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走麦城(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23 14:33:59

那个人嚷嚷着,被一伙兵卒簇拥着从城门那边走进酒馆里的时候,孩子正骑在树上射果子。树是苦楝树,叶子已经掉光了,满树的苦楝子金灿灿的。更小一些的时候,孩子曾从地上捡起来吃过,但马上又吐了。他像只猴子似的,摘下一颗苦楝子,夹在弹弓上,去射另一颗苦楝子。弹弓是他自己做的。他把从城外捡来的弓改了改,就成了。每打一次仗,它们和那些被折断的刀枪一样,被扔得到处都是。因为不愁子弹,孩子乐此不疲。这时的苦楝子硬绑绑的,正适合做子弹。再过一段时间,它们就会掉下来,在泥土里烂掉,它们的核,又会长出极小的树。它们真漂亮啊,苦楝树长大了不漂亮,可它们小时候真漂亮。就像一个人说的,小时候聪明,大了不一定聪明。这时,孩子身体的颜色几乎和树身溶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他的存在。大家只听到树上有噼噼扑扑的声音,说,下雨了吧?有人跑到外面来看。有时候,雨总是先下两三点,然后越下越大,噼噼啪啪响成一片的,可以清楚地听到雨脚从东到西或从西到东的奔跑声。

就是这时,孩子看到了那伙兵卒。他们和城头的兵卒穿的一样。其实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几天前,城头的兵卒穿的还是孩子熟悉的衣服,现在,他们的衣服和模样看上去都显得陌生。昨天深夜,孩子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我回来了。孩子马上翻身坐起来。那是爹的声音。爹拍打着衣服,好像上面满是尘土。奇怪,他没听到厚重的盔甲的声音。以往,爹回来是穿着盔甲回来的,孩子喜欢听盔甲上金属的撞击声。还有刺鼻的汗馊味。娘烧了热水给爹洗澡。夜很深,爹打了一个喷嚏。娘说,你不会受什么处分吧?爹说,不知道,反正他们让我回来了。娘说,你们这样也不好。爹说,有什么办法,听说城里被吴侯的人马占了,我们就没心思打仗了,要打就拼命,后来又听说你们安然无恙,我们就不想拼命了,这不,我们几个人瞅了个空子,就跑回来了,被吴侯的兵卒捉住,不但没挨打,反而还送了一些吃的叫我们带回家来。娘说,这么说来,你不用再去打仗了?爹说,是啊,我已经下了决心,不再去打仗了,不管怎么说,关将军待我们也不薄,叫我以后去跟汉中王打仗,我也不乐意,穷就穷一点,只要能跟你和孩子守在一起,我也知足了。娘叹了口气说,就怕由不得自己。

孩子这才知道爹当了逃兵。后来他听说,失去了荆州城的关将军很狼狈,连连吃了败仗。荆州的士兵已偷偷跑掉了一大半。孩子很难受。第二天起了床,爹过来摸他的头,他没让,爹拿点心给他吃,他也不要。他拿了自制的弹弓,跑到外面来了。

孩子很喜欢去的地方是城门口。那里很热闹。从早到晚,热闹就像蒸锅里的开水,止也止不住。卖馒头包子的,炸油条的,过血肠的,还有馄饨,凉面,大汤。汤里有大块的牛肉和炖得很烂的蹄筋。有时候,他会从家里偷来铜钱,到城门口来美美地吃上一顿。但今天,孩子对这些置若罔闻。这段时间,娘也没心思管他。爹跟着关将军打襄阳,可一夜之间,东吴的人马打扮成做生意的,渡江来夺了荆州城。本来,娘以为他们要被抓起来,没想到不但没被抓,还有人送了东西到家里来。

瓮城那边,有兵卒在走来走去。进城卖菜的人都要停下来检查。实际上,这几天进城卖菜的人比以前少多了。住在城里的人,倒是可以自由出去。有的便跑到军营边,大声朝里喊。孩子想像以往那样爬上城墙,可被东吴的兵卒赶了下来。城墙边也有许多树,不过不是苦楝树,是枸叶树。它们的叶子,像蝴蝶似的,是彩色的。每年到了这个季节,便好像有万千蝴蝶在风中飞舞,孩子看得呆了。

那帮人一下子把酒馆塞满了。他们闹闹嚷嚷地要老板把酒坛子都搬出来,他们要开怀畅饮。老板小心翼翼问道,有什么好事情,值得军爷们这样高兴?一个小兵说道,你还不知道啊,我们马将军立了大功,把那个山西佬捉住了!吴侯赏了好些银两,还升了职,并且把吕布骑过的那匹马也赐给了马将军。

老板吃了一惊,说,真的?手里的什么掉到了地上。

孩子哧溜从树上滑了下来,可能是这帮人的盔甲太新了的缘故,他觉得有些刺眼。

有人揪住了老板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们马将军捉住了山西佬,你不高兴?告诉你,如果我们把这件事跟吴侯说了,你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老板弯腰把东西捡起来,原来是舀酒的勺子。他拿布巾把勺子揩了揩,说,真是老了,不中用了,手老是拿不住东西,昨天我还失手打破了一只碗。说着,老板从柜台下把昨天打成两边的碗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不舍得丢,大概是希望有什么奇迹,能让那只碗复活。

这时,那个被叫做马将军的矮矮墩墩的家伙摆了摆手,说,今天大家高兴,别说不吉利的话,老板你只管拿酒来,让兄弟们喝个痛快。

其他人听说后也围过来了,瞧着那个家伙,带着一些不信任的神气,说,将军您是怎么捉住关将军的?不是说他去了麦城吗?

