撒谎,偷窃。——这是我们正在铲除的。问翠丝是否察觉到无畏派的人正在破坏规矩,窝藏分歧者?翠丝摇摇头,如果是那样我很乐意离开那里。很好,那么我是否能靠你来执法?即便是你的亲人,也得受到规则的惩罚?翠丝麻木地维诺:当然……

翠丝带着满腔惆怅回到基地,却不想被几个蒙面人厮打着要将她推入悬崖。翠丝奋力反抗,Four也突然冒出,帮忙制服了那几个人,还扯下了蒙面,原来是艾尔。翠丝惊讶,心冷,Four安慰着拿出毛衣给翠丝穿上,帮翠丝擦伤口,并告诉翠丝艾尔是因为你不断进步,他的名次却不断下滑,这是他自卑,起恶念的源泉。但我知道你不会这样,恐惧只会唤醒你。

事后翠丝拒绝艾尔的道歉,却不想艾尔会自杀了。翠丝来不及更多的谴责自己什么,如梦初醒,知道自己得变更强大,于是开始接受Four的帮助,与他一起练习,进入他的梦境,学着隐藏自己,用他的无畏派的方式去处理梦境里的恐惧。尽管难度很大,但也一点一点地努力着。

最后,翠丝很好地用无畏派的处事风格完成了测试,如愿地成为了无畏派成员。

噩梦也终于拉开序幕,所有通过测试的新成员们都被注射了一种药水,思想被命令,身体受控地去做事。但是这对作为分歧者的翠丝不管用,翠丝依然有着清醒的头脑,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当看到另一位分歧者同样不受控制,疑惑地走出队伍,问排着队是在干什么的时候,埃克里的枪对准了他,“砰”的一声,翠丝回过神麻木地跟着队伍走……

这是一场企图消灭其他派系的争霸战。受控制的人都去到无私派的家里,把所有人赶出,用枪支威胁着把他们赶到空地上。翠丝在Four的帮助下找齐了家人,带着家人逃跑与反抗,在艰难的反抗中陆续失去了父母,甚至最后连Four都被控制住要去厮杀自己。搏斗过后翠丝闭着眼睛含着泪说我爱你,没关系。最后Four清醒了,和翠丝一起制服了领袖,关闭了她的控制模式,破灭了她的恶念……

结局是翠丝和Four在对大家的解救成功后跳上列车,不知开往何方,只有他们两人。翠丝哭泣着说失去了父母,Four抱着她安慰,但是他们都爱你……无言的沉默,列车一直开……

我在电脑前也深深呼出一口气,人性的懦弱使我不停想起翠丝最初从高楼跃下的身影,钦佩着那种勇气。也感性,感动翠丝与Four的爱情,在翠丝说因为自己是分歧者,他们肯定会杀了自己的时候,Four只说了一句: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在屏幕的拥吻,翠丝停下说我不想事情发展的太快。Four说没事的,我已经在你的心里占据了一部分位置。翠丝轻笑的时候我也笑,被这个男人暖暖的自信折服。当翠丝出现危险的时候,Four立刻极力想去救她,就像最后Four被控制失去理智的时候,翠丝躺在地上,握紧他的枪指着自己说,我爱你,没关系,然后闭上眼睛。Four被唤醒。爱,无处不在,却不轻易开口,直到生死关头。

电影结束后,晃动在脑海里的三个字愈来愈清晰:存在感。之前所有的困惑都得以解答。从你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起,上帝就给了你一种存在感,因为活着。但是,如何使得那存在感变好,变强烈,变得无法磨灭?那就需要你努力着,正能量去做更多,你用这种力量给了多少人,他们回馈给你的存在感就会有多强烈。也许善良,优雅,也可以勇敢聪明,或者可爱单纯,你付出了什么,最终就一定会得到什么样的证明——那就是存在感。

郑州市有看癫痫的好医院吗手术治疗癫痫并发症都有哪些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家医院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