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岸】孽生(征文·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30 12:18:26

胡亚丽是被表妹严珊珊拉来的。表妹的戏曲表演社今天有节目,胡亚丽被拉来观摩。其实是表妹要让胡亚丽看看她的暗恋对象——如今风头正健的青年导演乔西。他们表演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请来乔西为他们指导。要是能在乔西的影片中露个面,那离成功就近了一步。这是严珊珊暗地希望的。

“看,是不是很帅。”严珊珊话语里很是骄傲,仿佛乔西是她的囊中之物。

“我看也不过如此嘛。”胡亚丽有些不以为然。看来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确实有道理。胡亚丽看不出这理着平头,看上去不怎么高大的男人哪里帅了。

“哎呀,你这人审美有问题。”得不到响应,严珊珊有些急,“他是如今影视界正在冉冉升起的一个明星,他每次露面,都会引起一片尖叫。”

“有这么夸张?”胡亚丽再仔细看看那个在场上指挥的男人,棱角确实有几分坚毅,一袭风衣也有几分潇洒,可是要说帅到让人尖叫,胡亚丽觉得表妹的话言过其实。

“不跟你说了,我去忙了……”跟表姐说不到一块,让严珊珊很扫兴,那边一叫,她就丢下胡亚丽赶紧过去了。好在胡亚丽也不是见不得场面的人,独自转着东看看,西瞧瞧。

感觉一束目光跟了自己好久。被人行注目礼也是司空见惯的事,胡亚丽并不在意,只是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让胡亚丽有些恼怒。她转头迎上那束目光。有些意外,是那个叫乔西的男人,抱着双臂,有些傲然,眼神很是怪异,似乎入了神。胡亚丽带着恼怒瞪回去,对方浑然不觉,依然定定地看着她。

“乔导……乔导……”

旁边有人一连叫了几遍,乔西才恍如从梦中醒来一般。“……嗯……唔……”

严珊珊他们忙着表演,那个叫乔西的男人倒也很认真地指导,胡亚丽一直在边上等到表妹忙完。

两人正往外走,被人从后面叫住了。

“严小姐,等一等!”乔西似乎是好不容易摆脱众人追上来,“严小姐,我看了你刚才的表演,我觉得你很有潜力,我有部影片,不知能否邀请严小姐来试一下镜?”乔西彬彬有礼地递上自己的名片。

“真的吗?”严珊珊激动得脸都红了,接过名片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还有这位小姐,如果愿意的话,我希望你也可以来试一下镜。”乔西把名片递给胡亚丽。

“不不不,我没演过戏,我也不适合演戏,我今天只是个陪同。”胡丽亚双手直摇,她对这个没礼貌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这是我表姐胡亚丽,她不是我们表演社的,她今天只是陪我来的。”严珊珊赶紧解释。

“胡小姐,请相信我的眼光,我看人一向很准,你适合演戏。”乔西很认真,也很真诚,“请问胡小姐的联系方式……?”

“哦,她是江大的,暂时住我家。”看胡亚丽还在犹豫,严珊珊抢着代为回答,一脸媚笑。似乎能与乔西这么面对面说话便是莫大的恩赐。

“好的,两位小姐,再见,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乔西俏皮地说着潇洒地离去。

“太帅了!”目送远去的背影,严珊珊还舍不得离去。

“走了啦,少发花痴了。”胡亚丽忍住笑拉着表妹走了。

回到严家已是傍晚时分,跨进门就有下人上来说,太太已经问了好几回小姐回来没有,赶紧进去吧。严珊珊吐了吐舌头,赶紧往后面走。

“这一天又疯哪了,眼看快期末考试了,也不抓紧复习。”严太太拉过女儿,上下看看,似乎这一天不见,就出了好歹了,“女孩子家家,一天到晚疯魔啥呢?”看了看胡亚丽又说,“姗姗还好说,毕竟是在家,有什么事家人都看在眼里,可是亚丽要是有半点不是,你姑妈不说你们小孩子不听话,必定怪罪我这嫂子不当心,不是自家的孩子不知疼。”

胡亚丽赶紧上前半步说:“舅妈,看您说的,您就像是我亲妈,我妈也一直说我在舅妈身边她万事放心着呢。”这话胡亚丽自己听着都假。即便是真,说了多遍,也听着假了,可是还得说,谁让自己寄人篱下呢。

这不严太太又说了:“你这一说,我更感觉自己责任重大,你爸妈千托万付把你托付给我们,我们怎能不尽心,偏偏你舅舅生意忙,一天到晚不着家,当然这一大家子多少张嘴,他也没办法,所以只好我多担待着,家里的事就不去烦扰你舅舅了,你们也多体谅,大姑娘了,别让家里人操心。”

“妈……知道了,就你啰嗦。”

