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云】往事悠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23:32
(一)我为伙伴编故事      小时候,我的心思从来不放在学习上,脑子里整天想着编故事,为的是在上学、放学的路上讲给同村的小伙伴听,把他们紧紧地“团结”在自己的身边。   那时,我真的喜欢小伙伴们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傻傻而又急切地问:“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在哪里呢?“后来”当然在我不断地胡编乱造中。常常上课走神编的故事是不够讲的,我只得路上现编现讲,还要牢牢记住这次讲到哪儿了,以免下次出错,露馅儿是自己乱编的。   因为会讲故事(都是瞎编的),上学去,小伙伴们喜欢到我家来等我一起走;放学后,她们喜欢在我家门口玩。即使我到小树林里拾干树枝或到田埂边放小鹅,她们也愿意在我家门口玩到我回来。   每讲完一个故事,小伙伴们都意犹未尽,盼望着我赶快讲下一个故事。为了继续“骗”到小伙伴们的崇拜和友谊,我只好整天绞尽脑汁地编故事,至于每天在学校学了什么,我脑子里糊里糊涂的,像一锅粥。(后来上初中时,同村差不多大的七八个女孩都突然不理我,孤立我,有时还围追堵击谩骂我。我想,他们那样做,很可能与她们发现我以前讲的故事都是我自己乱编的有关。呵呵,因为她们的孤立,三年的初中,我先是独来独往,后来结交了一个同班爱学习的同学陈红红,俩人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学习成绩直线上升。那年中考,我成了村上唯一的也是第一个考上学校的女孩。五六十人的一个班,也只有我与好朋友陈红红俩人以优秀的成绩跳出了“农门”。)      (二)我打算盘呱呱叫      我的父亲一直都很会赏识自己的孩子。我学习再不好,也是他手掌里的宝。   上上小学一二年级时,我们学校在老街的后面。教数学的是从县城里来的顾美贤老师,人长得特漂亮,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当时,她在我们班轰轰烈烈地搞起珠算试点,什么小九九,三盘请,从一加到一百等,全班绝大多数人都练到滚瓜烂熟,动作的熟练已不需要大脑的指挥。顾老师教我数学时,我的数学成绩每次都能考到九十好几分。   父亲当时在街上信用社上班。一次放学,我背着书包和算盘到父亲单位去,父亲忍不住向他的同事杨伯伯吹我算盘打得多么多么快,还要我现场表演一番。我红着脸在算盘上展示了所有学到的本领,杨伯伯把我夸得都要飘起来了。杨伯伯,矮胖矮胖的,特爱夸小孩,我很喜欢他。   从此一放学,我就爱到父亲单位去,等父亲下班一同回家。每次去,杨伯伯都会笑着对我说:“来,打个算盘。”每次算盘表演之后,都会得到杨伯伯的夸奖:“呱呱叫!顺钊家的小姑娘真聪明!”(顺钊是我父亲的名字)听了杨伯伯的夸奖,我心里乐开了花。父亲摸着我的头,也笑得合不拢嘴。   我儿时练的算盘“童子功”,多年后,在二哥招工考银行时,充分发挥了作用。那时高中毕业的二哥,已当了几年小木匠,适逢父亲单位招工考试,算盘也在考试范围之内,放下斧头的二哥要练算盘,可是他没学过,我就义不容辞地成了他的珠算辅导教师。二哥最终考试顺利通过,小木匠进银行当了会计,我想也有我的一份小小的功劳呢。      (三)我留级了      说我留级之前,先说说我的两个哥哥。   大哥大我六岁。刚恢复高考时,大哥高中毕业。为了参加高考的大哥,父亲与两个个家有高考生的老师交上了朋友。也许受他们影响,父亲也开始十分重视我们兄妹仨人的学习。   大哥参加高考复习时,父亲还在一个离家较远的信用社分社工作。一从当老师的朋友那儿弄到复习资料,父亲就像送鸡毛信似的,连夜骑着脚踏车送回家。那时,深更半夜,我们经常被父亲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大哥考上了大学,因体检时紧张,眼睛没有分清接近的几种颜色,数理化很强的大哥只好上了镇江教育学院,学了物理专业。