那个家伙轻蔑地笑了起来,仰脖灌下一碗酒,抹了抹嘴角,说,什么关将军,我听着刺耳,你们要是看到了他那落魄的样子,看还叫不叫得出关将军,我只叫他山西佬。告诉你们,他已经被关在大牢里了,刚开始,吴侯给他送绑,他还不肯,给他赐坐,他也不坐。如果不是看在亲戚的份上,吴侯对他肯定没那么客气了。

有人把板凳往他们那边移了移,酒馆里板凳总不够用,因此有的人一占到板凳,便不肯把屁股挪开,好像要让板凳长在屁股上似的。他说,姓关的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这次,他的眼睛睁开了没有?是不是他一睁眼,就真的要杀一个人?

那个人咬着一口外地口音。看打扮,也不像本地人,大概是来荆州做生意的。荆州是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这几天,大家对做生意的人都有些提防,一开始,故意离他远一些。这不,他主动跟那帮兵卒套上近乎了。

一个兵卒说,屁,真的有那么厉害,还能让我们马将军给捉了?这次,他就是想把眼睁开,我们马将军也不会给他机会,就是睁了,也没用,他已经被绳子绑住了。

另一个兵卒说,即使山西佬有那么厉害,可我们马将军更厉害,这段时间,我们马将军练功可刻苦了,把土砖绑在大腿上练轻功,晚上要打好几套拳才睡觉。

大家都点头表示佩服,纷纷把头转向那个家伙,酒馆老板也满脸堆笑。他重新镇定下来。他才不管谁做城里的领主,只要不影响他做生意就行。他发现东吴人用钱很大方,而且都以为荆州的东西比江东便宜,不禁暗暗高兴。他仰脸望着姓马的说,马将军,来,这一碗我敬你,说实话,以前,我担心打仗会让我做不成生意,现在我放心了,关……姓关的在城里的时候,也太严了些,对我们和江东做生意,不是很赞成,为此,我的一个亲戚还挨了打,现在好了,我们是一家人了,可以放心地做生意了。

又有人问,听说吴侯的眼珠子是绿色的,是真的么?

姓马的家伙仰了仰脸,说,可不,正所谓奇人异相,我家吴侯虽然年轻,可行起事来显得比谁都成熟。当初,把孙夫人嫁给刘皇叔,就是我们吴侯的主意,其他一些老臣是很反对的,为此有几个老臣还闹了别扭,可那个山西佬,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眼里。

酒馆老板说,开始,我真的以为他个子比我们高许多,可那次,他带着人骑马从城门口过,我看也不过如此,他的眼睛倒是老眯着的,可一个人老眯着眼,能办得成什么事?我甚至担心他睡着了,当年,他千里走单骑,其实哪里有一千里?再说,曹丞相也不是真的想杀他,不然,恐怕十个关云长也不够他杀的。还有啊,那个刮骨疗毒我看也是假的,反正我们又没看到,都是听他手下的人讲的。

哎哟一声,酒馆老板忽然捂住脸叫了起来。把手挪开,大家看到他的脸立即肿了,有人到地上找,只看到几粒苦楝子。老板嚎叫道,哪个在暗算我?

那帮人立时拔起了家伙,警惕地四处张望。可周围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他们怀疑那暗器是冲着他们的马将军去的。

老板揉着脸。他的脸变得一边大一边小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说,关……姓关的怎么不投降呢?如果投了降,说不定还可以做我们的领主,他又不是没投降过,当年,不是也投降过曹丞相么?

另一个人说,他和刘备张飞桃园三结义,天下的人都知道,当年他投降曹操,也还是为了两个嫂嫂的。

那个人就哧的一笑,说,你倒是善解人意啊,照我看,当初刘备留他守荆州,说不定就是怪他投降过曹操,才不肯带他一起到益州去享福的,那可是天府之国啊,比我们荆州还要好。再说,他跟两个嫂嫂,一路上孤男寡女的,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说着,那个人脸上也挨了一下。那个人杀猪般地叫起来。他跑到姓马的跟前来,说马将军救我,附近肯定有关羽的爪牙!