“好,我啰嗦……我啰嗦……”严太太拿自己女儿没办法。

胡亚丽趁机跟表妹一块出去了。刚来的时候听舅妈老叨叨这些话,胡亚丽还有些不舒服,听多了,她也就习惯了。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还不兴人家说几句。说就说吧,反正也不少自己一块肉。母亲来信问时,胡亚丽总是说一切都好,舅舅好,舅妈好,表哥表妹都好,就连严家的狗都是和善的。母亲也知道这些不是实话,可是又能怎样。是胡亚丽哭着闹着非要上大学堂,而舅舅拍板了,母亲才放行的。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忍忍就过了。胡亚丽在严府该吃的吃,该喝的喝,绝不亏待自己。

胡亚丽到现在都没闹明白,自己怎么成了女一号了。

跟着姗姗来试过几回镜,严珊珊对能在乔西的电影里露个脸兴奋不已,胡亚丽只是推却不了陪同来的,怎么到后来她成了主角。严珊珊倒是羡慕之余大力支持,她对自己能做个主要配角同样兴奋不已。有珊珊的做挡箭牌,舅妈那面倒是没多大问题,暑假了,舅妈也放宽了。

今天的戏份是在一个大宅子拍摄,接下来的大多数场景都将在大宅子完成。胡亚丽已经看过剧本。据说乔西正在和这个大宅子的一个小姐交往,交往快两年,所以借助此地拍摄这部电影。

穿着叉几乎开到臀部的旗袍,踩着高跟鞋,却偏偏上身还穿着裘皮大衣。这么大热的天,即使站在殷府凉爽的前廊,胡亚丽能感觉到腋下在偷偷出汗——拍戏不是容易的事。胡亚丽给自己打气。按照剧本要求,胡亚丽扮演的角色莎莎小姐昂首挺胸地走过空无一人的门廊,前厅,回廊,到达后厅。光穿这双鞋走路就让胡亚丽练习了一个下午,按导演也就是乔西的要求,莎莎小姐走路还必须风情万种,顾盼有神。莎莎小姐是有名的交际花,且诗词满腹,如今入室豪门,必须表现出她的屈就、傲然又忐忑的心理。胡亚丽对着镜子试着揣摩角色的心理,眼风,带着讥讽的笑,还有一丝不安。练习了无数遍,仍然找不到感觉,跨进殷家大门,门内门外没有一个人。这也是剧情需要。豪门大宅的的大奶奶要给莎莎一个下马威。想起自己*一天到舅舅家时,舅舅出门了,舅妈也是在很后时刻才接见自己。不由得抱紧了怀里的猫咪,挺了挺身子,嘴角带一丝讥笑,一扭三摆地自顾自往前走去。忽略摄影机沙沙的声音。

胡亚丽正投入角色穿过前厅,往回廊走去,突然不知从哪窜出一个人,突兀地跪在胡亚丽面前,磕头如捣蒜,还兀自说着:“顾影,你回来了,顾影,不是我害的你……冤有头,债有主,你别找我呀……”胡亚丽被吓了一跳,这是哪出?剧本里好像没有这一出。胡亚丽狐疑地看向导演,导演并没有叫停,摄影机仍旧沙沙响着。这是怎么回事?

“你好……我们认识……?”

“顾影,你回来了,不是我害你的,不是我……不是我……我的孩子……你的孩子……”跪在面前的女子似乎很恐惧,语无伦次,对胡亚丽的问话充耳不闻。

“二姨太,你快起来,这不是三姨太……这是在拍电影,快起来……咱回去了……”一个下女模样的女孩生拉硬拽地把眼前这个长得还算标致的女子拉了回去,就像出现时一样突兀,四下里又安静下来。这算什么?拍电影都这么随意么,可以随便插入剧本上没有的剧情?胡亚丽有些不知所措。

“咔!”导演此时喊了停,“今天就到这里吧,收工。”没任何解释。

殷府划拨了一个小院落作为剧组人员落脚的地。胡亚丽回到化妆间正准备卸妆,门被人很没礼貌地大力地推开了,撞在墙上发出很大的回声,大家不由都看过去。来人是个很年轻的女子,打扮很时髦,也很漂亮,像是个富家女子。径直走到胡亚丽面前,屏住气端详了半晌问:“你是谁?”胡亚丽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答。看看大家,也都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剧务追过来堆着笑脸问:“殷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殷小姐吸了口气,似乎刚缓过劲来,问:“乔西在哪?”

胡亚丽明白过来了,这就是乔西“正在交往”的殷家小姐。只是今天这两出究竟是怎么回事,看来大家也不清楚。

坐在镜前卸妆时,胡亚丽仔细看了看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的面容。这精致的妆容,华贵的装扮,不得不佩服化妆师的高明,镜里的人完全是另外一个人。胡亚丽对着镜子飞了一个眼风。这是一个很漂亮,像舅妈说的“狐媚子”的女人。这只是一个电影角色,这闹得都是什么事?

