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ibejg.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山水】日月明玉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39:23
一   从桂林到阳朔缓缓行驶的游船上,游客们深深被漓江两岸的景色所吸引,一个个左顾右盼、啧啧称赞,或议论纷纷,或到甲板上、船顶部拍照、留念,深深陶醉在这甲天下的美景之中。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戴墨镜、穿棉猴、左手插在衣兜里的青年人默默坐在船舱靠窗的一个角落,痴痴地望着船外。整整四个小时的行程中,他没有离开座位一步,既不同其他游客交谈,也不拿出相机拍照,似乎这里的景色没有触动他任何神经。他像是一尊木雕,孤独寂寞、冷酷无情。   其实他并不是一尊木雕,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深藏于墨镜后面的那双眼睛也在随着游船的游动而不停地转动,既在欣赏漓江景色,也在观察周围人们的一举一动。   他不是木雕,同样被漓江优美的景色所深深感动。漓江风光让他大饱眼福,他庆幸把阳朔选作了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   在他眼里,这里的山美,但美得离奇古怪,离奇得天下无双,古怪得像一群仰躺着的女人们挺拔的乳房,像笼屉里一个个热腾腾的馒头,又像墓地里一座座杂草丛生的坟头。   在他眼里,这里的水美,但美得神奇、诡秘,神奇得像一条长长的水蛇,身上发着磷光,静静地蜿蜒蠕动在古怪的山峰之间;诡秘得像溶洞里一条哗哗流动的、河底潜伏着娃娃鱼和其它水怪的暗河。   不管别人如何,在这个人此时的眼里,阳朔就是这样一种景象。      阳朔漓江岸边,一个陈旧的木箱上默默坐着一个戴太阳镜、穿西服的男人,他左手插进口袋,一动不动,即使竹排船主过来向他揽客,他也不理不睬,像一尊木雕,一直呆坐在那里。   阳朔的白天行人罕至,静如死水。天上细雨如丝,阴阴沉沉,湿湿漉漉,像蒙着一层薄纱,树模糊,山模糊,水模糊,人也模糊,一切都朦朦胧胧,影影绰绰。   此情此景令呆坐在那里的男人突发奇想:这还是不是人间?难道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世界一定也有它特有的美景,阳朔或许就是另一个世界最美最诱人的地方。   不管别人如何,在他此时的眼里,阳朔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夜里,阳朔西街,一个客栈二楼窄小的阳台上,还是那个男人,只是没有戴墨镜,默默地坐在阴影里,呆呆地望着这条特殊的街道。   他看到,街上彩石铺路,青瓦矮舍,霓虹闪烁,商铺酒吧鳞次栉比,游人摩肩接踵,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中国人,有外国人,有往南走,有往北行,个个脚步轻盈。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在他们脸上变幻出了无穷的色彩,映衬着他们无忧无虑、悠闲自得的表情。   众多名称怪僻、装潢奢华的酒吧把整个西街吵闹得几乎就要沸腾。他那双游动的眼神停滞在了不远处一个名叫“哀哉”的酒吧。透过蓝色玻璃窗看到,在幽暗的酒吧里变幻不断、闪烁不停、梦幻迷离的各色光斑。他也注意到了里面那些忽隐忽现、悠悠晃晃、醉汉一样的身影。听到了里面怪异的歌声、嬉闹声、敲击声和尖叫声。   白天空空荡荡、行人寥寥,晚上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分明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此情此景让他开始怀疑,眼前所有的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肉体,难道是游离于肉体之外的一个个幽灵?他开始相信,这里就是阴间,是世人谁也未曾见过的极乐世界。   他满意这个特殊、另类的极乐世界,它一点儿都不逊色于人间。在这里生活的幽灵们不分国别,不分肤色,不分民族,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他已陶醉在这个特殊、另类的世界,深感不虚此行,终于找到了自己即将的归宿。      二   凌晨,阳朔又恢复了白昼的宁静。   还是那个男人,只是脸上换了一个墨色风镜,身着一件硕大的风衣,高高竖起的衣领几乎遮盖了他的下半个脸部,左手深深插在衣兜里,右手拉着一个崭新的拉杆箱,呆立在雾蒙蒙的漓江码头。他想乘船到漓江下游看看,再了解一下这个极乐世界。他还想寻一处幽静凄美的地方,好把那里作为离开人世、进入极乐世界的入口。   