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乡】归乡(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5:03

从我所在的镇子到曾生我养我的那个家里,是一条在三角形的两个直角边上,大约十里的路;是与一条小河反向而行的路;是我整个少女时代一遍遍用脚丈量过的路;是我成年时离家后,梦里无数次奔赴过的路。

初秋时节,天空还飘着几缕雨丝。放学铃声打过后,撑一把伞,穿一双紧凑的运动鞋,背一个小挎包,我拐出校门,踏上归家的路。穿过长长的牡丹镇街道,走过翟家门的皇姑坟,跨过邓家门的河坝,脚底生风,一迈腿间,耳边几首喜欢的歌飘过,我已走了近一半的路程,蓦然惊觉时,才发现自己已走错了路,脚不知不觉间走在了久已荒弃的沿河边的小路上,隔着一块块整齐的川地看去,那条新修的与小路平行的水泥车路遥遥在望,而眼前,这条我们上学时常走的路,路面狭窄,弯曲不平。路一边是平整的川地,麦子早已收割,拉运完毕,只留下长及两三寸的麦茬;另一边是两三米高的悬崖,崖下是河道,河道那边是山。我摘下耳机,犹豫了一下,又很快做出了决定:既来之,则安之。不如就在这条小路上走吧。说不定也有别样的情趣呢!

这是一条满载回忆的小路。一脚踏在上面,便激起记忆的涟漪无数,一瞬间,时光飞速倒流,一个个往日的场景如电影镜头般不断变幻,一个个记忆中依然鲜活的人如走马灯般在眼前闪过:阳光明媚的早晨,蓝天纯净,白云悠远,我和同伴们嘻笑着走过;迟到了的早上,二哥骑着加重自行车,载着胆战心惊的我,在一米左右的路面上耍杂技一般飞快掠过,我闭着眼睛,不敢看垂着的脚下悬空的山崖;那个有着乌黑闪亮眼睛的男孩,穿一身黄衫,风一般骑车驰过,徒留我怅然若失的眼睛,追随着他来去匆匆的身影;和我有着相同名字,小我两岁的邻家姑娘,风里来雨里去,相依相伴上学的女孩,因为父亲的工作的原因,举家搬迁至金城兰州,从此,上学路上,再无熟悉的身影,至今犹记,失却同伴的我,如一只孤雁,独自彷徨无定,曾几回梦里相见,梦醒却泪湿枕巾……如今,望一眼这山川,这河道,一切依旧,似乎没有多少改变,又似乎什么都已改变,人,离离散散,事,渐行渐远,隔着时光,再难寻觅,往日踪迹。

路边开满了一束束无名的白色小花,在这冷寂的小路上,初秋时节的雨中,一朵紧挨着一朵,紧紧地攒聚在一起,依偎在一起,像一张张孩子灿烂的笑脸,绽放于这广阔的天地之间,我举伞伫立,凝望,思绪不知不觉间被拉得很远很远……

初中毕业那年,满怀信心去市里考试的我,却带着挫败归来。中考失利,我并没有考上理想中的高中。一个人独自默默地走在这小路上,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过脸庞。伤心难抑,索性,疾步拐下坡道,钻进一个小沟里放声痛哭。泪干了,哭声止了,朦胧中,便看见这与此刻相似的野花,一团团,一簇簇,白得圣洁,灿得耀眼,在这山野之中灿然怒放。回至家中的我,已一脸平静,只努力地用一个假期,白日埋首山间田野,夜晚翻书桌前灯下,调整着自己的心态,暗中积蓄着力量。金秋九月,我重又踏进校园,上了镇上的高中,为自己的未来再做一次拼搏。

小路尽头,又有两个选择,要么向左手拐,上大路;要么继续往前走,顺河道回家。我望了一眼,决定继续顺河道走。这是一条被这个沟里流出的水冲刷出来的河道,河水从何而来?是从这条沟里从前到后一字排开的三个村子的山上流下来的。记忆中的少时,这条河从我们村子中间流过,把整个村子分成南北两岸,成阳山,阴(当地人读ning一声调)山。水平时很清澈,只在夏天发洪水时浑浊不堪,挟沙带泥,我们一年四季,春、夏、秋,在里面洗衣服洗脚,水底有鹅卵石,还有游鱼、红钻子(一种红色小虫),大人们还给牲畜来饮水。冬天,河面上结了厚厚的冰,我们一帮孩子,手拉着手,排成长队,在上面溜冰,欢声笑语,洒落一地,响彻整个村庄。每每放学,我们也是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偏爱顺着河道,一路走,一路捡起各种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石子,一路玩着各种花样的游戏,伴着欢声笑语回家。如今,河水几近干涸,只露出一块块凹凸不平的河床,如同老人缺了牙的牙床,突兀,干瘪,冷寂,荒凉,让人惘然,让人惆怅。

“咩――”,一声拉长声调的羊叫声,把我从回忆中猛然惊醒,一抬头,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是到村口了,村里的一个养羊户赶着羊群归家,打过招呼,我继续沿河向家走去――我的家就在村子中间的河边上。走着走着,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总是缺点什么,停下来,四周看看。怎么,这路两边怎么如此地空旷?低头看着脚下灰白的水泥路和水泥河堤,脑中一闪,我恍然大悟:树没了!想儿时,村里广植树木,整个村子掩在一片绿树之中,一进村,两边绿树如盖,洒下一片荫凉,人们在树下乘凉,在“闲话台”上谝着闲话,拉着家长里短。而如今,村里人大都外出打工了,只剩老人小孩,偶见一个,低头走过,再也听不到往日喧闹的声音,现在,就连这树,也砍了!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悲凉,望着眼前景象,竟是熟悉却又陌生。这是我曾生活了近二十多年的家乡吗?这是我曾魂牵梦绕的地方吗?是,又似乎不是。我有点害怕,怕我再过几年回来,我的家乡我的家,已完全不复我记忆中的模样,它已经没有了一点点往日的痕迹。我加快脚步,几乎是小跑着,一口气跑到家,站在门前,推开院门,放开嗓子喊:

“妈”!

“哎――”随着一声熟悉的应答声,年近七十的老母亲,穿一身蓝布衣服,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从正对面大屋里走出来,倚着门边,笑吟吟地望向我,展开一脸笑意:“回来了?快进来。”

我双眼望向母亲,顿觉喉头微哽,眼眶微润:还好,母亲尚在;还好,家,尚在。

癫痫能治好癫痫病的起因是什么脸色发白、发紫是癫痫吗南宁癫痫病哪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