不过,大哥可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哦。   再说说我二哥。二哥大我四岁。我二哥上小学时,是标准的好学生。那时学期结束时,老师领着同村的学生敲锣打鼓地把得到“三好生”奖状的人送回家,每次得奖状的都有我二哥,我是跟在后面陪衬的小同学。母亲上工还没有回来,家里门不开,老师就把二哥的奖状放在我家门口高高吊起的竹篮里。母亲收工回来,喜滋滋地从竹篮里取出奖状,然后问我一句:“你的奖状呢?”我只好低下头不作声。   可是二哥后来很喜欢与同学哄玩,第一年考高中时没有考上。他们班上很多没有考上高中的人只好回家务农了。那时,我家里虽然很困难,父亲还是求人讲好话又让二哥复读了一年。第二年,二哥考上了高中。虽然后来二哥没有考上大学也不肯再复读,但因为是高中毕业生,才有资格参加了父亲单位的内招考试,进了银行。   在说说留级生我。我,一个会编故事哄小伙伴的“天才”,当时却一点儿也不会写作文。记得上三年级时,教我们数学的仍然是美丽的顾美贤老师。教语文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代课老师,姓朱,很爱发火。那时,学校经常在操场开大会,或听老红军作报告,或请老贫农忆苦思甜。一有这样的活动,朱老师就要布置我们写作文。每次坐在操场上听报告时,我总是在想着我的故事续编(不然,放学无法向小伙伴们交差),根本不知道上面讲了些什么。一到写作文时,就不会写,特别是不会结尾,只好在政治书上找一段抄上去。当时,我真怕学校开展的这些活动。可是越是怕,这样的活动越是多,政治书上有些段落都已经提心吊胆地在作文里反复抄了好几遍了,那些报告活动还在没完没了地在进行着。   在我四年级快期末考试的时候,听说顾美贤老师要调回城里了,父亲觉得我的语文成绩太差了,又贪玩不知道要学习,决定让我留一级,把基础打打牢。考试前,父亲再三交代我,数学最后几题不要做了,这样找校长说留级的事就有理由了。我听了父亲的话,那次数学考了个不及格,顺利留了级。那一年,与我同时留级的还有几个同学,在原来的班上学习成绩都不是很差的,也许他们的父母与我父亲是一个想法吧。   重读了一个四年级,一开始,我竟然数学遭了殃。新换的一个数学老师是民办教师,教学上与原来的顾老师是不能比的,爱批评人。我简直不适应,不喜欢上数学课,一上数学课,就爱与同学讲话,没想到学过一年的数学,有一次考试,我稀里糊涂地差一点儿就考不及格。在老师向父亲告过几次状后,我的数学成绩才开始平稳上升。   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个姓刘的女教师,她也是民办教师,后来我上初中时,听说她因考核没过关回了家。就是这样一个自身水平并不高的女教师却让我喜欢上了学语文,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她对学生从不吝啬表扬吧,还可能因为她常喊我帮她绕毛线的缘故。要知道,小学生是喜欢帮老师做事的。她为人也挺随和,结婚的时候,我们还跑到她家去看新房,她嘻嘻哈哈地给我们吃喜糖。刘老师没有老师的架子,让我喜欢,喜欢学她教的语文这门学科。喜欢归喜欢,老师自身水平实在是有限,只会教我们读读背背文章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一些死东西,可是我仍然不太会写作文。      (四)我参加了县作文竞赛      就是这样一个不会写作文的小女生我,上小学五年级时,竟然在全镇作文大赛中荣获了一等奖,并与四年级的另一女生代表全镇小学生到县城参加了作文竞赛。这是我小学时代唯一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我怎么突然就会写作文了呢?这不仅要感谢五年级时新换的语文老师崔老师(他是一个退伍军人,很擅长作文指导),也要感谢在南京江宁龙都中心校当校长的舅爷爷(我母亲的舅舅)。   