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消失的城市(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0:52

1

城市在消失之前是有预感的,老鼠和蛇先知道了这个真相,狗也知道了,但是狗知道得不彻底,是它的舌头先知道,而后传输给它的大脑的。

人当然也知道了,人会制造仪器,仪器当然比狗的舌头灵。知道这个信息的是革委会副主任(当时没有政府,只有革委会)。副主任报告给正主任。正主任说:“现在是革命时期,谁宣扬这个,谁就是拉倒车。”副主任害怕了,她害怕“拉倒车”这三个字。心有余悸地说:“这是地震局的教授报来的,万一……万一呢?”正主任不耐烦地说:“哪里有什么万一?万一的万一出现的话,先抢救语录。”副主任当然心知肚明,在这个城市,已经九年以语言为食粮了,吃饭前先读语录,读完再吃饭。有时,工作时间紧张,读完语录,上班铃声响了,就顾不上吃饭,饿了的时候,再默读语录,就忍过去了。

主任看着墙壁上的工作规划图,没有回头就问,今天你读过语录了吗?没有回音,副主任像空气一般消失了。主任只好自己单独高声朗诵语录:“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他是喜欢在群众大会上带动大家读的,群情激奋,很让人享受,而今天并没有革命群众陪着他读,只有装酒的柜子上两只破盘子当当当地响。

主任有点生气,大声喊我,克楠,克楠,你在哪里?我立即空气一般冒出来了。我当时的职务是为主任开车,主任指向哪里,我就把车开到哪里。“主任,您去哪里?”我战战兢兢地问,主任不耐烦地说,去东城区。主任一说东城区,我就明白了,东城区有个走资派本来是很恭顺的,被结合到了区革委会了,谁知道这个老家伙一上任就搞唯生产力论,没明没夜地加班搞生产,把搞革命的时间全占用了,这还了得?走资派还在走,那就把他打倒!

怎样才能把这个走资派重新打倒呢?得想办法,其实办法也有——语录早就教会了发动群众。主任干别的也许干不好,发动群众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带工作组深入到这个区才六天,群众的仇恨感就被激发起来了,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只有王老五的激愤不好激发,副主任启发他说,你平生最恨谁?你就假设是这个走资派,就成了。王老五试验了一下,很有效,他立即表态,开批斗会的时候,他要第一个上台声讨!

于是,发动群众得到了空前成功,只要把走资派放到台上展览一番,立即让他下台滚蛋,哦,滚到五七干校去喂猪,和你的猪商量唯生产力论去吧!哈哈。想到这里,主任一阵快感。我开着车在城市的路上颠簸,主任喜欢这样的颠簸感,一脸幸福地躺在我背后的加软座位上,不冷不热地问好:“克楠啊,再次打倒走资派,你高兴吗?”我支支吾吾地回了一声“高兴”。其实,对走资派的事情我快感不起来,我快感的资源来自刚刚新婚不久的妻子的胴体上,看到了妻子睡觉的模样,就如看到了一弯新月,而这弯新月是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2

从市革委会到东城区机器加工厂,并不算远,平时开车也就是一刻钟的样子,但今天却用了半个小时。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老鼠和蛇,它们在大街上拼命奔跑。

对于老鼠我是不怕的,朝着它们黄歪歪的身躯压过去就可以了,我的车辘轱像是坦克车的履带,沾满了老鼠的鲜血和残肢,但面对那些呲呲呲吐着尖舌头的蛇,我实在没有用车碾压它们的勇气。我爷爷的爷爷是遭蛇咬而一命归阴的,而爷爷也被白蛇缠绕过,后来爷爷念经,紧急之中,无师自通地念“啊罗吉悠塔那”自己发明的六字真经。念着念着,爷爷的眼泪出来了,白蛇就自动松开了缠绕。爷爷说,我发誓说真话,蛇也流泪了。我是爷爷的孙子,我发誓不想看到爷爷发誓的样子。