那帮兵卒又四处找了找。

姓马的家伙按了按手里的剑,咳嗽了一声,往里避了避,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其实,也不是那个山西佬不投降,而是我们不肯给他投降的机会,吴侯倒是爱材,但有人提醒了他,说当初曹丞相对他那么好,还不是没有用,反而杀了曹丞相几员大将。吴侯这才打消了劝他投降的念头。

一个兵卒说道,我们把山西佬捉住的时候,他一个劲地朝我们吐唾沫,马将军很生气,扇了他几个耳光,谁知他竟像条疯狗似的扑上来咬人。我们马将军想了一个妙招,他让我们把山西佬摁在地上,搔他的胳肢窝。马将军说,多少英雄豪杰,可以过金钱关美女关,但就是过不了胳肢关,这是我们马将军的发明,果然,那个山西佬大笑着在地上滚动起来。我们一伸手,他就笑,我们停下来,他就在地上碰自己的脑袋,说他但求速死不想活了,你们说有趣不有趣?

说着,说话的人脸上也挨了一下。这一次力量尤其大,差点把那个人的眼睛打瞎。他抱着头蹲了下来。紧接着,姓马的脸上也挨了一颗。

这一下非同小可。他们咆哮起来,终于发现一个孩子手拿弹弓,从酒馆旁的苦楝树上溜了下来,一转身,飞快地跑开了。

孩子不肯回家。他已经听到娘在喊他。娘的声音从七拐八弯的巷子里传了出来,到处追着他。他躲避着,不让那声音碰到他。他一口气跑到了那栋大房子前,眼里含着泪水。不用说,门前兵卒的衣服跟以前不一样了。旗上的字也不一样。孩子曾跟着娘到这里来过。他躲在娘背后,好奇而贪婪地打量着里面的一切。他还看到了那匹马。他从没见过它,可他觉得,他对它早已熟悉了。他上前去摸了摸马的尾巴,又摸了摸马背。马正在吃草料。这只马槽,看上去也比别的马槽大许多。马抬了抬头,这时孩子产生了一种幻觉,以为马的脸也是红脸(本来,它全身就是红色的,没有半根杂毛),它的下巴上好像有长长的胡子。孩子听到了一种响声,那是一条青龙从大刀里破锋而出的声音。孩子惊呆了。

院子里闹嗡嗡的。很多人在进进出出。谁在大笑。有人在呵斥。听说里面的人已经换了衣服逃跑了。孩子不知道那只马槽还在不在那里。他企图从什么地方溜进去,但很快被人发现了。他被人当做已经逃跑又不小心跑回来了的人。那些士兵赶忙把他抓住向上汇报。但有个人过来翻了翻他的眼睑,又看了看他的牙齿,就把他放了。他被赶了出来。在他的脚快要迈出门槛的时候,他的小腿狠狠挨了一鞭子。

全城的人似乎都把那个高大的人给忘记了。仿佛荆州城只不过换了一面旗,其他什么也没变。不,这话也不对。这几天,孩子看见街边的一些店铺把原来的匾额撤下来了,换上了新的。有的匾额是那个高大的人题的字。不出征打仗的时候,他会读读书,练练字。有人趁机把他的字拿到外面去卖钱。买的人就把字裱起来,作为一种荣耀。据说他用的毛笔和他的青龙刀一样大重。写字的时候,他叫人把成桶的墨汁倒进大缸里,把纸在操场上铺开,提了大笔,在缸里醮了墨,骑了赤兔马,双腿一夹,就在宣纸上舞动起来。赤兔马奔腾跳跃,可宣纸并未曾被踏破半点,墨迹也丝毫不乱。写很后一捺时,大家瞪直了眼睛,关将军仿佛落荒而逃,就在大家暗暗替他捏了一把汗时,他忽然回笔一溯,大家这才明白,他用的是拖刀计。当年,他大战老将黄忠的时候,就用过拖刀计。一些饭店和酒楼墙壁上,就画有关公战黄忠的画。除此之外,还有桃园三结义,三雄战吕布,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夜读春秋,华容道义释曹操,向孙权拒婚,等等。孙权那个儿子长得那么丑,居然想利用亲戚关系来娶关将军的女儿,他肯定不会答应了。再说这种婚姻又有什么幸福可言?孙权的妹妹孙尚香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么?其中,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就是“千里走单骑”了,甚至有一家酒楼干脆就叫“千里走单骑酒楼”,生意好得不得了。可似乎在一夜之间,墙壁上的字画都不见了。那家酒楼改成了“火烧赤壁”。原来,吴侯认为刘皇叔名义上高喊联合抗曹,其实暗地里在偷偷发展自己的势力。这不,打败曹操后,东吴的领土没怎么扩大,刘皇叔却轻易地取去了荆州的四乡八郡。现在,吴侯要让荆州的百姓了解当年的事实真相。酒楼的老板就是为了贯彻这一好笑的政策,才及时改了这一店名的。

在昆明哪里有看癫痫的医院
儿童良性癫痫能治疗好吗
癫痫发作时如何护理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