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战友来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2:10

6月30日的上午,我正在处理一份公文,突然手机响了,抬眼一看,手机屏上显示“王晔,湖南岳阳”。

这个电话有近一年时间没有在来电中显示,也没有信息、微信、QQ、陌陌以及一切与通联有关的联系。今天突然在手机屏幕上显现,当然令人兴奋。

拿起电话,没有那么多客套,直呼:“阿晔,在哪儿?”

“我到武汉来了,阿科安排东湖边一家餐厅小聚一下。不见不散,哈哈……”阿晔直陈来电意图,依然是那么有活力、依然那么低调的爽朗。作为老战友,就是再忙碌也要安排时间一见。

为防止玩笑,我直电阿科证实真假,阿科带着玩笑口气直言:“你小子啊,除了XX来才可能出面,所以没有通知你。今天晚餐就在东湖风光村汉江情的225号房。”

放下电话,继续干活。因为毕竟有工作在手,这把年纪也不想留有什么负面影响。

下午四点,阿科电话催促:“你怎么还没有到啊?阿晔已经到了。”

“这么早?我五点半才能下班啊。”我没有什么隐藏地回答道。

阿科说:“你跟领导说下麻,早点过来说说话,聊聊天。”

我说:“好,那我马上过来。”

此时,外面一直下着豪雨。自己的车是不能开了,因为晚上肯定要喝酒。我就用“滴滴打车”软件叫了辆车。左等右等,在雨中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网约车才到。没有办法,城大、雨急、车多,此时又是下班时间,网约车能到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坐在车上,大雨一直下着,从我所在的地方到东湖边也不过3公里左右的路程,平时可能就是十几分钟,可今天不一样,雨中行车,车如龟行,我心急如焚。

走走停停,从下午五点走到六点多,才接近湖边,我实在不能再等了,就让车停下,步行到店。

找到225房间,进门第一眼就看见阿晔。

我迅速走到他前面,阿晔还是那样满面春风,笑意浓浓,带着玩笑说:“来来,来个拥抱。”话音未落,熊抱的双手就热情地搭在了我的肩上和腰间。哈哈……

再仔细一看,一个大圆桌上,依次坐着今天晚上请客的东家张玉科,广东来的姚金荣,演出队美女张春芳,再有大家都很熟悉的吴中山、王友明、顾昆仑、赖友利及其老乡、阿晔带来的两位同事。

相隔多年,有的变化挺大,而有的风采依然。姚金荣、阿顾明显有了岁月的沧桑感;阿科、中山、阿赖总是显得年轻,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友明、阿晔有了发福的感觉。最最显得年轻的当属张春芳,就如20年前在测绘大队所见,无论是从衣着上,还是展现给大家的笑脸上,都可以看的出来,她的心态很好。

酒席随之开席。

都是老战友,也没有那么多的客套。首杯之后,我拿着酒壶及小酒杯走到了阿晔面前:“来来来,好久不见,我们来个双喜临门。”王晔笑嘻嘻地说:“看不出来哈,酒量见涨了。”说完,两杯一饮而尽。

我说:“明天不走,我请大家再聚下。”

阿晔说:“不行,明天下午有个会要参加,我必须要走。下次再会,你要不去岳阳看看,太不够意思了。”

“有时间一定去。”我向阿晔保证。

晚餐进行中途,况水平也来了,随后还叫来了夫人。

紧接着,我走到了姚金荣面前,姚面露难色,说:“这两天整多了,实在喝不下,但还是要表示一下。”我很理解他,就依他半杯,我一整杯,一饮而净。说实话,在测绘大队时,与姚只是面熟,平时打的交道不多,但如今,别说我们曾是一个部队的,只要说是当过兵的,那感觉就是不一样,无论办什么事好象也是顺理成章,分外亲切。

临到与今天到场的惟一女性张春芳碰杯,没作更多要求,举起杯子就干了!

随着酒意渐浓,话闸子也都打开,昔日部队的一切仿佛又浮现在了眼前。大家都在说着从前,说着曾经见过的战友,很少谈及家事及工作上的事。我想,这大概就是一种战友情结,此时,其它似乎是多余的。

酒过三巡,开始不自觉地给远在广州的战友打电话,一个低声说:“我正在看演出。”另一个大声叫道:“我的手机快没有电了。”简单说了两句,挂了。此处,丝毫没有责怪两位战友的意思,我想表达的是,酒喝多了的人,相当一部分人都有这毛病,喜欢到处打电话,至于打电话要说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就是那样嘟浓着。哈哈……

迷惑中,阿科把我们带到了隔壁歌厅。服务员又向包厢里拿了箱啤酒。趁着酒劲,几杯啤酒下肚,一杯又一杯,到底喝了多少记不得了。反正大家都在喝,都在唱。唱的好象都是军歌。

我好象点了首《老班长》。当我拿起话筒时,张春芳也拿起话筒,一起合着唱。此时,大家都随声附和,所以我的声音并没有突现,而是被大家高亢激昂的磁音所覆盖。

后来,唱了多久,我不清楚;谁唱了什么,我也不清楚。迷糊中,阿科喊着:“走啦走啦。”

出了歌厅,也不见阿晔,没有告别,我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来不及脱衣服,没有洗漱,就这样躺在了床上。此时此刻,世间事物好象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睡了,睡得很沉。

一觉睡到凌晨四点,酒醒了。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现实好象没有什么意思。再冷静下来,觉得战友一场实在不易,就是种天然的缘份,在我们的青春期正好相遇,不早不晚,以至让我们牵挂一生。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相会的次数会越来越少,人也会越来越少。即使是在一个城市,我们战友间相聚的次数也极少。所以,对战友的每次相遇,我很珍惜,有时喜欢记录点什么,一个片断,一次交谈,或是象这样的一次酒会。写得不好,请大家见谅!

战友来了,真好!

北京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呢西安有哪些医院专治儿童良性癫痫病癫痫病能否治愈手术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