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有奖征文”】那道明媚的忧伤(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25:44

随着冬的脚步一天一天的临近,天气也一日比一日变冷了。城市的街头,树枝上渐次萧条了。飞落的树叶,带着依依惜别的眷恋之情,在地面随处飘零,仿若青春的离殇、人生的晚景。

在这个秋冬交替的时令,岁月嫣然多了多少凝重、沉思。

诗雅去往公交站点坐公交,她虔诚地目视着街景,沉思默想地走在坚硬的路面上,她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踩疼了那一片片和人的命运殊途同归的落叶。

突然,手机响了,是同学欣然打来的,“诗雅!林枫来了,郭翔要我们中午一起吃个便饭。十二点,在柴火老家大锅台见!”她开门见山。在这个城市里,就他们几个中专同学。每次有同学从别的城市来,欣然都做联络员,职高位尊的郭翔做东,这似乎都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

是性格使然或不出众的缘故,诗雅内敛拘谨,从小到大都是一个略带自卑不善言辞的人,很多场合习惯沉默寡言,是个地道的听众或旁观者,无法自然融入到大家中去。

都说社会是很好的大学,也是个大染缸,很能造就熏陶人。可自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继而走入婚姻,风风雨雨柴米油盐几十年过去了,同学们的性格或多或少都发生了些改变,只有她性格和在学校里时一模一样,依然宁静单纯、羞赧如故,保持着很初的本色。虽说是四十多岁的人,已生有两个女儿,既为人妻又为人母了,时光也走过了那么多的春秋,但喧嚣的尘世,岁月的浸染,都没有改变她的个性,改变她这种冥顽不化的性格,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喜欢独处,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喜欢参加宴席和聚会。因此,不是非去不可或特别的场合,都是由老公代劳,但同学间是个例外,她都尽力会去的,因为在她看来,同学的情谊是很珍贵的。那个时候建立的友谊不沾世俗,干净纯洁。她崇尚这样的友谊,因此对于这样的小聚,诗雅从来都不拒绝,于是在电话里就欣然答应前往。

思绪翻滚间,诗雅已走到了公交站点,恰好一辆绿色的公交车开过,她便坐了上去。

诗雅来到了“柴火老家大锅台”店门前,适逢欣然穿着工作服也刚从另一个方向奔来。因为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她们经常见面神聊,所以彼此也不用客套,热烈地拥抱了一下,便一前一后地走进了这家店里。

这家店诗雅从没来过,只走了几步,没来得及细瞧,欣然就带她拐入了一个包间。包间不大,陈物简洁,温馨典雅,古色古香,包间正中一张枣色的圆桌中间坐有一口大锅,热气腾腾,香气袅娜。林枫和郭翔,还有同龄不认识的一男一女围坐在桌旁谈笑风生。

“都快一点了,再不来,我们肚子都饿扁了哦!”看到诗雅和欣然两个姗姗来迟,郭翔含笑揶揄地说道。

“怕你们等,瞧……我连工作服都没换就直接来了,还说便宜话!”欣然得理不饶人回应道。欣然是个话筒子,喜欢打嘴仗,互相掐。每次同学相聚,无她不欢,必不可少。诗雅没有言语,朝大家笑了笑,默然地坐在了林枫身旁。

等诗雅和欣然坐定,郭翔赶紧对诗雅和欣然向那一男一女做了介绍。落坐后,腼腆的诗雅才问候了一下从别城来的林枫,就听郭翔说:“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不一会儿桌上摆满了宽粉、面筋、蘑菇等各种琳琅满目的菜肴。一盘盘沾满水滴的菜下到汤汁浓浓的鸡肉火锅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大家不约而同地拿起了筷子伸向了香气袅绕的锅里,边吃边聊着。

郭翔自豪地叙说当年的中考成绩,有几门都是满分,林枫也跟着感慨,他不仅有几门满分,而且分数在全区前五名,接着诗雅、欣然都回忆起了当时的中考成绩,在所在学校都是数一数二的,个个甚为自豪。

八九十年代中考是很能扬眉吐气光宗耀祖的。那时,中考成绩出来后,一般先录取中专,其次是师范卫校,然后才是高中。因此,那时的他们都是上帝的宠儿、天之骄子。然而,时事造化人。当年同在一个起跑线上的他们四年中专生活结束后,走向了各自的人生之路,由于社会的无常变革,如今的他们竟是天壤之别,只有郭翔坐在了局长的位置上,其余做生意的打工的,有优有劣,不一而足。