一次,舅爷爷回老家时,路过我家,给我带了一本厚厚的《南京市小学生优秀作文汇编》,那可是我的第一本文字最多的课外书啊!我反反复复地读着,觉得人家写的事儿编的故事就是比我编得强多了,上面的许多文章我几乎看得已烂熟于心。在老师布置的一篇《我的理想》的作文中,我不自不觉地就用到了看过的句段:“月光下,在异国他乡的海边沙滩,我与外国专家亲切交谈,把先进的科学技术引进祖国……啊!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光荣的特派记者。”其实,那哪儿是我的理想呀,那是当时南京市某小学的一个小学生的理想。然而,就是我的这篇作文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还在班上当着范文朗读了。也许是这次表扬使我在作文上开了窍。我喜欢被老师表扬的感觉,但也怕老师和同学有一天会说我的作文不完全是自己写的,渐渐地,我不再依赖作文选,把编故事的劲头都用在了写作文上。就这样,我的作文常常成了老师在班上朗读的范文。   不知从何时起,每写一篇作文,下班赶回家还忙自留地的父亲,无论多累也要兴致勃勃地读,见亲戚来时,还要拿出来炫耀一番:“看,我家小爱琴写的作文。这个丫头很会写哦!”亲戚也夸得我喜滋滋的,这足实让我兴奋自豪。每次写作文时,我生怕写不好,使父亲没了炫耀的资本,也对不起亲戚的夸奖。   得知我作文写得好,舅爷爷后来就经常带文学书给我看。就这样,我喜欢上了写作文。在全镇小学生作文大赛中,我写的作文《我的老师》获得了一等奖。我写的那位老师姓孙,当时是我们的校长。他教别的班数学,教我们政治,我写他不是因为他是校长,而是出于一个学生对老师的喜欢。因为他对学生很和气,在政治课上还会讲一些好听的故事给我们听。虽然我那篇作文里的一些典型事例是编的,但我想我编的还是很感人的。不然,全镇五六年级那么多学生,怎么就选一个“突颖而出”的新人代表去参加县作文竞赛呢。要知道,那时与我同班的大队书记的女儿作文一直都是写得很好的。现在想来,也许,老师看上的就是我现场作文会灵活处理吧。   代表全镇小学生到县城参加作文竞赛,这事真让我激动!至今使我难忘。那也是我第一次进县城。当时,我大哥就读的镇江教育学院物理分班就在县城的教师进修学校,他们班上有很多老三届的学生,他可能在班上年龄最小。我就是在大哥就读的学校参加作文竞赛的。   那天中午,陪同我去参加竞赛的老师与我同姓,她带我到大哥宿舍找我大哥。到了宿舍,我看到大哥的同学在学习,而我大哥却在床上呼呼大睡,那长相很老的同学把我大哥喊醒,大哥看到我时很惊讶,我告诉他我是来参加作文竞赛的,大哥得知我“第二天上午竞赛,下午回家”时,只说了一句话:“你明天中午再到我宿舍来一下。”   后来,老师带我逛校园时,我发现一张大红纸光荣榜上有我大哥的名字,排在前面。好像是什么优秀学员吧。(大哥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不像我取得一点成绩就喜欢显摆。竞赛回去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他俩高兴了很长时间。)   第二天中午,我又来到大哥宿舍。大哥把一个用报纸包的大东西揣进了我的黄书包里,也不告诉我是什么,害的我在车上不停地把手伸进书包里去摸一摸,捏一捏,软软的,大大的。我就这样用手隔着报纸摸呀捏呀,就是猜不出那是什么东西。终于到了家,我赶紧打开书包,拿出那大大的软软的东西,打开外面的报纸,原来是两个黄乎乎的香喷喷的大面包,可惜!可爱的面包已经破相了,报纸上沾满了面包屑。那是我第一次吃面包,是大哥买给我吃的,也算是他对我参加作文竞赛的一种奖励吧。   现在想想,不善言辞的大哥,当时看到他的小妹代表全镇小学生去参加作文竞赛,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呢。 最佳癫痫病治疗方法是什么长期服用卡马西平的危害癫痫是怎样得的治疗持续性癫痫病的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