爷爷让我遇到危险一定默诵“啊罗吉悠塔那”,我说,爷爷你不跟我解释六字真经的含义,我就不读。爷爷嘟嘟囔囔说,解释什么啊,反正是平安的意思。我给主任当了司机以后,只读过一次六字真经,那次是被一只大毒蚊子叮了,背上起了大疙蛋,就是不消肿,又痒又痛,忍受不住了,读了两遍六字真经。主任听我默祷什么,我一机灵,醒了,赶快说是背诵语录啦。主任显然很满意,说,我身边的人就是不一般,下次推荐学习著作先进分子,一定推荐你去。当然,只是说说而已。我去宣传学习语录了,就没有人给他开车了。主任当然对我是有奖赏的,几乎是逢人就说,让你们读语录是敷衍我,瞧瞧我的司机,因为读语录,身上被蚊子叮咬的大疙瘩一晚上就消了。主任至少说了一半的真话,我的背部的疙瘩确实是一个晚上消了,不过,不知道是读了语录,还是读了六字真经起了作用。

眼前我拉着主任,一路上躲避着蛇,车子比蛇滑行得还慢,有几次主任生气了,想下车自己步行到批斗会现场,但是刚开车门,满大街乱爬着嗞嗞嗞嗞吐着舌头的蛇,他又缩回车内。主任坐到他的软座上,嘴里骂骂咧咧地,你这个怂包蛋,连个蛇也不敢压,红卫兵小将敢冲敢闯的劲头哪里去了?我撤除你司机的职务,回去后马上换司机,你知道给我开车这个肥差多少人盯着呐。

说归说,至少眼下他没有开除我,他还是需要我把他带到批斗会现场。

3

我开的吉普车在大街上确实是滑行。开始是一米一米地行进,后来是一分米一分米地行进,再后来是一毫米一毫米地行进,实在令人焦急。

不管主任是不是真的开除我,车也不得不停滞到半路上。我就开始默诵“啊罗吉悠塔那”六字真经,不敢发出声,心里默诵。怪了,阻挠车子的蛇们好像听到了指令,主动让开了一条路,车速明显加快了。终于到了那个批斗现场。会场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走资派和几个主持批斗会的人,显得冷冷落落。

主持批斗会的人站着,被批斗的人坐在椅子上喘粗气。主持人说,走资派心脏不好,站不住,刚吃了几粒速效救心。主任看看批斗会场,显然不满意,说,那个,那个王老五呢?主持人说,老五请假了。主任说,为啥?主持人说,老五说昨天晚上他最恨的那个人被车撞死了,他恨不起来走资派啦。主任开始骂街了,说,撞车和批斗会有什么关系呢?真他妈的乱弹琴!

说罢,他翻了翻走资派的下眼帘,突然高喝一声:“五号出列——”喊得声音贼大!随着主任一声高喝,椅子上的走资派像是屁股上安装了弹簧一样,噌地就站起来了,并高声回答:“到——”回答的声音竟然像小伙子一般洪亮,而且底气十足。主任指着走资派说给主持人,看看,看看,他是装的吧,走资派贼着呢,嗯嗯,你们几个不要被他的假象迷惑了!主持人诚恐诚惶地点头称是。

主任又问,工人呢,工人们都去哪里啦?主持人回答,满大街鸡飞狗叫,工人们怕闹地震,说这个大礼堂有钢架,地震掉下来,会把胸膛戳穿的,还是回自己的小平房安全。主任又生气了,说,几只烂鸡烂狗就把你们吓住啦?你们在1967年参加武斗的精神哪里去了?一个人嘟囔地说,万一地震了,咋办?主任哈哈哈地大笑,样子很像是《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说,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胸有朝阳啊。万一啊,放心吧,不会有万一的,万一的万一来了,你们就高声朗诵语录,狗x的地震会乖乖地停止的。

回家的路上,我问主任,主任,您怎么一喊“五号”,他走资派就立马来精神呢?主任阴阴地笑笑说,这个走资派在五七干校的排号是五号,那里是每天点名的。狗日的对这个敏感,哪怕他钻进了阴曹地府,喊一声“五号”,他也得跑出来应答。主任的话,使我的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4