说起学校的生活,都自然而然地回到了那个青春校园,那个只有十六个女生三十二个男生的班级。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多情。在那个十七八岁正是青春懵懂的年龄,谁没有偷偷地喜欢过一个人?只是有些人胆子大,敢想敢做,有的人胆怯,只有把那份喜欢深藏在心里。欣然调侃地说:“我们班的男生都目光向外瞄,不追自己班的。”郭翔自然明白这话是针对他说的。除诗雅若无其事不动声色地自顾自低头吃着东西,大家都停下了筷子,齐刷刷地把目光都盯向了郭翔,郭翔幽幽地吐露:“兔子不吃窝边草呢!”

因为当年郭翔追求过外班的一个女生,那女生扎一马尾,天庭饱满,肌肤如雪,活泼俏丽,是那种人见人爱的女孩。又因郭翔追那女生追得热烈,为此还在校刊上发过文,全班人尽皆知。

郭翔个矮,其貌不扬,但很聪明,思维敏捷,做事细心认真。

那时郭翔就坐在诗雅前排,诗雅心里正暗暗喜欢着郭翔,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诗雅的心,只因一次郭翔用毛笔字为班内写的一份海报,字体非常漂亮,深深地吸引了她,诗雅竟就莫名其妙喜欢上了郭翔,从此内心就有了崇拜。但诗雅非常内向羞怯,加之不自信的弱点,貌不惊人,身材偏胖,没有气质,所以她知道以郭翔的眼界也不可能喜欢她的。

她就把这份心绪藏得很深,不敢外露。但不管白天与黑夜,郭翔的身影时不时地在她眼前晃动,萦绕于心,搅得她天天寝食难安……

正当她体会着这种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欲说不能、欲驱无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纠缠时,她知道了郭翔正在追外班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很高傲,他追得很不顺利。

诗雅常常看到郭翔颓废苦恼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诗雅懂的那种苦恼,压抑着自己的情愫,她做了一件郭翔并不知道的事。诗雅记得她当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一句话,是那句话给了他力量。“爱一个人就是要他幸福。”她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给那个女孩写了一封信,说了郭翔的很多优点,是个很值得珍惜的人,让他接受郭翔。

时过境迁,信的具体内容诗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结果是自从那个女孩接到了诗雅的信,对郭翔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欣然接受了郭翔。此后,郭翔变得眉飞色舞、精神焕发了。

诗雅偶尔会在校园林荫道上或城市的街头看到郭翔牵着那个女孩的手漫步,沉浸在幸福之中,而她自己则默不作声悄然走过,任忧伤在心海漫延着……

在学校时前两年,诗雅本就学习刻苦,学习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自从对郭翔有了那种情愫,学习一落千丈,但她总是把心事深深地藏在心底,独自承受着,也煎熬着……

诗雅家中姊妹五个,她是很小的一个。她的二姐自幼身体虚弱,常常生病。在她上中专时,也是二姐病很为严重的时候。那时,他的大哥已结婚另过,二嫂已过门,且当着家。已年迈的父母供她上学,实属不易。诗雅毕业后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几经周折找到了一份工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家里父母年龄大了,希望诗雅早点成家有个归宿。那时,由于毕业的各奔东西,郭翔早已和那女孩分手,也回到了这个城市,且在诗雅所在的厂打工。即便如此,诗雅明白,她也不是郭翔心目中的那种女孩子,他们之间是熟悉的陌生人,隔着山隔着水,因此彼此并未靠近。

也因为一些家庭原因,诗雅常常有家不能回,她太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故诗雅接受了别人的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他的丈夫儒雅、高大、帅气,却另类,不以貌取人,找对象不找漂亮的,只找心底好的。他们一见钟情了,因为彼此好感,情投意合,在认识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他们出双入对、相亲相爱、举案齐眉,在柴米油盐的烟火中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岁月迢迢,韶华易逝。转眼时间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他们这班人都已步入中年,为人夫,为人妻,有的孩子都已上大学了,是社会的栋梁,家庭的脊梁,在各自的家庭工作中忙碌着,尽着自己的本分。

抓不住的青春,未开花的记忆,做了青春的底色,永远沉睡在了记忆的深处,不经意地翻阅,已然平静的心海,微波荡漾……

席慕容说,青春是一本极为仓促的书,而更多的人则认为,青春如花,绚丽多姿,但于诗雅而言,那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陕西治羊癫疯应该去哪个医院中医怎么治癫痫病效果很好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找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