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江南】公交出行的一次无聊寄趣(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54:09

一直以来总觉得自己在出行上很不“潇洒”:以前公路上流行自行车的时候,但见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或“单放手”或“双放手”,把自行车踩成了技术技巧加以炫耀,其风度其气势,自是洒脱之极,而我只能在大步流星的行走间默默地充当看客,无他,平衡能力差,自行车“一上歪一歪就倒”也;后来开始流行摩托车,小年轻们很拉风地在宽阔的泊油路上风驰电掣,在风的速度里招蜂引蝶,而我,自然还是很文明地行走于路的两侧继续扮演看客的角色;再后来轿车“飞入寻常百姓家”,由权势、富贵的象征转化成普罗化的大众商品,当周边同事、邻居、亲戚甚至晚辈纷纷跨入“有车一族”,很潇洒悠哉地以车代步时,我一如往昔地不会开车也谈不上有车,始终坚守着走路外加公共交通的常态。

虽然“无车一族”,我的心态却摆得很正。除却给自己“背时落后”的出行方式冠之以“低碳出行”、“回归原生态”等种种冠冕堂皇的说辞之外,还善于从平淡无趣的大众出行里找出些调侃的元素,平添些人文的气质。下面这次乡下老家的公交之行,就很有如是的色彩。

当时正是傍晚时分,我急冲冲地坐上城内公交,直奔城乡公交周转站而去。临近周转站,却因了修路的缘故,陡然从平坦转向了颠簸,更兼一色的泥水,让公交车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刚开始还想自嘲“五毛钱的票价享受汽车拉力赛的狂野”,但随着摇晃幅度的加大,渐渐地就有了些许一叶扁舟在大海中左右摇摆的味道。随着车内众多乘客或俗或雅的抱怨,个中的闲情逸致也是荡然无存。此种颠簸,一种延续到进站,却又一个大幅度转向,让人心中的荡漾程度益发加深。

甫一下车,但见周转站零零星星地停着几辆外形很沧桑的中巴,显然这是专跑乡下的公交。而在候车处则站满了黑压压一片乘客,保守估计至少需要若干辆空车才行。更奇怪的是,往常去我老家方向的站牌下至少会有三五辆空车依次等候,今次却空无一辆,只有站牌在风中瑟瑟抖动。狐疑的显然不止我一人,在热心乘客的相互询问中,总算明白个中原委:正是学生们放学的集中时段,此地的公交们都优先领了接送任务去了。等吧,舍此并无他法!如是又过了二三十分钟,总算开过来一辆跑老家方向的靠谱公交。

许是“久旱逢甘霖”,总之,先前观望的大批乘客呼地一下全都蜂拥而至,直往公交的两扇大门挤去。人一多,所谓君子之风自然也是荡然无存了。“上车是王道”,在相互埋怨以及嘀咕的喧嚣里,公交车一下子充实起来。实在说,我很有些发愣,与其间的上车节拍有些不协调,只见一个又一个的乘客在我之前奋勇地挤上车去,然后找个座位很安逸地坐下来,我却无所作为。倒不是我文明素质有多高,只是在原生态的争抢面前,无论力气还是气势,我都占不了任何优势。好在我还是不想轻易放弃,于是总算在挤挤挨挨间很是艰难地在公交上谋得了一个站位。司机倒是见怪不怪,很随意地说了声“车关门了,大家站好”,随即就悠悠然地发车前行了。

一路行驶,其间的颠簸自不待言。尤其是因了人多之故,摩肩接踵的,车厢内的空气更是混混沌沌,让人很是昏昏沉沉。如是行驶了三两站后,随着连续几次出现的乘客数逆差(即上车乘客数少于下车乘客数),车厢内的空隙总算有所扩大,人的舒适度也相应地有了适度提升。一直站立于发动机一侧的我,也在行驶了二三十分钟后,获得了发动机盖上的一席之地。虽然不是正式座位,只觉得颤悠悠、热乎乎一直相伴,但聊胜于无,比前拥后挤干巴巴地站着终究是要强了好多倍了。所以,我是以“感恩”的心态来看待这个非正式座位的。

正心态极好地自娱自乐着,我的眼前突然一亮:不经意间,一位很是养眼的女同胞闯入了我的视线,站在我前方半米之内。女同胞年龄不大,大约三十岁上下的样子,身着一套红色休闲系列装,大方又雅致。许是经常跳排舞或进行其他健身的缘故,即便在稍稍显得拥挤的公交车上,也一样站得挺拔立得俊俏,算得上有某种风姿绰约的因素。说是“养眼”,更主要的还在于其五官的协调搭配以及面庞的素净,虽然左腮也约略分布着若干若隐若现的小痣,但并不影响整体的自然,颇有些“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意味。就如在淡而无味的白开水中搅入了些许鸡精一样,我用文学中青年的视角赏析之,以给无聊的乡下公交历程增添一抹亮丽的色彩。当然,由于喜怒不行于色的修炼不够到位,我这样文学地畅想着时,还是不由自主地瞥了养眼女子一眼。有趣的是,正在这时,发动机前养眼女子旁某座位上的一位大妈冒出了句“前面路口停下车”。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我们两人居然不约而同地微笑了下,我的脑海中顿时冒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诗句来。谦让的美好品德让我没挪动地方,这样养眼女子便顺当地落座了。落座之余,又给了我一个表示感谢的笑容。不争抢也是助人为乐,实在说,有种满足感。

如是又行了十几分钟,这时上来一对母女俩——母亲六十来岁,很精明能干的样子;女儿也是三十左右,穿着带毛的浅白色大衣,走的是雍容华贵的路子。本来养眼女子旁刚刚空出一个位子,未待我起换位的念头,该大妈早已轻车熟路地一屁股坐下,其女则倚靠在一旁,娴熟地划拉拨弄着掌中的手机,和大多数的“手机控”一样,貌似心无旁骛地专注着。刚一落座,大妈就很豪爽地从养眼女子的面前伸出大手,呼啦一下把车窗开至最大,还一边自言自语“坐车头昏,要好好地吹风”。果然,风飕飕地挤进来,直往坐在发动机上的我扑过来。顿时,把我软塌塌的头发吹得竖立起来。其女貌似嘀咕了句“不要只顾自己”,但大妈却不以为意地说了句“和我们老人家有什么好计较的”,让我为之叹服。不仅如此,她居然还很自来熟地在我身上重重一拍,问道“是不是,老师傅”,弄得其女都有些不好意思,却也只能狠狠瞪其母一眼。既然如此,我还能又能说什么呢?

随着往山区行进路程的增加,公交终于回归了“人人有座”的题中应有之义,我也终于谋得了一个正式的座位。而很有意思的养眼女子和那对母女俩,也早我几站下了车。于是,公交出行的一切,又回归了新的常态。若问行文之故,无他,无聊耳!

癫痫发作的症状是什么样的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癫痫治疗中心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