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陪您一起走过(聆听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3:15

忙碌的工作和纷繁的俗事真的可以让人忽略很多东西,比如一直照拂着你的温煦的阳光,比如不经意间掠过你发间的风,比如那若有若无的淡淡花香。就像此刻,当我从浩繁的帐表凭证中抬起酸胀的脖颈,一缕不期而至的阳光挤进窗帘的缝隙,撞疼了我的眼睛。我本能地闭起双目,它就顺势流泻进了我的怀里,温柔、和暖、轻巧,一如那天的阳光,我流泪了。

那天的阳光也是这样不期而至的。当时,我和父亲正走在医院雨后的林荫路上。术后的父亲非常孱弱,原本就不灵便的双腿看上去更加蹒跚。我一手扶着他,一手指给他看路边那棵高大的丁香树,满树的丁香花正在盛放,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芳香。阳光就是在这时候冲破云层突然从树叶的缝隙流泻下来的,斑驳着,满身满脸都是。

父亲眯起眼睛,向着阳光的方向望了望,满头银发在细碎的光线里颤动。他微笑着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太阳出来了。太阳一出来,立刻就觉得热乎乎的了。”

是啊,太阳出来了。那些浓重的乌云被迅速驱散,天空中一派澄碧。阳光照拂下的树木花草显现出无限生机,那一线自假山飞落的小溪似乎都欢腾了起来,哗哗地唱起了歌。我的心也唱起歌来,这些天的苦痛、压抑和郁闷随着父亲的那抹微笑而烟消云散了。

那是怎样的一段日子啊!

十天前的那个上午,当小弟打电话告诉我,父亲初步检查的结果是乳腺癌时,我的天空骤然变色,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可是作为家中长女的我,似乎能选择的只有坚强。短暂的错愕之后,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跟弟弟和舅舅商议该怎么应对即将到来的一切。舅舅是医生,他很冷静地建议我们去省肿瘤医院复查。

等待结果的日子是最难熬的。全家人就像等着宣判的犯人,无不忧心如焚。母亲更是迅速地憔悴和苍老下去。

医院给父亲做了全面的检查,终于在进行手术的前一刻通知我们:基本排除癌变可能,但是还需要进一步确定。

是真的吗?居然不是!

虽然还存在不确定性,可是我们依然抑制不住心中狂喜,母亲哽咽着对着父亲的肩头连连捶打,仿佛要把那些天来心里的恐惧和委屈都要拍打出来。父亲任由她捶打,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一丝羞涩和歉意。

父亲的手术很顺利,活检结果也排除了癌的可能,可是还有一项最关键的乳头乳晕的检测结果没有出来,我们喜悦着,却依然不无担心。

那天下午,就在我们要出门散步的时候,主治大夫告诉我们说,那个结果也出来了,已经彻底排除,你们可以完全放心了。我明显感觉到了父亲的激动,但是他克制着,他怕这份喜悦来得太快,不真实。

是久违的阳光照进了父亲的心里,他就像相信阳光一样相信了那个结果,他发自内心的笑了。这抹微笑伴着阳光从父亲的眼里流出,流进了我的心上。我忍不住喉头哽咽。

“走吧,我们回去吧,快到读书时间了。”父亲轻轻拍拍我的胳膊,把出神的我唤了回来。我对着父亲莞尔一笑,默契地陪他走回病房。

读书是父亲住院期间才设定的“必修课”。父亲不善言谈,我亦如是。刚做完手术那两天,父亲看上去很疲倦,经常昏昏沉沉地睡着,相互没有多少可以交谈的时间,我只要用心把他的生活起居照顾好就可以了。后来他的精神逐渐恢复,天天没什么事好做,也不用输液,就变得无所事事起来。他一会儿坐着一会儿躺着,一会儿看看小瓶子里的液体增加了没有,一会儿问几点了,一会儿说不知你弟弟的小店忙得过来吗、俩孩子听话吗,一会儿又说不知你娘去打柔力球了没……一副百无聊赖、度日如年的样子。怎样使父亲快乐成了我最纠结的事。

在父亲又一次索然无味地躺下休息之后,我随手拿起父亲的手机胡乱摆弄,却发现了一样可以让父亲充实的好东西——电子书。父亲教书育人一辈子,书和笔是他最大的爱好,我何不借这个机会,挑选几本父亲喜欢的小说,读给他听呢!

父亲显然很高兴,他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儿,还不时地发表看法。每逢这种时候,我就停下来跟他一起讨论,讨论够了,再继续往下读。如果我有事要办,他就拿过手机接着读。一部中篇小说就在我们“夹叙夹议”的阅读声里“看”完了。

今天应该是第二部了吧?管他呢,父亲快乐就好。对了,我们还可以继续研究父亲的宋词。这次来住院,父亲居然带来了他平时练书法时抄的宋词,他说可以在没事的时候背着玩儿。

我是在那天晚上找水果刀时偶然发现父亲的“小秘密”的。记得当时,父亲的脸上还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羞赧。我很好奇地拿起那些写有宋词的纸片翻了翻,发现竟然都是草书,我几乎完全不认识。

