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丁香】阿诺的山丘(小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22-04-19 11:24:19

月光如银,均匀地泼洒在山川河流之上。没有风,四下里一片寂静。走在蜿蜒起伏的山道上,阿诺觉得自己就像踩着一个银白色的梦。阿诺是农民的儿子,今年已经十三岁了。几天前,他刚刚参加完初中二年级下学期的期末考试,那天他正和爸爸妈妈围坐在餐桌前吃夜饭,爸爸的手机嘟嘟地就响了起来,爸爸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筷,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卧室的方向走。紧跟了爸爸迈动着的脚步,一层哀愁在妈妈的脸上迅速地蔓延开来。

电话是老家的姑姑打过来的。

奶奶的身体一向不好。特别是很近一段日子,奶奶的身体每况日下,短短的两个月内,爸爸已经回过两次老家了。老家距离他们生活着的这个城市实在太远,一去一回就要好几天。

接完姑姑的电话,爸爸恹头耷脑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冲着妈妈和阿诺说一句:“你们吃吧,我已经吃饱了,不吃了。”然后又转回身退回到卧室里去了。

爸爸妈妈在城市里的一家菜市场里摆摊卖菜。极清晰地,阿诺记得自己先是在枕头边给爸爸妈妈留了一封信,随后就趁着爸爸妈妈早起进菜的间隙,从家里溜了出来。

凭着以往跟着爸爸妈妈坐车的经验,阿诺先是坐火车,随后又倒汽车,一直折腾到天黑才回到老家所在的城镇。城镇里没有通往他们村子的汽车,他只能徒步而行。走大路太远,走山路就会近一些。对于那些蜿蜒起伏的山路,阿诺是如此地熟络,因此在走大路还是走山路这件事情上,他几乎想都没想,直接就选择了后者。

夜色笼罩下的山间小路,阴森可怖,不远处的山谷里,不时地有猫头鹰的叫鸣声传递过来。只是一想到不多久就能见到奶奶了,于阿诺心底腾起的那股热望,又将所有的惊惧都压制住了。他迈开大步阔步前行,雄赳赳,气昂昂,甚至于走出了豪迈。

十年前,在阿诺还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到城市里打工了,阿诺一直跟着爷爷奶奶过生活,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并没有多少爸爸妈妈的概念,他甚至一度以为爷爷奶奶就是他的爸爸妈妈了。那是一个夏日里的一天,那天突然天降大雨,爷爷冒雨到学校里去接他,途径一处漫水桥时,突然地就遭遇了山洪,等村民们找到爷爷的时候,爷爷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奶奶是个病秧子,一直受着哮喘老寒腿等病痛的困扰与折磨,自从爷爷出事以后,再没有人像爷爷那样每天接送阿诺上下学了,没办法他不得不追随了进城务工的爸爸妈妈,到他们打工的城市里读书了。

乡下的日子固然清苦,然而进城打工的爸爸妈妈的日子,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细细算来,爸爸妈妈进城务工也很有些年头了,可是他们并没有什么技能,所能干的只能是肩挑背扛出大力流大汗的活儿。据爸爸妈妈讲,他们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因为人生地不熟,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今天这里,明天那里,足无定所,根本就没有个落脚的地方。来的久了,混得熟了,才又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在一家菜市场里租下了一个摊位。在菜市场里卖菜,较比先前有一天没一天打零工的日子,生活上是稳定了些,但从爸爸妈妈每天早出晚归精疲力尽的状态里,阿诺看到的依然是艰辛。记得还在老家的时候,爸爸妈妈每次回老家,都会给他带一些好吃的好喝的,吃着喝着爸爸妈妈从城市里带回去的零食,阿诺一直觉得爸爸妈妈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很有本事的人了,可是自从进城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了一起,他才又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爸爸妈妈了,倒不是嫌弃爸爸妈妈,他只是隐隐觉得,曾经在他眼里顶天立地的爸爸妈妈,竟也有那么多的辛酸和无奈。

一天夜里,阿诺起夜,刚刚走在卧室外面的过道里,就听见从爸爸妈妈卧室里传出来的爸爸妈妈的对话声。

“唉——,咱家诺诺也不小了,如果我们能在他成年之前,给他积攒下房子的首付就好了。”