卸了妆,换了衣服,胡亚丽和表妹正往外走,看到那个殷小姐正和乔西在吵什么,说话很大声:“你必须给我解释,你从哪找来这么一个人?”乔西在解释着什么。殷小姐看到胡亚丽,拉着乔西赶了过来。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胡亚丽,转身质问乔西:“你确定不认识顾影?”

“殷殷,我要说多少遍,我认识你时,你们家根本就没有顾影这个人,也没听说过顾影这个人。”

殷殷歪着头看了乔西好一会才说:“好吧,我姑且相信你。只希望我妈不知道在我们家拍电影的是这么个人……实在长得很像。”

胡亚丽和严珊珊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乔导……”

“哦,没你们什么事,是个巧合而已。”

昨天没拍完的戏今天接着拍。胡亚丽,哦,不,是莎莎仍旧从大门一路迎风摆柳般地走来。

今天剧组多了个人,殷殷小姐仿佛监视一般看着剧组乱哄哄地搭场子,看着莎莎从门外走来。眉心渐渐拧起来,目光狐疑地盯着胡亚丽。但是并不影响胡亚丽发挥,这个场景很顺利地过了。换场景休息时,胡亚丽听得那些探头探脑看热闹的殷府下人的窃窃私语。“像,真的很像”、“太像了”、“怪不得二姨太被吓着了”……

胡亚丽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招手叫来一个看上去年龄不大面目清秀的小姑娘,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像谁?”

小姑娘有些畏惧地看了看胡亚丽说:“大伙都觉得您像我们家三姨太,不过我们家三姨太去世快五年了。”

“你们家三姨太……是叫顾影?”

“您认识我们家三姨太?”小姑娘惊奇地问。

“不……不是……不认识……”胡亚丽没法跟小姑娘解释。

自己扮演了一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且是在那人的家里?胡亚丽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胡亚丽再次仔细研读剧本。这是个很老套的故事:风靡郦城的交际花邂逅了留洋归来的富家公子,生了从良之心。而富家公子家里已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正房,为了爱情,交际花忍屈做了小。可是善妒的正房容不下她,百般刁难,失了新鲜劲的情郎也不再卫护她,交际花很后终于不堪折磨投河自尽。典型的一出红颜薄命的戏,并没与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这样的故事即便如今也是时有耳闻,在学校胡亚丽就听说了好几个类似的故事版本。胡亚丽从剧本上实在看不出什么。她让姗姗去打听一下殷府可有年轻的可婚配的公子哥。姗姗还取笑她动了春心,想嫁人了。

姗姗很快回信,殷府并没有可婚配的公子哥,应该说殷府没有公子哥,只有殷老爷和两房太太,及太太生的两个女儿。不过殷家确实有个三姨太,五年前难产而死,殷家人很少提及,讳莫如深。

胡亚丽隐隐觉得自己作为主角进殷府拍摄电影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她决定找乔西谈谈。

胡亚丽耐心地等着乔西答复。乔西抽了一根烟又接着一根烟,终于决定开诚布公。

“顾影是我姐姐。”乔西一开口就把胡亚丽镇住了。殷府三姨太是乔西的姐姐?那他拍这个片子是为了什么?胡亚丽尽量耐心地不打断乔西。

顾影其实不叫顾影,她是我姐姐乔乔,进了娱乐界才改了这名字,我母亲姓顾。

乔家也曾经是个豪门大户,在乔西的印象里,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家里总是车水马龙,绫罗绸缎、香粉丽影,极尽奢华之事。在外求学的乔西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一天姐姐来了,说,以后只有我们姐弟俩相依为命了,你是我们乔家很好的希望了。

乔西不清楚平时的学费及生活费姐姐如何筹措,姐姐只是告诉他不用担心,只要安心学业就好。他一直住校,姐姐在外头的生活他几乎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他去找姐姐。按照姐姐给的地址找去。

“你找谁?”敲了半天,隔壁的门反倒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年轻女子。

“我找乔乔。”

“乔乔?这里没有一个叫乔乔的人。”

乔西仔细对照了地址,没错啊,这是姐姐写给自己的地址。乔西跟对方一再比划姐姐的相貌。

“哦,你是找顾影啊……她上班去了。”

“上班?……”乔西从来没听过姐姐说在哪上班。

握着那人给的写有地址的字条,乔西一路找了去。

那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般的建筑,好说歹说看门的才让进去。进去后乔西吓了一跳,外面街道上,卖菜的,耍刀的,说书的,解字的,是热热闹闹的生活,可是这里,这里灯光昏暗,看得出场子很大,前面一个舞台,有一袒胸露乳的女子在上面扭着,乔西都不敢把目光投射过去,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唱些什么。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乔西不敢多看,满场子找姐姐。很后在一个侍者的指引下找到一个包厢。

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
癫痫病有治好的情况吗
内江治疗癫痫的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