地震还是来了,半夜凌晨3点多的时候,僵硬的大地陡然松软了,像是海水一般游移不定。城市里的那些建造得不太好的楼房,平房,纪念碑,百货商场,像是玩具一般瘫软下来了。

在瘫软之前,遇到了彻天明亮的蓝光,蓝光断断续续在天空游弋,像是几只蓝色的兔子。在街道巡逻的防止阶级敌人捣乱的工厂民兵先看到了这个动人的场景。这些类似北极光的动人的光至少有几百年没有抵达这个北方城市了。这几个巡逻的脑袋高对着天空喊着“真美啊,真美啊,真美啊”。其中一个发现这样说是不对的,无产阶级是不能说美的,只能说好看,他很想纠正几个同伴的说法,但是大地开始摇动了。先是上下摇,像是坐在硬板车上上下窜动的感觉,也像是在蹦蹦床上跳跃,真好玩啊。几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充分地享受好玩,大地的运动方式变了,开始水平方向移动,完全是大海波涛的方式!几个人不由自主地在大街上前走几步,后退几步,其中的一个很想指着几个人笑,笑他们跳得丑死了,比跳语录操还难看,但是笑不出来,因为自己也是用同样的姿势跳着,前走几步,后退几步。

几个人在大街上的舞步不到三分钟,厄运来了,那些固定在大地上的楼房和厂房不会跳舞,只能用坍塌来响应来自大地深处的愤怒。愤怒了,谁呢?是王老五吗?王老五没有睡,他在家里设了一个灵位,祭奠自己的仇人。呐呐地说,我虽然恨他,但他命不该绝啊。走资派也没有愤怒,他把戴高帽子被批斗当做一场游戏,把来自革命群众的拳头和巴掌当做不收费的按摩。他拿着工厂里总工程师送来的新产品图纸,打着手电筒悄悄地看着,构思着区机器加工厂的未来……

但大地震真的来了,王老五供的灵位倒了,走资派手里的图纸四处飘散,手里只抓住了蓝汪汪的半页纸。在大地震中,他们的身体像是一块砖,也像是一片瓦,随着楼房或者平房一起坍塌。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大地为什么会痉挛。明天,只要熬过了今夜就是明天,明天还有无数的事情要做,可是,明天已经不属于他们,那些坚硬的砖瓦、水泥的预制板、钢筋以及桌椅板凳压住了他们,卡住了他们,他们真的要与沥青路下的大地结合了。

到了另一个世界,就可以零距离聆听大地为什么愤怒了。

5

楼房和楼房之间的空道是大街,平房和平房之间的空道是小巷,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现在完全变为了另一种样子,像是战场。

平时敲锣打鼓游行庆祝这个报喜那个的地方,现在躺着坍塌的楼房砰溅过来的碎砖烂瓦,再就是人,死人,赤裸着或者穿着短衣短裤的死人,躺在大街上彻底休息。死人们,有的胳膊放在胸口,有的高举,但是已经无法再高喊革命口号。

除了死人,就是活人,活人们很少不受伤的,脑袋上,或者前胸后背上被砖瓦划伤,流着鲜血,因为暂时没有绷带,也顾不上包扎,鲜血横流。人们,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见了面,只有一句话“你家死了几口?”这些人是侥幸没有被砸死,从窗户或者瓦砾里爬出来的,当惊魂稍定,陡然醒过来,房子还压着自己的亲人,就发疯地冒着余震的危险往废墟跑,几乎疯狂地喊着亲人的名字,用十指疯狂地扒开砖瓦,扒出自己的还活着或者已死去的亲人。

刚刚地震,是抢救生命的黄金时间,但军队暂时没有开进来(已经在路上运动了),就自己救自己吧,可是,每片瓦砾、每块预制板下,都有“救救我,救救我”的声音,凄凉而迫切,该去救谁呢?先去自己家的位置扒亲人,亲人扒出来了,不管是活着,还是去世,然后就去扒别人,不管是阶级敌人,还是阶级兄弟,凡是有人呼救的地方,就去扒,扒开那些该死的沉甸甸的砖瓦吧。可是砖瓦没有死,而是人死了,成百,成千,成万,十几万,几十万地死亡着。这是怎样的惨景,地震为什么不发生在戈壁沙滩荒无人烟的地方,偏偏在这个人口聚集的城市发生呢?