父亲看着窘迫的我笑了笑,伸手拿过纸片说:“草书太难认了,我学的时候可费功夫了!来,我教给你。”

父亲饶有兴味地一首首念给我听,并教给我这些草书的读法和写法。因为对有些典故不了解,父亲读的时候,有几个地方出现断词断句的错误。等他读完,我笑着一一给他纠正过来,并给他讲解那些典故的含义和诗词表达的意境。父亲听得极其认真,不断“哦、哦”着,还细心地用笔记录下来。当我讲到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和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父亲兴奋地说:“我一直弄不明白‘左牵黄,右擎苍’、‘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和‘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马作的卢飞快’是什么意思,这下终于知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然后,他拿过纸片又从头仔细看了一遍,一面对我解释道:“老了,记性不好了,我再复习复习。”

恍然回到了小时候,父亲不厌其烦地手把手教我写字,一遍遍给我讲成语故事,讲追击问题和鸡兔同笼……那么专心、那么耐心、那么严格,仿佛就在昨天,仿佛隔开了一个世纪。今天的情景何其相似,只是父亲那热切的目光,更像是一个渴求知识的学生!

回到病房,临床不在,屋子里静悄悄的。我和父亲相视一笑,开始了我们的文字之旅。

读着读着,父亲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睡着了。我轻轻关上手机,轻轻给父亲拉了拉被角。

有一瞬的恍惚,这是那个曾经不知疲惫、从不服输、从不懈怠的父亲吗?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变得步伐迟滞、目光飘忽?变得如此苍老、衰弱?

细想起来,像这样近距离地端详父亲,静静地看他安详的睡姿,这还是第一次。他躺在那里,看上去那么安静和疲倦,可是曾经,他是我们一家人的依靠,是那么奔波操劳,不辞辛苦!

记得我小时候,经常流鼻血,有一次血流不止,终至昏迷不醒。父亲吓坏了,先请村里的大夫守着我,连夜跑去三十里外的医院请医生,天微明时终于赶回了家。母亲后来说,若不是父亲那晚连滚带爬地请来大医院的医生,真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后来我去了县城读书。那时候交通不便,从县城到我家五十多里的土路,路上有大约半尺厚的浮土,骑在上面就好像压在松软的海绵上,非常费力。父亲一个月接我一次,周六下午接,周日下午送。

每次父亲回到家,都会趴到床上,半天不起来,但跟我说话的语气一直是欣喜和欢快的,只是跟母亲说话时,声音中会带着一丝焦躁和不耐,吃饭时似乎也总坐不安稳。纳闷地问父亲,父亲总是岔开话题;问母亲,母亲就轻描淡写地说,你爸累了。我再也没有深问。很久以后才知道,父亲每次骑车载我回家,屁股上都会磨起血泡,有时候甚至都磨破了,所以他根本无法坐着!而我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家的温暖和父亲的宠溺,从不曾去想那五十公里的土路父亲是如何努力地碾压过来的!

大弟也很早就离开了家去外地上学,他上学的地方更远,离家有八十里。父亲也是每过一段时间就去看看他,给他送去他必需的生活用品,后来又轮到了小弟。我们辗转到哪里上学,哪里的公路上就会出现父亲奋力前行的身影。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些年。

后来我们姐弟三个相继走出了农村,相继成家立业,相继有了自己的孩子,父母又开始奔波穿梭于南北两个城市之间,为了第三代劳心劳力。尤其是父亲,他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务活外,还要负责接送孩子并督促孩子们的学习。父亲在孩子们的教育上近乎严厉的,但是孩子们并没因此而疏远他,他们总是有了成绩先跟爷爷汇报,有了好东西先跟爷爷分享。爷爷是他们心目中最敬畏的人。

风风雨雨几十年,我们早已习惯了他的呵护和疼爱,习惯了他的强大和威严,却不曾想或者说不愿想有一天他也会老,他也需要我们的照顾!

“3床,换瓶子了。”年轻的护士轻盈地推门进来,笑盈盈地走到父亲床边,从布袋里掏出小瓶子看了看,“已经不多了呀,恢复得不错。看样子,大爷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我真得很快就能出院了?不会再反复吧?真好,真好!”父亲一下来了精神,仿佛不相信似的低声重复着,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看着我说,“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妈!”

有滚烫的液体缓缓流过我的脸颊。这的确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一声“快要出院了”宣告着噩梦般日子的结束,我们的天空重新阳光普照,温煦如春,这种感觉真好!

如今,父亲出院已经半个月了,他的身体正在康复,精神也非常好。经过这场变故,我们全家都对生命、对生活、对家人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解读。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全家人在一起,共同面对,苦难也会变成幸福。

周末小聚,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中饭,父亲含着泪花说:“这次生病让我看到了我有一群多么孝顺和懂事的孩子们,工作再忙、距离再远,也都第一时间赶来照顾我,我真是有福啊,知足啦。”小弟早已两眼通红,他连声说,只要你们健康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我不懈地活跃着气氛,大声地对他们说着祝福和开心的话,却在心里默念道:从今往后的每一天,不管快乐还是痛苦,不管风雨还是阳光,让我们陪您一起走过。

治疗原发性癫痫的方法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哪家专业成人癫痫病能不能根治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