极乐世界诱惑得他一夜未眠。他思前想后,终于痛下决心,要彻底摆脱流离失所、躲躲闪闪、诚惶诚恐、人不人鬼不鬼的潜逃生活,把今天确定为自己的人生末日。   一个四十多岁的竹排船夫走近他,招手揽客。他脸上掠过一丝惊慌,镇定之后才侧目看了一眼船夫的脸庞,风镜后的眼里立刻射出了鄙弃的眼神,因为这船夫长得颇似他打工时的那个工头,就是那个工头在他工伤之后,无情地辞退了他,贪污了他几乎所有的补偿。   又一个三十多岁、五大三粗的船夫走了过来,他瞥了他一眼,风镜后的眼里突然迸发出了一束仇恨的目光,因为这个船夫长得更加可恶,活像强拆他家房子的那名歹徒,正是被那名歹徒打伤后,他才一怒之下用铁锨拍死了他,害得自己不得不浪迹天涯。   他感到晦气,一大早就让他遇到了这两个颇像仇人的船夫。是命?是天意?或许他俩就是上帝派来催命的魔鬼。   他想向这两个船夫吐一口痰,但憋了回去,厌恶地快步离开,向另一个码头走去。   朦胧中一条竹排从江对岸悠悠地划了过来。   他停住了脚步,站在那儿等待。   竹排靠岸。船手是个女的,动作娴熟,三十来岁的样子,尽管额头上刻下了风霜的痕迹,但身板结实,脸色黝黑,眼睛有神。男人觉得她长得不仅漂亮还面目和善,顿生好感,伸手向她打了个招呼。他想,坐一个女人划的竹排总要比男人更安全。   女船手并未立刻答话,先抬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看得出她对拉一个单身男人有些担心,何况此人的装束像一个特务,可她又舍不得放弃这笔生意,只好不很情愿地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上船。   到哪?女船手问。   随便,走到哪算哪。   这话如何说呢,船钱咋算?   你说多少就多少。   男人掏出钱包,数钱。   在他拿出钱包数钱时,女船手看见了他的左手,光秃秃的,只剩一个大拇指,她吃了一惊。   他发现钱包里只有一张一百元大票和几张毛票,于是不好意思地低头打开拉杆箱,翻腾了半天,只找出了一张一百元的,很难为情地递到了她手里,够吗?   女船手点了点头,到时多退少补。   面对这样一个单身男子,女船手自然不能大意,她不得不百倍小心。   江水缓缓流动,竹排顺流而下。   还是清晨,阳朔刚入睡不久,漓江上的船只稀少,岸边也几乎没有行人,竹排上仅女船手和他二人,此时,不会有追捕他的警察,也不会有人辨认出他是逃犯,一切都显得肃静安宁,他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松了一口气的他不再小心谨慎、躲闪回避,在这个小小的竹排上,他可以大胆伸展开自己的身躯,昂首挺立,恢复一个正常人的行为。他没有钻进那个低矮的船舱,他把船手提供的藤椅搬到船头,背向船手坐了下来,面朝竹排行进的方向,长长地舒了口气,思绪回到了正常的人间,很快便陶醉于漓江两岸的美景之中。   女船手觉得这名游客很怪很特殊,但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和不轨行动,可能是个怪人但不是坏人,她高悬的心这才慢慢放了下来。   竹排在江上飘流,像树叶一样轻盈。      三   坐在船头的男人痴迷地望着眼前的山水。   草木繁茂,郁郁葱葱,家乡大西北贫瘠的荒漠与此地无法比拟。   眼前又出现了一座座突兀而起的山峰,他心里又一阵激动。在他眼里,怎么看这些山峰都像是女人们挺立、饱满、圆润的乳房。   听父母说,他是吃百家奶长大的。当年生下他时因母亲身体衰弱,一直没有奶水,母亲不得不抱着他走东家串西家,乞求正在哺乳的乡亲们给自己的孩子吃上几口。当大娘大婶们解开衣襟,露出洁白的乳房时,饥肠辘辘的他就像饿狼捕食一般,双手紧紧抱住乳房,贪婪地吮吸起来,很难把他拉开。由此,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乳房就占有了崇高的地位,自然他也就成了一名虔诚的乳房崇拜者。在崇拜者眼里,乳房伟大、圣洁、高尚,是不容亵渎的圣物。   他喜欢这里,由于这里到处有他心目中的圣物。他崇拜乳房,当然崇拜这里类似乳房般一座座特殊的山峰,他虔诚地向着这些山峰弯腰鞠躬。   想到即将进入极乐世界,就能长期陪伴这些圣物,守候这些圣物,他心里感到莫大欣慰。   竹排继续向下游飘流。   他仍然稳坐船头,痴迷于美轮美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癫痫奂的漓江美色。   深深陶醉的他头脑飘飘忽忽,眼神迷迷蒙蒙。迷蒙的眼光再次投向那些突兀的山峰。   啊!眼前的座座山峰突然又变成了一个个馒头,圆圆乎乎,白白胖胖,热气腾腾。   这不就像我到西安打工时,头一天看到蒸笼里一屉屉的白面馒头吗?圆圆的,白白的,喧腾腾的,曾馋得他流了满嘴口水。一生吃玉米面饼子就已感满足的他,能吃到这纯白面馒头,那简直就像当了国王……   馒头并没引起他多少幸福的回忆,倒是打工的遭遇让他心里觉得酸酸地。在一次使用简陋的冲床冲压钢筋时,不慎扎掉了他左手的四个指头。