活人的大脑暂时无法思考,一片空白,空白的大脑里还残留着地震发生之前的蓝光,那是多么灿烂的光啊。哦,为什么不是红光呢?如果是红光,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地震了,蓝光是不是该诅咒呢?可是,大街上没有蓝光,只有惊慌失措的活着的人和安静地躺下彻底休息的死人。活着的人似乎也很平静,没有人呼天抢地地哭泣,他们用平静来迎接大地不该发生的愤怒,迎接这个城市不该发生的消失。

大街上活跃的还有雨水,这个北方的城市平时雨水甚少,大地震后,天空裂开了口子,雨水像是海水一般喷涌而下,企图淹没这个曾经雄壮的城市。

6

大地震的时候,我正在司机值班室睡觉。值班室在机关二楼,地震颠簸的时候,我居然没有醒,梦中戴着红领巾,在北京的昆明湖上荡小船。还小声地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咯噔一下,醒来了,已经躺在大街上了,回过神的时候,才知道是地震了,真的是地震了。

大街上曾经乱跑的老鼠啊,蛇啊,都不见了,原来这些动物的预感是真的。我的顶头上司是本地人,没有在机关睡,不知道他在大地震前有没有高声朗诵语录。我是邯郸人,家人都没有在这个城市,既然我没有死,就要加入抢救生命的行动,凡是有生命呼救的地方,我都去,不敢用铁锨和镐头刨,担心伤害了瓦砾下的兄弟姐妹,就用手刨,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救出了五个人的时候,我的手指磨出了鲜血,指甲脱落,实在无力再去救人,一屁股坐在雨水洼里大哭。

谁能来帮帮我呢?我的爷爷啊,我的爷爷的爷爷啊。这个时候,我的脑子一点语录也没有,只有六字真言,但是六字真言也失效了,我身边的死尸越来越多,我困了,躺在死尸中间打盹,竟然被一个人认为是死尸,往三马车上扔,结果,我一机灵醒来了,把装尸体的人吓了一大跳,立即道歉说,扔错了,扔错了。我没有责怪他,相互之间并没有谩骂,也没有斗争。

抬尸体的继续集中尸体,我在死尸和瓦砾之间游走,竟毫无目的地走到了铁路边,看着平时铮铮的铁轨弯曲了,拧成了麻花。我沿着铁路走,终于看见一只老鼠和一条蛇,我去捉它们,它们悠忽不见了,像空气一般消失了,它们逃到哪里了?是不是逃到自己的穴地去了?地震了,穴地会安全吗?我想起了那些正在地下挖煤挖炭的工人兄弟们。你们千万要活着出井,不要让自己的躯体也化作一块煤或者一块炭(平时喊喊口号尚可,不要当真)。如果是那样,我发誓一辈子做饭不用煤炭。

我默诵着六字真经往前走,走到了麻花铁路的尽头,这里是机器加工厂的家属楼,是震中的震中,令人惊骇的是,地面上居然裂开了大缝,缝子有几米宽,肯定有一些活的生物掉进了缝,融合到大地深层和大地谈心去了,我不知道那个走资派和批斗他的人们会不会掉下去了,不知道这个缝隙的下面是不是很宽敞,能不能布置好一个会场开批斗会。

地震以后,又过了好多年,城市要开发,机器厂家属楼那个地方要开发成商场,挖土机挖地基,深挖,居然挖出了龙化石——样子不像是恐龙,也不像是故宫里的龙,四不像。文物专家来了,也鉴定不出这条龙是哪个年代的文物,只好交给了博物馆展览。可是这条龙化石放在博物馆里,很招蛇,尽管博物馆很严密,地板上莫名其妙地就有青兹兹白花花的蛇,博物馆的人嫌不吉利,就把龙化石放到了地下储藏室里,过来几年,文物局进行普查,发现龙化石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奥卡西平片吃多少有效果哈尔滨看癫痫比较好的是哪家医院河北癫痫病手术治疗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