随着爸爸的一阵长嘘短叹,他又听见妈妈说:“唉——,谁说不是呢?我们力也出了,劲也使了,就差没把老命搭上了,可就是撵不上房价的飞涨。”

“说什么呢?咱一个小老百姓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听天由命吧!走一步瞧一步吧!咱们这辈子,只能给咱们家诺诺做铺路石了,只要能给他积攒下买房的首付,其它的咱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至于将来他能发展到哪一天,那就看他的造化了。真到了那个时候,这城市还能容得下我们,我们就留下来,容不下,我们就铺盖卷一卷,打道回府,杀回老家去。”

……

对于爸爸妈妈的对话,阿诺并不能全部领会和理解,但多少还是有一些感触的。不说远处,就目前来讲,他和爸爸妈妈租住的这个小房子,虽然破烂的不行,甚至都不足四十平方米,可是房租却高的吓人,也就是说,将来他们要想在这座城市里长期地生活下去,就必须买下自己家的房子。鉴于此,爸爸妈妈平日里不止要忙于生计,定期给奶奶寄点生活费、或者零花钱,更还要为将来的房子积攒首付,根本抽不出空闲来回老家探望奶奶。

爸爸妈妈太辛苦了。阿诺永远想不明白的:就那么几十平米的小房子,怎么就贵的那么出奇?

曾经的过往,时而清晰,又时而模糊。恍惚中,阿诺猛然发现奶奶正一路蹒跚着向他走来。他急忙迎上前去,可是奶奶就像不认识他似的,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径直从他的身边飘走了。

“奶奶。奶奶。我是诺诺。我是诺诺。”望着奶奶一飘而过的身影,阿诺大声地喊叫着。

奶奶。奶奶。奶奶一生太苦了。奶奶年轻时就疾病缠身,因为体弱多病,就嫁给了一贫如洗的爷爷。爷爷和奶奶一生只养育了两个孩子,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姑姑。姑姑比爸爸大了将近十岁。据爷爷奶奶讲,当初他们本打算只要姑姑一个的,可是就在姑姑八岁那年,姑姑突然得了一场大病,整个身子都垮掉了。也是从长计议,爷爷奶奶考虑着年老以后的生活,以及他们两个人走了以后,姑姑也好有个照应,于是又忍痛生养了爸爸。

自从阿诺进城读书,奶奶就搬到临村的姑姑家里去住了。然而姑姑家又岂是一个富裕的?因为姑姑身体不好,他找下的姑夫也多少有些残疾。现如今农民的粮食不值钱,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里,出不得远门的姑夫只能在老家的小县城里打打零工,挣钱自然不多,花项却一样不少,姑姑家的生活也就可想而知了。记得有一年,阿诺跟着爸爸妈妈回老家过年,离家的时候,奶奶一直攥着阿诺的手久久不放,后来阿诺冲着奶奶说了一句:“奶奶,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等我哪天混好了,我就把你和姑姑一起接进城里去。”听阿诺如此说,奶奶一张皱折的脸登时就开成了一朵小红花……

可是奶奶却是越飘越远了。望着越飘越远的奶奶,阿诺哭喊着追撵过去。“奶奶,奶奶,我是诺诺,诺诺回来看你了,你怎么不搭理我了呢?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阿诺在奶奶的身后哭喊着。

只是刚刚追撵了几步,天空中骤然飞过来一群蝙蝠,黑压压一片,直冲着阿诺的面门扑将过来。伴随着一声惊呼,阿诺转身就逃,不料想却一脚踏空,顷刻之间他就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坠在了一片威压的虚空里……

他“啊啊”地惊叫着,一路下坠,下坠……

“诺诺,诺诺——”

下坠中,阿诺就觉得自己不知被谁推搡了一把。他急忙睁开眼睛,茫然四顾,就看见一张脸正冲着他笑呢。

是妈妈。

“诺诺,你又做恶梦了?”

见阿诺醒来,妈妈苦笑着问他。阿诺愣怔了好一会,才又擦了擦悬挂于眼角的泪水,哀怨地望着妈妈说:

“嗯,妈妈,我又做恶梦了。”

癫痫患者可以喝酒吗
脑外伤痫能治好吗
什么是癫痫病小发作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