老板隐瞒了这起重大事故,工头贪污了老板给予的大部分补偿费,未等他的伤痊愈就以违反操作规程为由而无情地把他辞退。他只得拿着可怜的五千元补偿金含泪离开西安。那时,来自穷乡僻壤、孤陋寡闻的他哪懂得法律,只能自叹倒霉,自认命苦。   他心里闷闷的,痛痛的,眼圈红红的,泪花在红红的眼圈里滚动。   命苦的孩子好像注定将命苦终生,他不像背后这位女船手那样能够依赖手里的船桨改变竹排航向,他没有能力和手段可以扭转他的苦命。还没等他的外伤心伤完全治愈,一场更大的灾难再次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子风,“强拆”这一怪物也光顾到了他家那座地处城郊、住了几辈子的老宅。极不合理的补偿激怒了村民,老百姓同建筑商雇佣的拆迁队形成了对峙,他当然也在其中。对峙升级为动武,一个歹徒乘着混乱伸手要抢他脖子上的玉坠。他当然不从,用力把歹徒推倒在地。歹徒恼羞成怒,爬起来立刻抡起棍棒恶狠狠地向他打去,棍棒砸在他左眼眉骨上,顿时皮开肉绽。满脸鲜血把他心里的怒火烧得旺到了极致,失去理智的他,顺手抓起一把铁锨照着那名歹徒的脑袋狠狠拍去。铁锨落处,歹徒已是脑袋崩裂,血肉模糊,扭动了几下便断了气……   身背血债的他不得不逃离家乡,隐姓埋名,四处躲藏,成了一名逃犯。他专挑旅游胜地躲避,认为这些地方不仅人多,还来自四面八方,口音杂乱,不易被辨认出来,即使被认出也容易逃脱。   逃离家乡已半年之久,诚惶诚恐、躲躲闪闪、忍饥挨饿、风餐露宿的非人生活已把他折腾得心力憔悴、精疲力竭,他再也难以承受下去,他决心尽快结束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被抓是死,自杀也是死,反正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死字。与其被枪毙,在乡亲们面前丢人现眼,还不如由自己选择一种死法癫痫病是什么病有何病况,无声无息,心安理得,还落一个全尸。   他把桂林阳朔作为这次逃亡的最后一站,因为这是山水甲天下的地方,曾是他多年的向往,在此同人世告别,一饱最后一次眼福,也算对得起这三十多年的人生。   他对这个世界已没有什么牵挂,父母早亡,女朋友在他受伤离开西安后就已弃他而去。他没有亲人,自母亲去世后他几乎没享受过任何亲情,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是冷若冰霜。   漓江在一座山下转了一个弯子,水流加速,竹排摇摆了起来,他身子也随之晃动了几下,痛苦的回忆也因此被打断。   注意,坐稳!背后传来女船手大声提醒的声音。   听到提醒,他正了正身子,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那位稳稳握着船桨的女人,感激地说,谢谢!   看到女船手矫健的划姿,他的脑海瞬间闯进了两个字:妹妹。   是的,他曾有过一个妹妹,比自己小三岁,若还在世也差不多是她这个年龄。要是眼前这个船手就是他的妹妹那该多好!有妹妹陪伴自己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处境。   妄想!怎么可能?他失落地转过身子,继续坐于船头,欣赏漓江风光。但妹妹二字总是占据着他的脑海,无论如何都不能从意念中抹去。   那是母亲唠叨了不知多少遍的话:妹妹跟人家走了,享福去了。   那年他六岁,妹妹三岁,父亲因重病去世后欠了许多债,身单力薄的母亲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度日如年,天天偷偷流泪。有一天一个收购珠宝玉器的商人走进了他家,问有没有旧货可卖。当珠宝商看见从门外跑回来的妹妹时,竟然喜欢得忘记了买卖,一直在他家逗妹妹玩,给妹妹糖吃,给妹妹讲笑话。妹妹也高兴地蹦蹦跳跳,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可能是缘分,珠宝商离不开妹妹,妹妹也“叔叔不走,不让叔叔走”地说个不停。实在舍不得这个女孩,可若就此把她带走心里又过意不去,于是珠宝商询问家里有啥难处,当得知给爸爸治病欠了几千块钱的债务后,便拿出五千治疗癫痫注意的事项有哪些块钱给了妈妈,说,您把债务还清,今天我把孩子带走,下次我来时,再把孩子送回来。走前珠宝商还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黄铜盒子,盒子里放的是一对挂着和田玉坠的项链,他给妹妹脖子上挂了一个,另一个挂在了哥哥的脖子上。珠宝商说,这是一对“日月明”双玉坠,妹妹那个是月字坠,哥哥这个是日字坠,两个拼在一起就是个圆形的明字八卦图,很珍贵,劝妈妈千万不要卖掉,说玉是有灵性的,有这对玉坠牵连,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忘不了同胞兄妹情。 共 1219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